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5-02

西藏縱覽:當局強制實施漢語政策,藏語倡導者行動被禁;邊巴次仁訪美


西藏縱覽:當局強制實施漢語政策,藏語倡導者行動被禁;邊巴次仁訪美

  

藏語倡導者扎西文色(扎西文色代理律師梁小軍提供)


聽衆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西藏縱覽邀請您與我一起縱覽西藏。自由亞洲電臺近日獲悉,在當局下令該地區的酒店經營者將他拒之門外後,一名前往中國西部西藏地區促進語言權利的西藏活動人士被拒絕入住。據瞭解,這位藏人文化權利捍衛者扎西文色自去年從監獄獲釋以來,一直受到中國當局的監視。與此同時,中國當局正在網上設立項目,以推動藏族學校的漢語學習,而藏族村幹部也被告知要“說中文”。此外,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近日訪問華盛頓,這是他自2021年當選司政以來的首次訪問。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一名居住在該地區的藏人近日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獨家專訪時表示, 35 歲左右的西藏前政治犯扎西文色自 4 月 6 日起一直在中國青海省旅行。這位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亞洲電臺知情人士說,“他在果洛、熱貢和黃南的多所藏族學校停留,倡導在藏族學校使用藏語。但他被拒絕住宿,並被同仁和黃南的酒店辭退。我們沒有關於他目前下落的任何信息,談論這個是危險的”。

扎西文色後來被自由亞洲電臺證實,他會住在他兄弟的家中,當地官員要求前往該地區的任何人都必須接受爲期 15 天的新冠病毒隔離。消息人士還稱,他們仍然擔心他的人身安全,當局繼續監視他的行動。 


 流亡印度達蘭薩拉的一名藏人走近呼籲釋放扎西文色的圖片(美聯社)


 青海玉樹市居民扎西文色因“煽動分裂罪”判刑,刑滿後於 2021 年 1 月 28 日獲釋,目前受到當局近乎持續的監控。

在旅途中,扎西文色參觀併發布了果洛藏族自治州達日縣和熱貢藏族學校的照片和視頻,中國當局在這些地方禁止使用藏語教學。 自由亞洲電臺的消息人士說,“然而,在 4 月 7 日入住熱貢的一家酒店後僅 30 分鐘,在縣警察指示不讓他留宿後,酒店就讓他離開。而他在 4 月 8 日和 9 日尋找酒店的嘗試,也在警察告訴酒店不要給他住宿之後失敗了”。消息人士並稱,扎西文色去果洛藏族自治州的一個警察局投訴時不被允許進入該警察局,並被告知那裏沒有人可以和他說話。消息人士還補充說, “後來他還到熱貢縣紀委提出申訴,但被結案了。4 月 10 日之後,他在微博社交媒體賬戶上發佈的所有細節都被中國當局刪除,所以現在很難了解他的健康狀況”。

總部設在倫敦的西藏觀察研究員白瑪嘉也對自由亞洲電臺說,西藏的前政治犯被列入中國政府的黑名單,而且經常難以找到工作或在酒店住宿。白瑪嘉說,“當然,我們目前非常關注扎西文色”。

雖然當局聲稱維護所有少數民族接受雙語教育的權利,但藏語學校被迫關閉,西藏的學齡兒童經常只能接受普通話的教育。

中國內蒙古的蒙古族和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穆斯林維吾爾族也採取了類似的政策。

與此同時,中國當局正在網上設立項目,以推動藏族學校的漢語學習。

自由亞洲電臺近日獲悉,隨着當局推進旨在限制藏人使用其母語的運動,西藏農村地區的中國官員正在強迫村幹部用漢語講話。

據一位居住在西藏的消息人士稱,去年年底發起的研討會現在要求當地行政人員只能用中文開展業務,並告訴他們必須支持北京強制實施的語言政策,並“以身作則”引導西藏民衆。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亞洲電臺消息人士說,“爲西藏東部工布地區領導人舉辦了爲期 10 天的研討會,以促進書面和口語漢語作爲他們的主要交流語言”。

消息人士指出,現在已經在工布舉辦了六場講習班,其他講習班在西藏的許多其他地區舉辦,該消息人士並補充說,藏族村落的工作人員都被要求用漢語說話和交流。


 青海一所以藏語教學、並教授西藏文化的“Sengdruk
Taktse(獅龍宮殿) ”民辦中學,被迫關閉。(自由西藏官網)


 流亡的西藏研究人員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稱,此舉是中國進一步推動削弱西藏人民與其民族文化和身份的聯繫。

總部位於倫敦的西藏觀察的研究員白瑪嘉說,近年來,中國政府強制在西藏學校和宗教機構使用普通話,他指出, “但現在這些政策正在對所有藏人實施,這是對西藏語言和文化的中國化嘗試”。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的研究員尼沃(Nyiwoe)補充說,中國強制在西藏城市使用漢語的計劃已經開始實施,所以現在他們要在鄉村和農村地區實施這些政策。

據中國官方媒體 4 月 8 日報道,當局同時啓動了一項由中國 5G 網絡支持的新計劃,通過在學校之間的在線教學、研究和交流中使用普通話來“改善”西藏的教育。現居紐約的西藏和中國事務分析員貢嘎扎西評論說,“這個使用 5G 網絡的計劃旨在加快和擴大中國政府本已嚴厲的現行政策,以使西藏境內的藏語漢化” 。

一位居住在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的藏人說,儘管中國政府政策限制藏族兒童學習母語,但西藏的許多家長現在正在學校外創造教學機會。該消息人士也拒絕透露姓名,他表示,“我們現在在拉薩有小型托兒中心,孩子們在那裏學習藏語和藏族舞蹈和歌曲,並鼓勵他們穿藏族服裝。不過,沒有特定的科目用藏語教授,因爲中國政府對藏語教學施加了非常嚴格的限制。至少教這些孩子藏族歌舞將有助於保護我們的文化和語言”。 


 青海Sengdruk Taktse(獅龍宮殿)民辦中學,被迫關閉,任教最久的女教師仁欽吉(Rinchen Kyi)8月1日在果洛被以“煽動分裂國家”罪名逮捕。(自由西藏官網) 


 另一位拉薩居民也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他一直在教他的孩子用藏文閱讀和寫作,並背誦藏文祈禱文。他補充說,

“他現在可以很好地背誦他的祈禱文,而且他的藏文字跡也很好。我想借此機會要求所有流亡藏人保護我們的語言,並始終與您的孩子說藏語。沒有我們自己的語言,我們將沒有身份。”

中國共產黨以漢語教學取代當地語言教育的努力,不僅在藏人中引發了憤怒,而且在新疆說突厥語的維吾爾社區和中國北部內蒙古社區也引起了憤怒。

2020 年秋季,停止在蒙古族學校使用蒙古語的計劃引發了數週的班級抵制、街頭抗議以及防暴部隊和國家安全警察在整個地區範圍內的鎮壓,蒙古族人將這一過程描述爲“文化種族滅絕。”

此外,西藏流亡政府領導人近日抵達華盛頓進行會談。在近日與美國國會和政府代表舉行的一系列會談中,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會見了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烏茲拉·澤亞,討論喜馬拉雅地區的地位。

應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邀請,西藏流亡政府的民選領導人邊巴次仁將在華盛頓逗留至 4 月 29 日,並將在下週訪問加拿大。

4月25日與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烏茲拉·澤亞(Uzra Zeya)會面後,在國務院舉行了午餐會,有七位外國大使出席,其中包括來自捷克共和國、丹麥、加拿大和英國的大使。

邊巴次仁在討論後的講話中指出,自澤亞去年被任命爲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以來,她一直積極支持西藏在中國統治下爭取更大自由的鬥爭。邊巴次仁說,“她與華盛頓特區的西藏辦事處代表進行了第一次虛擬會面,並會見了國際西藏運動和西藏基金等其他團體,還接受了自由亞洲電臺等西藏媒體的採訪”。

邊巴次仁表示,前國務院特別代表在提出對西藏問題的擔憂時,從未如此引人注目或公開發言。

司政說,關於如何恢復中國與西藏流亡政府之間對話的討論將繼續“而且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得到解決”,他重申藏人行政中央支持接受西藏作爲中國一部分的“中間道路”方法,但敦促保障藏語、宗教和文化權利的更大自由。邊巴次仁補充說, “我們敦促西藏境內的藏人不要失去希望,因爲我們在流亡中將繼續盡最大努力爲西藏宣導”。


 西藏流亡政府領導人邊巴次仁(左)。(西藏之頁)


 從 2002 年開始,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特使與中國高層官員之間曾進行了九輪會談,但在 2010 年停滯不前,再也沒有恢復。

週一與澤雅會面的人士還包括西藏失蹤班禪喇嘛的駐錫地扎什倫布寺南印度分部的住持澤嘉仁波切表示,他和邊巴次仁在會談中敦促澤亞“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加強努力解決西藏問題與達賴喇嘛尊者重返西藏。”

美國現在還必須執行《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美國立法推動當局接觸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澤嘉仁波切說,根敦確吉尼瑪在被達賴喇嘛承認爲前班禪喇嘛的繼任者後,於 1995 年在中國被拘留時失蹤。

班禪喇嘛失蹤後,中國政府迅速提出了自己的候選人堅贊諾布,稱他爲“真正的”班禪喇嘛”。堅贊諾布在藏人中仍然很不受歡迎,藏人認爲他是北京的傀儡。

4 月 25 日是失蹤的班禪喇嘛 33 歲生日,世界各地的西藏流亡社區都在慶祝。印度議會上議院前議員迪克西仁波切在評論週一的紀念活動時稱,班禪喇嘛“對世界各地的佛教徒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宗教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