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5-09

中國民主黨沖破「瓶頸」全面拓展——倫敦中港臺藏政治國際研討會側記


中國民主黨沖破「瓶頸」全面拓展——倫敦中港臺藏政治國際研討會側記

  

文 /田牧 2022 年 5 月 4 日 在 專文, 政經論壇, 田牧筆談2022 年 5 月 4日

在 專文, 政經論壇, 田牧筆談

今年的2-4月間,我受邀參加了三個中國民主黨代表大會,王軍濤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第三次大會」,王有才的「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第二屆代表大會」,汪岷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聯合總部主辦的「中港台藏政治國際研討會」。通過參加這幾次會議,還真有些體會與感觸。

處在低潮看到希望與方向

當下,中國民運面臨的現實是什麽?

從長遠來看,中國百余年的民主運動,依然還在原地踏步,有人說: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們是否倒退了呢?這是現實問題之一。

從當代來說,中國海外民運歷經30多年,高潮期持續了最初的十年,而後來的二十年,由於中共建立了強大的「防護墻」,從人員到信息的全方位區隔,幾乎達到了針插不進、水潑不進。中國民運離開了本土,脫離了百姓,如同一潭死水,處在滾動不起來的低迷期,這是現實問題之二。

海外民運組織從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民主中國陣線開始,不久,海外的民運組織在世界各國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建立,應了那句「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詩句。時下,世界各國雖然還有組織還有民運人,但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了,這是現實問題之三。

有一陣,民運界對民主黨的「三套車」還頗有微詞,近年來,海外民運的組織運作出現了不少問題,各組織都經歷了分裂重組,現如今人們對此已熟視無睹、見怪不怪了,民主黨情況也無甚差異,可說是司空見慣,習以為常了。這是現實問題之四。

參加了這幾次會議,從現實狀況與問題中,我還是觀察到了積極的一面,向上的一面。雖說是散夥分家,但大家依然是各自為營、各自為陣、各自為戰,展現了每一個民主黨的戰鬥精神和團隊風貌,沒有虛度歲月,依然在推動中國民運工作。 


出席倫敦中港臺藏政治國際研討會部分與會人員合影-呂亞洲攝影 


 我也明白了一個道理。中國古人雖有「晉政多門,不可從也」一說,但那是針對統治者執政者而言,政出多門,會造成中央領導軟弱,國家權力分散,但是作為體制外的反對派,箭出多門,形成箭雨之勢,只要方向正確,有的放矢,群起射向中共獨裁專制,人心齊,箭如雨,定能將中共這座高山推倒。

中國民主黨英國總部的風貌

評價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聯合總部,就從它下轄的中國民主黨英國黨部說起。

4月26-27日,「中港台藏國際研討會」在倫敦皇家國家酒店(Royal National Hotel)召開,承辦方是中國民主黨英國總部。首先要感謝表揚的就是這個團隊的兄弟姐妹們,指的自然是人與事。

人,指的是帶隊人與組織成員。研討會項目的「執行導演」是黃華,汪岷介紹道:他是民運界的老將,是高沛其(前深圳市公安局刑警隊副隊長)團隊的。民運界的老人都熟知高沛其,他是英國民運的一面旗幟。1990年2月,高因同情和支持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參與香港的「黃雀行動」,設法營救柴玲等學運領袖,因被他人出賣而被捕人獄。1992年3月,他被迫逃往香港,同年8月因揭露中共公安腐敗,遭中國當局追捕,被港英政府送往英國,獲政治庇護,後定居英國倫敦,自此投身於民運工作。1993年4月,他當選為中國民主聯合陣線英國分部主席。大家對高先生心懷敬意,對他團隊的兄弟,同樣有著信任與親近之情。

組織一次國際會議不容易,會議的安排(經費、會址、議程、宣傳),嘉賓的聯絡,及與會者們的吃喝住行落實,繁雜而忙碌。總之,負責會務的要把握兩個「事」,即:事無巨細,事必躬親。黃華完成得非常好。

現在說團隊,中國民主黨英國總部主席是王冠儒,黃華是他的顧問,這支隊伍給我留下了良好印象。

一是隊伍整齊,研討會結束前,中國民主黨英國總部有個委任儀式,而且正兒八經頒發委任狀:宣傳部長、聯絡部長、宗教部長等等,這年頭民運工作能做到如此一絲不茍,我從心里十分認可,正應了「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如今中國民主黨就最講「認真」。與會者中有不少年輕人,均是英國黨部的黨員。 


中國民主黨英國總部出席研討會部分黨員合影-田牧攝影


 二是精神風貌。我從三件小事觀察這支隊伍的風貌。會議結束的下午,廖天琪、李酉潭與我希望去倫敦城中心觀賞白金漢宮、唐寧街10號,英國黨部馬上為我們指派了向導林小姐陪同,她熱情而認真,給我們留下了好印象,這是一。會議進入尾聲,英國黨部呂亞洲負責會議攝影,筆者需要全體合影照,與亞洲聯絡後,事不過夜,當晚他就把照片傳給了我,這是二。臨行前,與黃華、王冠儒道別,兩位一再叮嚀囑咐,德國與英國不遠,以後我們多合作,有需要我們合作和協助的,一定要通知我們。我肯定的回答:後會有期,且不會太過久遠,這是三。

民運人超越了狹隘的「統獨」認知

這次民運會議最大的特點,就是民運人敢於直面台灣問題,敢於說出每個人的真實想法與觀點。我感慨:我們民運人終於跨出了這一步。推動與建立中國的憲政民主制度,首先要面對現實,不能被「統獨」問題絆倒,支持與聲援民主台灣,無疑應該是中國民運的任務之一。

近幾年來,台灣問題成為全球自由民主聯盟的大政治與主要議題。筆者在會上談了兩個基本原則:

1、台灣是主權獨立的民主憲政國家。是國共兩黨造成了兩岸半個多世紀的對峙,它是1946-1949年國共內戰的產物與結果。1949年以來,台灣在政治、外交、經濟和軍事等方面,一直是獨立自主的政權實體,已存在超過了73年。

2、任何國家的歷史,都有演化與變遷的過程,可稱之為歷史範疇。比如說:歷史上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原來都是德意志帝國的北方行省,在18-19世紀反西班牙的長期戰爭中先後獨立,這就是國家誕生的歷史範疇。台灣的歷史範疇,即是1946-1949年國共內戰的結果,是72年獨立主權的歷史沿革。

中國民運界的元老薛偉,也談了框架原則,筆者完全同意。薛偉說:中國大陸民運人的共同點,是追求一個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新中國,對台海兩岸的統獨問題,大前提是「人民的福祉高於一切」。

萬潤南、廖天琪與筆者有一個「閑話三人行」專欄,在今年三月的討論中,老萬對於「統獨」問題,解析與梳理得十分到位。他說:關於統、獨問題,我有一個認識過程。本來我認為,兩岸聯合起來當然好啊。我記得有一次在歐洲的一個討論會上,有很多台灣方面的朋友參加,當時有一個說法,我們就講大陸的民主化很重要,大陸不民主,台獨不可能,為什麽呢?中共要打呀,當然如果大陸民主了,那台獨就沒有必要了。當時就站出了一個台灣的朋友說:「我認為大陸不民主,統一沒可能,大陸民主了,統一沒必要。」這說明了什麽問題呢?就是說,獨也好,統也好,都不是最終的價值標準。

那麽海峽兩岸的終極目標是什麽?和平、民主、幸福、人有尊嚴,過得富裕。如果說統對兩邊的人好,那為什麽不統呢?獨如果也能夠達到這樣的終極目標,也就是說,分成兩個國家都能夠達到這一目標,那為什麽又不可以獨呢?也就是說不要把統和獨當成一個終極目標來追求,我們追求的還是和平、安定、繁榮昌盛、尊嚴等等這樣的一些基本價值觀。

會議主辦人汪岷的演講,也是在為臺灣出謀劃策,他的題目是:「什麽才能救臺灣?」他的獻計獻策話題是:比特幣合法化是臺灣突破困局的最佳策略之一。這是「超限經濟戰」的話題,汪岷建議:「臺灣從貨幣政策上,用全新的元宇宙和區塊鏈技術,突破自身的經濟瓶頸……」,「從政治,外交,文化等層面進入元宇宙的空間上,才能在這個地球村擁有自己未來的生存和發展的空間。」這些話題與概念甚是前衛,什麽「超限經濟戰」、「元宇宙」、「區塊鏈」等,筆者難以置評,肯定的是:能為臺灣人出謀劃策的態度與方向。

自由民主人權是海峽兩岸共同話題

談及當代政治學、自由民主理論,李酉潭教授是專家了。在十余年間,我與李教授不斷在各個民運會議上相遇,他是中國民運的老朋友了。5-6年前,歐洲組團赴臺灣觀選,我們還去了李教授的臺灣國立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拜訪與坐談。

李教授的演講,還是一以貫之的宣傳自由民主為主旨,以此激勵民運人的鬥誌與信念。他表示:21世紀的人類世界,自由民主制是主導與主流形式,由人民選出的民意代表行使決策權力,其權力則受到憲法的監督和限制。這一體制同時會保障個人及少數派權利和自由,也限制多數派及選出的領導人的權力。這是非常科學與現代的政治制度。當下的人類社會,處在危機四伏、天下動蕩的時代,在「民主與專制」的十字路口,世界未來面向何方?每一個社會人都將面對嚴峻的現實,面臨艱難的抉擇!美中競爭、俄烏戰爭,就是自由民主價值觀、民主與專制生死存亡的決戰。戰爭的結果如何?自由民主永遠是人類理想的社會制度選擇和方向。

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廖天琪發言,俄烏戰爭打破既有的世界秩序和世人普遍的認知,福山的「歷史終結論」、尤瓦爾(Harari Yuval)的人類戰勝瘟疫和戰爭等「智人、「神人」理論,都被顛覆了。「老歐洲」有點天真,北約有點「腦死」,美國則聽任發展,故而戰爭出人意料地發生了,它對台海三角局勢有所震撼。中台美三方各有自己的認知和算盤。中方不會輕易發動攻台,台灣夢醒,若有戰事,自己是棋盤,仗要自己打,不是美國人來打,「拖字訣」保持現狀最佳。美國對台也將如對烏克蘭一樣,會支援幫助,但不會參戰。

中國民主黨加拿大黨部負責人黎小龍提出,「重整海外中國民主黨」。他認為:「海外民主黨的重整,並非想像中的困難,比海外民運整合容易很多。因為海外民主黨的領導人,都是從大陸走出來的老朋友老戰友。大家只要拋開小我,放下成見,一切以大局為重,有決心和魄力,就一定會成功。」他提出了具體措施:一是吸納精英;二是立威立信;三是籌募經費。他預期:推動中國民主,將中國引入正軌,是一個世界超級大工程,需要很多精英和專才參與。重整後的中國民主黨,未必有足夠的人才,所以,一定要放開懷抱,吸納各方面的精英人才,包括其他民運組織的精英份子。

借倫敦會議之際,還有與會者趕去烏克蘭邊界,實地考察與探訪。張中春是美洲世界日報的記者,他抵達了烏克蘭、匈牙利邊境採訪了逃離戰火的烏克蘭難民,向他們打探故鄉的情況,他說,這些來自烏境各地的避難者都是女性,扶老攜幼,遙望烽火地的丈夫、父兄,悲痛萬分。

民運人支持尊者的「中間道路」政策

本世紀以來,尊者達賴喇嘛倡導「漢藏民間交流活動」,近二十年來,以「尋找共同點」為主題的漢藏國際會議召開了數次,這樣的活動非常重要,為漢藏民間交流打下了紮實的基礎。在本次會議上,台灣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格桑堅參的演講,系統的為中國民運指出了漢藏矛盾問題的癥結,是誰在繼續延伸與加深裂痕?尊者教導我們應該怎麽做?以下我直接引用格桑堅參的報告,他是研究漢藏問題的專家。

1、西藏問題依然十分嚴重。

「過去七十多年來,中共對西藏的血腥統治,使西藏人學習文化中心的六千多座寺院毀於一旦,西藏上千年來積累的文化瑰寶毀滅殆盡,西藏最優秀的文化精英人士不是逃亡世界各地,就是在西藏被趕盡殺絕,120多萬藏人在中共殘酷統治下死於非命。而這樣的苦難和殺戮,七十年來不僅沒有停止過,反而變本加厲,中共將西藏的宗教和文化,西藏的語言文字視為滋生民族情緒民族分裂的『溫床』,而企圖從根本上予以消滅,這導致了境內藏人的反抗。從2008年整個西藏三區發生抗暴到現在,我們確切知道有姓有名的已有近160名藏人,以自焚的方式表達了抗議,上千上萬名藏人被捕被殺,整個西藏已經變成了一座大監獄,猶如地獄!這就是西藏問題的實質和現狀。」

2、誰在制造漢藏矛盾?

「從習近平有關西藏問題的講話,及八月底在北京召開的中共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以及最近幾年中共實行的民族政策等,基本可以看出中共已經完全撕開了原來還有所顧忌國際的反應,「民族區域自治」的假面具,其民族政策已經變成赤裸裸的民族同化、民族滅絕,概括為以下幾個方面:

1)消除十四世達賴喇嘛利用宗教在藏區的影響力。

2)民族和宗教問題被稱為「流毒」而予以清洗。

3)以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之名消滅西藏文化。

4)以旅遊發展經濟和民族團結之名同化西藏。

5)以宗教中國化之名消滅西藏宗教。」

3、在達賴喇嘛尊者指導下的路線與原則:

「基於整個西藏已經被中共全面佔領和控制,國際情勢又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繼續爭取西藏重獲獨立運動已經變得越來越不現實。而保護和傳承西藏獨有的語言文化、宗教信仰、民族特性成為西藏重獲自由的最緊迫現實,尊者達賴喇嘛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認為,要實現這些,必須與中共的領導人面對面談才能解決,因此,提出了著名的解決西藏問題之『中間道路政策』,也就是西藏在歷史上是個獨立的國家,西藏有爭取獨立的權力為一端;認為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西藏在中共的領導下其人民的生活很幸福很滿意為一端;去其兩端,在既考慮中共已經全面控制西藏,中共及中國人對西藏的主權很在意很敏感的現實,西藏不爭取西藏獨立的訴求,但是也不同意中共和大部份中國人認為的西藏人在中共治下很幸福很滿意的假宣傳,秉持雙贏理念,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框架之內尋求名副其實的自治建議,這就是解決西藏問題之『中間道路政策』。」

格桑堅參解釋道:「提出這一建議的基礎是中國的憲法精神和中共的民族區域自治政策;實現這一建議的手段是通過和談的形式來解決;這一建議如能實現,中國將得到安全和領土完整的保證,而西藏則可以實現按照自己的意願自由生活的訴求,這叫『雙贏』。這一建議不可妥協或退讓的兩個原則是:西藏不可能承認西藏在歷史上是中國的一部分;另一個是按照中國的憲法精神,所有藏人要置於一個行政區里統一治理。」

今天的世界,人種、族群、地域、疆界等所造成的矛盾和沖突,還在繼續與蔓延。人間需要真愛,要促成和建立起人類的大同世界。對於宗教,你可以不信奉,但不可以不敬重,更不可以唾棄之。對於達賴喇嘛,你可以不聽其言,但不可以不敬其人,更不可以玷污之。漢族與藏族,不應該成為沖突的話題,讓愛去化解歷史遺留的矛盾,讓愛去消除現實中的差異。正像達賴喇嘛指出的:讓真誠和愛心去培植信任與和諧。


藏人行政中央駐英國代表處與出席倫敦會議部分代表合影-圖-歐洲之聲


 會議期間,藏人行政中央駐倫敦辦事處(及北歐、波蘭和巴爾幹國家)的索朗次仁代表(Sonam Tsering Frasi)、次仁措姆秘書和丹增司庫,趕來皇家國家酒店與大家相聚懇談。4月27日晚上,索朗次仁代表、格桑堅參代表還特意宴請了我們這些老朋友,友人相聚,氣氛熱烈,談論風生,席間約定,今後我們藏漢之間一定會有很多合作。 


 左起:藏人行政中央駐臺灣代表格桑堅參、藏人行政中央駐倫敦辦事處(及北歐、波蘭和巴爾幹國家)代表索朗次仁、廖天琪、潘永忠 


 「倫敦共識」與「王汪約定」

會議要說的不少,但是要表述的核心思想,應該是會議「共識」所表述內容。兩天的會議以來,與會者們都有不少感受與感想,由李酉潭、廖天琪、格桑堅參與筆者組成了「共識」起草小組,替會議草擬了一份共同意志與思想的「倫敦共識」,並在會議的最後議程中討論通過了,也可看作是「中港台藏國際研討會」的總結。

汪岷還告訴大會:在美國出發赴英國前,他與王軍濤(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通了一個電話,雙方約定:以後舉行推動中國憲政民主的項目,兩個民主黨合作一起做,打出的旗號就是「中國民主黨」,這就是中國民運團結合作的新希望與未來。

出席會議的有:汪岷、黃華、王冠儒、李酉潭、廖天琪、格桑堅參、薛偉、徐百弟、王希哲、潘永忠、韓武、鄭存柱、梅威廉、Benedict Rogers、張中春、楊海平、黎小龍、沈常福、張寶等五十餘名學者與民運人士代表,他們分別來自美國、英國、德國、台灣、印度、泰國、荷蘭、香港、中國等國家和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