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6-28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國會舉行西藏問題聽證會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國會舉行西藏問題聽證會

  

在美國國會召開的“解決西藏未決衝突之障礙”為題的聽證會 2022年6月23日照片/視頻截圖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於6月23日首次在國會舉行“解決西藏未決衝突之障礙”為題的聽證會,邀請各國研究人員和歷史學家討論目前阻礙恢復藏中對話的障礙,促進西藏人民對人權的渴望,結束對西藏的宗教、文化和語言的限制。聽證會還探討了達賴喇嘛尊者希望和平解決藏中衝突的願望所依據的西藏歷史和國際法,以及美國的相關政策如何能夠支持上述目標等議題。

著名國際法學家邁克爾·範·普拉格博士、香港城市大學退休講座教授漢城教授、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長哲通丹增朗杰和《美國宗旨》雜誌特約編輯社艾倫·博克女士(Ellen Bork),在參議員傑夫·默克利(Jeff Merkley)和參議員吉姆·麥戈文(Jim McGovern)主持的聽證會上陳述了他們的證詞。

在默克利參議員就中國在西藏境內實施的限制性和操縱性政策作了簡明扼要的發言之後,參議員吉姆·麥戈文介紹了美國國會在提高西藏地位方面的參與和舉措,同時表達了對恢復藏·對話的關切,他表示:“美國政府一直在呼籲中國政府在沒有前提條件的情況下恢復對話。但這並不奏效。12年來,藏人方面準備好了,美國也要求了,但中國卻拒絕了。”

著名國際法學家邁克爾·範·普拉格博士根據十年來的合作與研究結果發表證詞,呼籲國際社會撤銷對西藏作為中國一部分的敘述,他指出:“這剝奪了中國與西藏談判的主要動力,也減少了後者的主要籌碼來源。” 他還說,接受這種敘述限制了國際社會對北京的監督和指責,因為它迫使國際社會將西藏作為中國的一個內部問題。

他進一步指出:“相比之下,我們的研究堅定地確定,儘管從現代法律意義上講,西藏並不總是'獨立'的,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受到蒙古、滿族甚至英國不同程度的權威或影響,但最肯定的是,西藏從來都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能像它所說的那樣,從中華民國或早期的歷朝帝國那裡'繼承'了對西藏的主權。事實上,從1912年到1950/51年,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入侵西藏的時候,西藏在事實上和法律上都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因此,支持通過談判解決藏中衝突,需要有政治意願,大聲疾呼中國在西藏的存在和其統治缺乏合法性,而不是接受中國對西藏的主權要求。它需要稱呼和對待西藏的本質:一個被佔領的國家,以及藏人的本質:一個被外國征服和統治的民族,而不是一個'少數民族'或'中國的族裔'。採用這樣的中國術語,剝奪了西藏人民應有的地位,也隱含了其自決權。最後,它要求對藏中衝突進行真實的稱呼和處理:一個國際衝突,完全屬於國際社會;包括美國政府的視野和責任,而不是中國的內部事務。”

邁克爾·範·普拉格博士在他的證詞中,進一步回顧了拜登總統在提到台灣和烏克蘭時重申的美國的政策,即不承認一個國家試圖通過使用武力吞併他國領土的行為。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講座教授漢城教授在陳述了證詞時,以明清兩代的官方地圖將西藏描繪成一個非中國的外國實體為主題,闡述了1949年以前中國官方歷史記錄中關於西藏主權的說明。作為國際聯盟和聯合國相關公約的簽署國;這意味著自1919年以來中國承諾此後不通過軍事征服獲得他國領土,加上中國不斷譴責其他國家過去的殖民侵略和他們過去對中國的“欺凌”。中國需要掩蓋其在1950年對西藏的侵略,作為其所謂的“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一部分” 的領土的“統一口徑”。


 出席題為“解決西藏未決衝突之障礙”為題的聽證會的各方代表 2022年6月23日 照片/西藏之頁 


 在談到他的主題背後的兩個重要的基礎概念時,即中共版本的“中國歷史”與實際的中國歷史之間的廣泛差異,以及對中國官方經典記錄的審查。劉教授強調,中共對西藏的主權證據不僅是建立在對1949年前中國官方記錄的歪曲歷史上,而且還是完全捏造和偽造的歷史。

第三位證人,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長哲通丹增朗傑在聽證會上簡要介紹了20世紀的藏中關係,包括為解決西藏問題所做的努力。他講述了毛澤東統治中國後解放軍入侵西藏,以及隨後西藏政府為捍衛其主權而尋求國際和聯合國支持的努力。他表示:“中國當時就知道,為這種入侵行在言辭上的理由是不夠的,因此要求進行談判以正式達成協議”,最終實現了西藏代表在脅迫下簽署的《十七條協議》。儘管在接下來的幾年裡,西藏政府試圖按照《協議》規定的範圍內工作,但中國並沒有兌現承諾,達賴喇嘛尊者從毛澤東那裡得到的個人保證也沒有兌現,最終導致了藏人無處不在的不滿,並在1959年3月10日爆發了抗暴運動。

哲通丹增朗傑進一步指出,這一事件導致了達賴喇嘛尊者和數万藏人流亡印度,而西藏則被中國完全隔絕在外界的視野之外。他表示:“然而,在1979年初,中國認為西藏問題很重要,可以重新討論。因此,鄧小平邀請達賴喇嘛的二哥嘉樂頓珠訪問北京,並強調,除了獨立,什麼都可以談。這次突破性的會晤促使達賴喇嘛尊者和中國政府之間重新開始對話。經過幾十年的休整,2001年雙方再次恢復了溝通;隨後,西藏代表在會議上提出了互利雙贏的「中間道路」政策,甚至在2008年整個西藏範圍內發生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之後,直到2010年中國終止了對話進程。考慮到這一概述,這表明即使在最具挑戰性的時期,中國也認為有必要解決他們在統治西藏的合法性問題。而且,現在也許已經意識到了他們統治中的缺陷。中國政府也多次與達賴喇嘛尊者展開直接溝通,表明需要為這些懸而未決的問題找到一個有意義的解決方案。” 因此,哲通丹增朗傑呼籲美國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國家繼續努力和支持通過談判解決藏中衝突。

《美國宗旨》雜誌特約編輯社艾倫·博克在作證時指出:“即使美國對西藏問題的關注度不高,西藏仍然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高度優先事項。這種優先性體現在該黨對監視、鎮壓和控制,以及資源上,體現在習近平將西藏的宗教中國化的目標上,體現在對青藏高原豐富的自然資源的開發上,體現在沿著西藏與印度的邊界建立的軍事力量上。”

鑑於美國處理西藏問題的方法不斷變化,艾倫·博克建議重新支持中國和西藏的政治犯、持不同政見者、民主活動家、獨立記者和律師。她還建議對美國自中華帝國統治結束以來的西藏政策進行獨立審查,包括影響美國處理西藏問題的外交歷史和內部審議,並使西藏政策符合美國在打擊中國對包括國際法在內的民主規範的攻擊方面的利益,以及通過爭取盟友對西藏人民選擇下一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進程的完整性,採取統一的立場來推進印太地區的民主進程。

此外,她還敦促美國在政府最高層接待藏人行政中央的民選領導層,並讓他們參加民主峰會和其他相關會議,同時使西藏成為在國際組織、大學校園以及各州和地方一級對抗中國影響努力的一部分。在當天的聽證會結束時,主辦方和與會嘉賓進行了長達一個小時互動問答。(記者/責編:蔣揚)《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