發佈於:2023-05-01

西藏縱覽:藏傳佛學中心要求學生服從中共;美國會考慮立法尋求解決漢藏衝突


西藏縱覽:藏傳佛學中心要求學生服從中共;美國會考慮立法尋求解決漢藏衝突

  

2021年落成啓用的四川藏語佛學院阿壩分院,是經中共中央統戰部和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批准成立的全日制中等宗教院校。(網絡圖片)


聽衆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西藏縱覽邀請您與我一同縱覽西藏。據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近期獲得的一份公開的招生通知顯示,中國西南部一所藏傳佛教學院要求入學學生服從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反對“分裂分子”。一位維權人士說,北京正在利用這些宗教學校“漢化”藏傳佛教。而美國國會舉辦聽證會審查中國當局在西藏的鎮壓,兩黨議員正在考慮新的立法,以尋求漢藏衝突解決方案。此外,在拉薩騷亂週年紀念日到來前,西藏警方正在隨機檢查個人及其手機是否與該地區以外的人有聯繫,繼續進行監控。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進一步瞭解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四川省藏傳佛學中心以遵守中共思想、反對分裂西藏自治區的主張爲入學條件,培養藏傳佛教僧尼。總部位於倫敦的一個權利團體“西藏觀察“的研究員白瑪嘉樂說,“雖然該研究所聲稱其目的是提供研究藏傳佛教的機會,但實際上,中國政府正在利用這些機構作爲藏傳佛教中國化的工具。因此,從人權的角度來看,這侵犯了受教育和決定的基本權利。”

中國政府對西藏保持嚴密控制,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動以及和平表達作爲佛教徒的文化和宗教認同。藏人經常抱怨中國當局的歧視和侵犯人權行爲,以及他們所說的旨在消除自己的民族和文化認同的政策。白瑪嘉樂表示,“這些天來,中國共產黨政府不僅開始在高中實施這種專制的指導方針,而且還針對初中和小學的學生。 很明顯,他們的意圖是強行漢化藏人。”

此外,居住在西班牙的西藏權利分析人士桑傑嘉說,強迫西藏僧尼遵循和尊重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違反了佛教習俗和佛教徒遵循的因果律。桑傑嘉指出,“無論如何,這些要求基本上是爲了迫使藏人不尊重達賴喇嘛”。達賴喇嘛是與西藏流亡政府成員一起居住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藏傳佛教精神領袖。

四川藏傳佛學中心成立於 1984 年,最初位於西藏小鎮甘孜,後來於 2017 年遷至四川省會成都。它提供宗教教學以及中國社會主義傳統和中國歷史的教學。

與此同時,美國國會議員正在考慮新的兩黨立法,以尋求衝突解決方案。

近期在國會聽證會上,美國衆議員扎克·納恩 (Zach Nunn) 將北京的政策比作中國古代一篇關於政治戰略的文章中的一個想法——犧牲李樹以保護桃樹。

來自艾奧瓦州的共和黨人納恩說,“他們的意思是,你可以在短期內犧牲那些最脆弱的人來換取當權者的力量”,。納恩指的是《南齊書·王敬則傳》提到的“三十六計”中的一句話。

納恩曾經任職艾奧瓦州空軍國民警衛隊,他說:“我們看到中國政府今天在自治區西藏不斷上演這種事情。”

聽證會審查了中國對西藏語言和文化權利越來越多的限制,它使用委員會成員稱之爲西藏兒童的“殖民地寄宿學校”的說法,以及中國當局試圖打壓海外藏人。

會議召開之際,國會兩院都在考慮立法,以加強美國促進中國政府與藏傳佛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或其代表之間對話的政策。

達賴喇嘛和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長期以來一直主張以中間道路方式和平解決西藏問題,即漢藏民族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維持穩定與和睦相處而提出的一條主張或途徑。

2010年以來,雙方沒有正式會談,中國官員向達賴喇嘛提出無理要求,以此作爲進一步對話的條件。

中國共產黨於 1949 年入侵西藏,十年後,成千上萬的藏人走上自治區首府拉薩的街頭,抗議中國入侵和佔領他們的家園。

中國人民解放軍暴力鎮壓達賴喇嘛夏宮羅布林卡周圍的西藏抗議者,迫使他逃往達蘭薩拉。

今年2 月在衆議院和 2022 年 12 月在參議院提出的《促進解決西藏與中國衝突法》還指示美國國務院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現任烏茲拉·澤亞)確保美國政府聲明和文件,反擊來自中國官員的關於西藏的虛假信息,包括關於西藏曆史、西藏人民和西藏機構的虛假說法。

近年來,中國政府加強了對西藏的鎮壓統治,企圖侵蝕西藏的文化、語言和宗教。

這包括在未經父母許可的情況下,以非自願血液樣本的形式強制收集寄宿學校學童的生物識別數據和 DNA。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通過視頻會議方式在委員會面前作證指出,聯合國報告和學術研究表明,中國政府的“一個民族、一種語言、一種文化和一種宗教”政策旨在“強行同化和抹殺西藏民族身份”。

作爲該政策的例子,邊巴次仁指出使用人工智能來監視藏人,減少流向該地區以外地區的信息,干涉傳統上根據轉世挑選的下一任達賴喇嘛的選擇,西藏人被迫遷移到域內的中國發達地區和破壞環境的“肆無忌憚”的開發。邊巴次仁表示,“如果不讓中華人民共和國扭轉和改變其現行政策,西藏和藏人肯定會慢慢死去”。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主席、美國演員和社會活動家理查德·基爾告訴委員會,美國必須“發出統一的聲音”,並讓歐洲志同道合的夥伴參與反對中國對西藏的鎮壓。

基爾說,“中國對西藏的鎮壓模式令人深感擔憂,而且越來越擴大,以符合危害人類罪的定義”。

他還說,中國對西藏文化的攻擊,包括強迫大約 100 萬兒童與家人分離,並將他們安置在中國人開辦的寄宿學校,在那裏他們學習漢語課程,以及強迫遊牧民離開他們祖傳的土地。

“西藏行動研究所“主任拉東德同( Lhadon Tethong) 詳細闡述了學童與家人分離的問題。西藏行動研究所是一個使用數字通信工具和戰略性非暴力行動來推動西藏自由運動的組織。拉東德同告訴委員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現在認爲,中國征服西藏的最佳方式是殺死孩子身上的藏人特質”。

“他這樣做的方式是,將幾乎所有西藏兒童從他們的家人和肯定會把這種身份傳遞給他們的人的身邊帶走——不僅僅是他們的父母,還有他們的精神領袖和老師——他把他們交給中國政府的代理人,培養他們說一種新的語言,實踐一種新的文化和宗教——中國共產黨的宗教。”

拉東德同的同事、西藏行動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兼戰略家丹增多傑討論了中國如何通過監視和騷擾將其鎮壓政策擴展到西藏以外的地區,以針對印度、尼泊爾、歐洲和北美的藏人僑民社區。

丹增多傑說,中國政府的正式和非正式代理人使用操縱和壓迫技術“欺負、威脅、騷擾和恐嚇”海外僑民,使其保持沉默。丹增多傑說,“反擊中國跨國鎮壓的最佳方式是積極支持藏人、維吾爾人和香港人跨國、非殖民地倡導人權和自決”。

另據廣大西部地區的消息人士透露,中國當局一直在盤查居住在拉薩的藏人,以確定他們是否與西藏以外的人聯繫,並加強監控措施,以防止 3 月份再次到來的一個政治敏感週年紀念日人們進行此類交流。

3 月 14 日是 2008 年拉薩騷亂 15 週年紀念日,當時中國警方鎮壓西藏的和平抗議,並導致該市的漢族商店被毀,漢族居民遭到致命襲擊。

這一事件引發了一波反對中國統治的示威浪潮,蔓延到中國西部省份的藏族聚居區。安全部隊鎮壓了抗議活動,並拘留、毆打或槍殺了數百名藏人。

一位西藏消息人士在給自由亞洲電臺的書面信息中說。“今天,3 月 14 日,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日子,比平時有更多的限制,所以最好不要聯繫我們。通往大昭寺、布達拉宮、色拉寺和哲蚌寺的所有街道附近都設有‘審訊站’。 他們正在搜查遊客以及在這些地方走動的任何人的手機和揹包。”

據兩位知情人士透露,到目前爲止,警方已經盤問了兩名來自拉薩的藏人,他們涉嫌與西藏境外的人聯繫,而藏人與流亡境外的其他人通過電話聯繫變得非常困難。

他們說,警方繼續對西藏首府拉薩居民進行嚴格審查,並隨機搜查他們的手機和在線通訊。第二位藏人消息人士說,

“我和我的兩個朋友幾天前接到當地警察局的電話,被傳喚到警察局。他們要求我們分享我們聯繫過的人的所有詳細信息以及我們與他們分享的內容”。

他說,警察複印了他們的身份證,並在他們的設備上記錄了一切。他們還警告三人不要聯繫該地區以外的任何人。(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