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3-01-16

領導世界捍衛人權的全新模式--人權觀察《2023世界人權報告》檢視近百國人權現況


領導世界捍衛人權的全新模式--人權觀察《2023世界人權報告》檢視近百國人權現況

  

(倫敦)-人權觀察今天發表《2023世界人權報告》,人權觀察代理執行長蒂拉娜・哈桑(Tirana Hassan)指出,2022年接二連三的人權危機——從烏克蘭到中國到阿富汗——留下海量的人權苦難,但也開啟了世界各國領導人權的契機。《世界人權報告》內容檢視人權觀察在其中工作的近一百個國家的人權現況。隨著全球權力轉移,各國政府需要重新作出超越既有政治聯盟的承諾,去保護和強化全球人權體系,以防範侵犯人權領導人必欲除之而後快的企圖。

「過去一年證明,所有各國政府均應負起保護全球人權的責任,」哈桑說。「在權力轉移之際,新的聯盟和新的領導者正在浮現,各國為人權挺身而出的空間變得更大、而非更小。」

俄羅斯總統普京對烏克蘭發動全面入侵,刻意攻擊民用基礎設施、導致成千上萬平民傷亡,引來全世界關注,也觸發了人權體系的全套抵抗工具。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侵犯人權暴行啟動調查,並指派專家監測俄羅斯國內人權狀況。國際刑事法院收到前所未見的大量成員國移交而展開調查。歐盟、美國、英國、加拿大和其他多國政府也實施了歷來最大規模的國際制裁,對象包括俄羅斯個別公民、企業和其他與俄羅斯政府有關聯的實體。

為烏克蘭提供空前團結支持的各國政府應當自問,如果各國不曾姑息普京2014年入侵烏克蘭東部、或2015年介入敘利亞、或俄羅斯過去十年來不斷變本加厲的人權侵犯,今天情況會是如何。

哈桑表示,埃塞俄比亞需要同樣的全球行動,但當地衝突各方過去兩年血腥暴行所得到的關注比起烏克蘭簡直微不足道,以致形成全球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肩負確保國際和平與安全的職責,但在一些非洲國家和中俄兩國阻撓下,至今未能將埃塞俄比亞列入正式議程。最近剛結束的非洲聯盟和平進程達成脆弱的停火協議,若要讓它長久持續,非洲聯盟、聯合國和美國等支持協議的國家必須表態和施壓,確保戰爭罪行加害人負起責任,終止暴力與有罪不罰的致命循環。要讓受害者獲得目前難得一見的正義與賠償,關鍵在於問責。

中國政府對新疆地區多達一百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實施的大規模拘押、酷刑與強迫勞動,至今仍缺乏問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僅差兩票未能通過討論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新疆報告的決議,該報告結論指新疆地區侵犯人權行為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

人權理事會票數如此接近,反映國際間支持追究中國政府責任的力量越來越大,同時凸顯跨地區結盟和新興聯盟可以挑戰中國政府認為有罪不會被罰的想法。

正在重新評估對華關係的各個政府,如澳洲、日本、加拿大、英國、歐盟和美國,都在尋求擴大與印度的貿易和安全協議。但印度總理莫迪的印度教民族主義印度人民黨經常仿效許多促就中國鎮壓統治的侵犯人權措施,若與印度交好但不同時施壓莫迪尊重人權,將白白錯失保護印度受威脅的公民社會空間的大好機會。

「獨裁者依賴的是唯有他的鐵腕統治才能維持穩定的假象,但正如世界各地勇敢的抗爭者一再證明,鎮壓並非達致穩定的捷徑,」哈桑說。「由中國各大城市爆發抗議政府『清零』封控措施的行動可以看到,即使面臨中國政府的鎮壓,人們對人權的渴求也不會消失。」

在蘇丹、緬甸等國家,示威運動和公民社會團體正在挑戰侵犯人權的政府。尊重人權的各國政府有機會也有責任給予政治關注與持久支援。在蘇丹,美國、聯合國、歐盟以及與蘇丹軍方領導人保持交流的區域合作夥伴的政策制定者應優先考慮抗爭者和受害者團體的訴求,包括伸張正義以及結束軍方將領有罪免罰的現狀。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應與國際社會聯手切斷緬甸軍方的外匯收入,從而增加對緬甸軍政府的壓力。

國際社會還應當從人權角度看待氣候變遷帶來的生存威脅。從巴基斯坦到尼日利亞再到澳洲,世界每個角落都面臨著不斷周而復始的洪水、大規模野火、乾旱等人類導致的災難。這些災難揭示著不作為的代價,並以各種弱勢群體為最大受害者。各國政府官員應負起法律和道德義務,規管那些商業模式與保護基本權利背道而馳的產業,例如化石燃料和伐木業。

「協助前線社區和環境捍衛者是抵制破壞環境的企業和政府活動、保護應對氣候危機不可或缺的關鍵生態系統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哈桑說。「巴西總統盧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承諾亞馬遜森林零砍伐並維護原住民權利,他是否能履行氣候和人權方面的承諾,對巴西和世界都至關重要。」

全球各地人權危機的規模、程度和頻率表明,我們要盡快制定新的行動框架、新的行動模式。透過人權的視角審視現代世界帶來的嚴重挑戰和威脅,不僅為我們揭示了破壞的根源,也為解決這些問題提供了方向。每一個國家的政府都有責任挺身而出保衛人權。

「全球圍繞烏克蘭的動員,足以證明各國政府同心協力可以發揮多大潛力,」哈桑說。「各國政府當前的挑戰是以同樣的團結精神,重新思考如何為保護和促進世界各地人權獲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