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8-30

西藏縱覽:藏區民衆因新冠病毒遭到嚴厲管控; 多地爆發洪澇損失慘重


西藏縱覽:藏區民衆因新冠病毒遭到嚴厲管控; 多地爆發洪澇損失慘重

  

西藏部分居民2022年8月21日排隊檢測核酸(網絡截圖)


近期西藏爆發新冠病毒疫情後,拉薩和日喀則等地區持續處於“社會管控” 狀態。據境內藏人透露,數週的嚴密管制導致他們面臨嚴重食物短缺的現象。然而面對藏人的困難,當局僅提供了極爲有限的食品敷衍了事。也有視頻顯示藏人前往做核酸檢測時,更是頻頻遭到拳腳相向的對待。據瞭解,由於西藏拉薩等地疫情的持續,當地政府加強管控藏人的行動自由。此外,西藏東北部多地爆發洪澇,死傷數字不斷上升,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進一步瞭解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根據官方統計,截至八月十七日,西藏地區記錄了 2,911 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比前一天報告的病例多 742 例。一位住在首都拉薩的藏人說,“人們要不斷接受檢測。 布達拉宮和其他宗教場所被關閉,學校推遲重新開學,人們開始囤積食品和購買口罩。”

而據西藏自治區衛健委發佈的最新疫情通報顯示,截至8月18日,全區新增確診病例3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225例。累計確診病例216例,無症狀感染者3479例。全區共有高風險區346個,中風險區223個。

根據拉薩市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八月十七日發佈的公告顯示,在西藏拉薩,當局已將原計劃進行至8月18日的“社會面管控”再次延長三天至21日,並開展全員每二十四小時接受一次核酸檢測。而據西藏日喀則官方發佈的公告,日喀則當局也同樣再次延長了“社會面管控”至21日。

另據中信網報道,中共當局在西藏疫情期間,以“加強防疫,確保邊境地區社會面持續安全穩定”爲由,17日組建了一支“抗疫黨員突擊隊”,宣稱要“嚴厲打擊故意隱瞞行程、僞造核酸證明、逃避防疫檢查、造謠煽動等妨害疫情防控秩序的違法犯罪行爲。”

而滯留在拉薩和日喀則與阿里等城鎮的漢人遊客正試圖離開西藏。八月十六日,西藏自治區交通運輸廳宣佈,乘飛機或火車離開該地區的人必須在出發前 24 小時內進行兩次新冠病毒檢測,並持有結果爲陰性的證明。

該地區的一名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由於那裏有大量漢人遊客,用於檢測與預防新冠病毒的資源正在枯竭。

中國人權捍衛者組織的研究和宣傳協調員倪威廉說,“工人在西藏道路上噴灑消毒劑的視頻用來作爲預防新冠病毒的有效手段並沒有科學依據,只是起到表演目的,讓人們相信官員在新冠病毒清零防疫方面正在盡一切可能取悅習近平的政策。”

儘管最近幾天西藏城市的病例數量激增,但該地區的機場,包括拉薩貢嘎機場,仍然保持開放,遊客繼續不受限制地湧入。

一位來自拉薩的藏人說:“在較早的新冠疫情激增期間,中國政府並沒有因爲藏人的擔憂而限制遊客進入西藏。現在,隨着新冠疫情的爆發病例正在增加,而且情況仍然不確定,我們擔心未來幾天不知會發生什麼。”

消息人士則指出,由於西藏拉薩等地疫情持續,中共加劇管控藏人行動自由。

另據西藏之聲報道,西藏旅遊旺季期間疫情不斷惡化,中共在首府拉薩等風險區繼續實施備受爭議的“清零”政策。拉薩和日喀則當地政府於八月十七日再次將“社會面管控”延長,兩地的數名官員相繼在“疫情防控不力”的指控下被罷免,此外拉薩貢嘎機場的大量航班被取消。在此次疫情爆發後,境內藏人的言行受到當局比以往更嚴密的監視及審查。

此外據中共媒體報道,拉薩的三名幹部被指“疫情防疫工作落實不到位”而遭罷免後不久,日喀則的5名官員也在“防疫不力”的指控下被免職(其中包括日喀則市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書記、副主任鄧科,市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副書記、主任普次,桑珠孜區委副書記、副縣長普瓊,吉隆縣政府黨組織成員、副縣長普瓊,仲巴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白珍等5名幹部。

另外據民航西藏自治區管理局於八月十八日發佈的緊急通知顯示,以“公共安全”爲由,當局已取消拉薩貢嘎機場的大量航班。

據境內藏人提供的消息,西藏疫情期間,藏人受到比以往更嚴厲的監控;中共在“清零政策”的名義下,對藏人的言行,不管是在現實中還是在網絡上,實行着更嚴格的管控。近日在西藏拉薩、日喀則等地,中共便以“散播謠言”爲由,任意逮捕了部分藏人。

稍早時候,拉薩的一名官員發佈通知,警告民衆不要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任何與新冠病毒相關的新聞或信息。

而由於西藏新冠病毒疫情的加劇,中共清零政策下的藏人正面臨嚴重的食物短缺問題。

據瞭解,西藏疫情暴發數週之際,拉薩市政府持續“社會管控”嚴加限制藏人的行動自由,同時無視民衆的食物需求。而當局的清零政策也給滯留在西藏的大批漢人遊客帶來恐慌。

西藏爆發新冠疫情後,拉薩和日喀則等區域持續處於“社會管控” 狀態。據境內藏人透露,數週的嚴密管制致使他們嚴重面臨食物短缺的問題。

除了當地藏人民衆,同樣受困於此次疫情的還有上千名來自其他地區的漢人旅客。據英國《衛報》消息,今年早些時候上海等地受到疫情的突襲而被嚴加實施“清零政策”時,大量漢人逃離至西藏等高原地帶。而當這些地方同樣爆發疫情時,他們同樣遭到阻攔無法回家。當局的做法引發了遊客們的不滿和恐慌。

而在西藏東部地區,因數日連降暴雨而導致多地發生嚴重洪災。青海大通縣地區日前遭遇洪災,導致民衆傷亡、失蹤以及房屋坍塌事件。據境內藏人發出的視頻內容,西藏安多拉卜楞桑曲即甘肅甘南州夏河縣八月二十一日同樣發生洪災,導致大量房屋和車輛被淹沒。

據青海省中共當局發佈的消息,八月十八日凌晨,青海大通縣突發山洪災害,導致多個鄉鎮的上千戶家庭受災,目前已造成17人死亡, 17人失蹤。中共官方宣稱此次災害有三方面成因:一是近期連續降雨致使土壤水量達到或接近飽和;二是此次降雨時間短、強度大;三是8月17日晚強降雨導致河道流量突增至每秒100立方米左右,引發山洪災害。而根據紐約時報中文網的報道,中國正經歷着60年來最嚴峻的高溫天氣,在部分地區受乾旱影響的同時,其他地方卻暴發致命的洪水災難。

西藏東北部多地近日連降暴雨致使爆發洪澇。據中國媒體以及境內藏人轉發的視頻顯示,大通縣已造成多人死亡。而在貴南也有5人死於洪澇。與此同時,洪澇大面積沖毀農田與牧場,給上百戶人家帶來巨大困頓。

據西藏之聲報道,西藏拉薩一帶持續爆發新冠疫情之際,包括大通、尖扎和桑曲等多個東北部地區遭遇暴雨天氣,引發嚴重洪流災害。

西藏安多拉卜楞桑曲即甘南州夏河縣在八月二十一日 發生大面積洪災和泥石流,致使多戶人家面臨房屋進水,農田與牧場、道路被沖毀的問題。據境內藏人轉發的視頻,洪水後,拉卜楞地區的僧俗民衆集體清理積水。

而在大通、尖扎同樣也因暴雨導致洪澇。根據中國媒體最新報道,大通洪澇目前已造成26人死亡,5人失蹤。而根據境內藏人轉發的視頻,貴南也有5人死於洪澇,並造成數千牲畜死亡,大量房屋被淹。

近年來,全球氣候上升的問題不斷加劇,加上中共以“建設”和“發展”爲由不計後果地開發西藏土地,掠奪西藏資源,破壞脆弱的生態環境,導致西藏氣候不斷極端化,引發各種天災。

除此以外,疫情期間西藏那曲一對母女無故遭到拘留,其中一人下落不明。

據西藏之聲報道,西藏那曲巴青縣當局在8月13日傍晚,擅闖居民仁增卓瑪和扎西楊吉母女的家中,並指控兩人在敏感時期聯繫境外家屬、傳送“違法性圖片”並將她們帶走。

這對母女在被監禁的第三天,當局釋放了76歲的仁增卓瑪,但其23歲的女兒扎西楊吉被轉移至拉薩後就與家人失聯。此後,儘管仁增卓瑪和其他家屬多次到警察局詢問女兒的下落但警方一直拒絕透露她的下落。

據悉,現年23歲的扎西楊吉爲西藏大學在校學生。拉薩爆發新冠疫情造成學校暫時停課後,她返回那曲。而扎西楊吉的母親也向來爲人友善、敦親睦鄰,因此備受村民的尊重。(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