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3-29

全世界都在關注韓戰,西藏被背棄了──《西藏,焚燒的雪域》書摘之一


全世界都在關注韓戰,西藏被背棄了──《西藏,焚燒的雪域》書摘之一

  

西藏向聯合國請願以及《十七條協議》


 四萬人民解放軍已在邊界集結待命,準備前進拉薩,藏人可以阻止共黨進犯的手段非常少。中共知道,就軍力而言,他們直攻拉薩易如反掌,然而就策略而言,他們想替中國軍隊進入西藏首都取得些許正當性,手段就是邀請藏人派代表團前往北京談判。

雖然拉薩政府知道全世界的焦點都放在韓戰,但它唯一可走的路,只剩下尋求國際支持。西藏反覆向印度與英國求助無果,唯一剩下來的外交管道只有聯合國了。他們明知可能性渺茫,但仍期盼聯合國發揮道德力量,阻止中國進犯。

一九五○年十一月七日,噶廈指示夏格巴向聯合國提出緊急請願。藏人清楚知道聯合國已在韓國採取了軍事行動,為南韓擊退了入侵的北韓,因此希望敦促聯合國施壓中國,讓中國從西藏撤兵。然而,西藏的請願遇到重大的阻礙。首先,西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其次,幾個大國都不願在聯合國大會上提案討論西藏問題。

四天後,夏格巴從噶倫堡送出西藏呈遞聯合國的請願書。印度政府在極保密的情況下告知英國當局,該請願書是由印度駐拉薩代表辛哈先生所寫的。不過代藏人捉刀並不表示印度方面曾慫恿西藏人,或支持他們向聯合國請願;這僅僅是單純地找一個人用通暢的英文把請願書寫下來而已。請願書裡強調,西藏與中國的歷史關係「主要是因為共同信仰而產生的,更正確地說,應該是宗教上師與他眾多俗家弟子之間的關係:沒有任何政治意涵」。請願書又繼續說:「共產中國單憑武力入侵併吞西藏,此乃侵略之顯例。只要違反西藏人民的意願,未經西藏人民同意,以武力脅迫西藏人民成為中國的一部分,那麼目前對西藏的侵略將是以強凌弱的最糟例子。我們因此請求世界的聯合國代表我們介入,阻止中國的侵略。」

好幾十年來,西藏刻意避免與外界接觸,並且拒絕加入任何國際組織。西藏統治者並非不曉得聯合國的存在:在一九二○年代,十三世達賴喇嘛曾經考慮參加國際聯盟。但藏人害怕國家門戶洞開,因此未予進行。西藏的請願書於十一月十三日抵達紐約的聯合國總部,但祕書長辦公室的官員對於西藏的地位及情況都一無所知。他們準備把請願書歸入「非政府組織通訊」就算了,並不打算採取任何行動。

只有印度、美國與英國是知道西藏向聯合國遞出請願書的國家。英國代表處詢問祕書長辦公室打算對西藏的請願採取什麼行動,祕書處告訴英人,他們只會把請願書紀錄於非政府組織通訊的例行表格上。他們又說,因為該電報是由印度領土發出,技術上不能被當成是來自西藏的請願書。英國代表處不得不向祕書處解釋,在技術上,西藏不可能從拉薩直接發出電報,因為西藏與紐約之間沒有電報的纜線。除了把請願書非正式地發給安理會的代表,祕書處不打算採取進一步的行動。看來西藏請願彷彿將會這樣不了了之。

聯合國的問題

藏人要求印度政府在聯合國提出西藏議題,但印度並不準備負起這個責任。他們勸藏人直接提出請願。印度發現自己愈來愈為難,他們極度關切西藏局勢的發展,然而尼赫魯不願意與中國交惡。巴志帕伊與尼赫魯開會討論印度是否應該代西藏提出請願。尼赫魯說:「如果英國與美國代為提出西藏案的話,中國一定會說這是英美帝國主義分子的介入。」但他又說:「即使由印度來提,中國搞不好還是作出同樣的指控。」巴志帕伊在十一月十六日告訴英國高級專員,他個人覺得印度應該提一個決議案,並且向安理會上提出:「以國際道德的立場來說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也與西藏的士氣有關。如果西藏的請願沒有經過討論就被束之高閣,藏人的士氣一定會一蹶不振,那些想要為西藏自治奮鬥的西藏人也會因此感到氣餒。」但是印度外交部的其他官員則認為印度最好不管,因為親中國的其他國家也許會「牽扯出海德拉巴的舊瘡疤,讓我們感到尷尬」。印度駐聯合國的常任代表班那噶.勞爵士告知德里,安理會的會員國沒有一個對討論西藏議題有興趣,因此他建議印度應該撒手不管。

印度因為歷史與地緣政治因素而直接受到中國入侵西藏影響,除了它之外,全世界只剩下英國對西藏擁有實質的認識與長久的接觸。西藏政府因此向英國政府請求支持在聯合國的請願案。英國並不打算主動這麼作,雖然它已經採取支持印度政府的基本政策。英國也考慮過如果西藏議題在聯合國提起來的話,它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因此英國外交部在十一月十日通知德里的高級專員,「此事攸關印度利益甚大,因此主動權應在印度手上」。英國又告知其他大英國協的會員國,只要印度覺得恰當的合理行動它都會支持。 


 入侵的解放軍。(圖片摘自網路)


 然而英國外交部私底下認為:「西藏自從一九一三年以來不只完全掌握自己的內政,也能自行與其他國家維持直接關係,它應該被認為是一個獨立國家,如此一來,就適用於聯合國憲章的第三十五條第二項,可以在聯合國裡舉辦公聽會討論它的請願案。」大英國協關係部發電報給德里的高級專員,說此一見解不要讓印度政府知道。「在聯合國初步討論西藏請願案的合法性時,英國政府尚未決定是否支持以這種方式解釋西藏地位。」然而,電報裡又說:「假如印度採取上述立場,我們準備跟印度一樣。」相同地,英國告訴加拿大政府說:「我們目前尚未在公開場合裡提出這種解釋,下一步端賴印度政府提出什麼樣的主張而定。」

聯合國的英國代表處建議英國當局不要主動提案。十一月十五日,格萊溫.傑柏爵士寫信給外交部:「就共產黨入侵西藏一事上,我們所想達成的目標是,製造一個讓我們實際上可以不作為的局面。」因此他建議,應採取的最佳立場是主張西藏的地位極度曖昧不清,此事最好由安理會來處理,而不是交由大會表決。

美國對西藏的政策早已改變,中國入侵使美國改變西藏政策更有正當性。但如同英國一樣,美國準備採取的立場是印度必須為西藏負起主要責任。十一月三日,洛儀.韓德遜與尼赫魯見面討論西藏問題,韓德遜說:「由於地理與歷史的因素,西藏問題的主要重擔是在印度身上。」他又說,「美國不會說出或作出任何增加此一重擔的事情;相反地,我們(美國)希望能夠從旁協助。」因此,韓德遜問尼赫魯美國應該採取什麼行動。尼赫魯只說「美國應該什麼也不作,也儘量別講話,這在目前是最有幫助的」。尼赫魯更進一步強調,美國若表態支持西藏的話,「北京就有憑據指控大國一直在西藏搞陰謀」。

美國國務院對於聯合國是否能幫助西藏很不樂觀。十一月十六日,國務卿艾奇遜指示美國駐聯合國代表,美國確實「希望就西藏的請願採取行動」。然而,艾奇遜說他懷疑「聯合國是否能對中共政府施加有效壓力讓它退兵,或尊重西藏的自治地位」。

聯合國展延西藏案的辯論

印度、英國與美國都不打算主動提出將西藏的請願案排入聯合國的議程裡,但三個國家都願意支持一個公正的決議案來譴責中國。但大部分的國家都等待美國、英國與印度提案,結果變成西藏的請願案沒有國家代為提出來討論了。十一月十七日,大英國協駐聯合國代表團舉行會議,討論該共同採取什麼樣的立場,而他們自然而然都等待英國與印度先採取行動。印度的代表南貝爾告訴國協的代表們,印度不希望見到此事在安理會提出,也不樂見此事被納入大會的議程。大英國協代表團的結論是,所有的議程應該完全著重在朝鮮半島。國協代表團在聯合國是相當強而有力的集團,失去了他們的支持,西藏請願案完全沒有機會提出來了。然而,對西藏的支持來自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同一天,薩爾瓦多代表團的主席赫克特.卡斯楚寫信給聯合國大會的主席,要求把「西藏受外國武力入侵」一事排入大會的議程裡。他也呈交了一份決議草案:

和平的國家西藏並未作出任何挑釁行為,卻被一個外來武裝勢力入侵,它來自北平政府所控制的領土。我們決議:

一、就西藏未行挑釁卻遭侵略一事予以譴責。

二、 建立由「國家名稱」所組成的委員會,專責研究聯合國大會可以就此事採取什麼行動。

三、 指示該委員會在從事研究時,特別考慮西藏政府的請願書,並在本會期儘早將報告書呈交給聯合國大會。

赫克特.卡斯楚建議,此事急迫,決議草案不必送交聯合國總務委員會,逕行排入大會的議程。

在西藏議題被提起的當時,聯合國的辯論全部集中於南北韓問題上,各國的共識是不能讓西藏的請願案轉移了國際的焦點。薩爾瓦多的決議草案暴露出許多棘手的問題,包括西藏地位(譯按:即西藏主權何屬之爭議)。自然而然,當時代表中國的國民黨以及蘇聯都說西藏是中國內政,討論此議題有違聯合國憲章的第二條第七項,亦即禁止干涉他國內政。

聯合國大會總務委員會在伊朗的那撒羅拉.恩特贊主持下於十一月二十四日開會,討論決議草案是否應該列入大會的議程。赫克特.卡斯楚熱切地請求列入議程,並主張大會不應該忽略中國的侵略行徑。他又說:「憲章的第一條第一項明言,聯合國必須『維持國際和平與安全』。」他指出雖然西藏不是聯合國會員國,後者卻有責任維持世界和平。卡斯楚並引用一些百科全書的內容,表明西藏是個獨立國家,最後他表示,即將來到聯合國請願的西藏政府代表團應該在聯合國大會上陳情。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政府在北京簽訂《十七條協議》。(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當會議開放一般討論時,英國的代表楊格先生說:「委員會不知道西藏實際發生了什麼事,該國的國際法律地位也不很清楚。還有,我們仍然希望西藏的困難能夠由有關的各方友好地加以解決。在此情形下,總務委員會應該等待更好的和平解決方案,再做決定。」因此,英國建議,此決議案應該擱置。

關鍵的決定端賴印度政府的態度,因為每個國家都認為印度是最受到此議題影響的國家,並預期由它領頭。印度的代表詹.薩希伯說:「本國政府從最近收到的外交通牒中,得知北京政府宣布它尚未放棄使用和平方法來解決此難題。」他又說,印度政府「確定西藏問題仍然能夠使用和平方法解決,這個解決方案能保障西藏數十年來所享有的自治,又同時維持與中國長遠的歷史關係」。接著他又說,他的政府支持英國的建議。

俄國的代表馬里克理所當然地支持擱置討論此案,他認為此問題的內涵是很簡單的:「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因此西藏事務完全是中國的家務事。」美國代表格羅斯說他也同意暫時不討論,特別是「因為印度與西藏接壤,也是一個與此事最有利害關係,印度政府已經告訴總務委員會它希望西藏問題能夠以和平、君子的風度來解決」。因此總務委員會一致決定,無限期(sine die)擱置此決議草案交付大會表決。很清楚的是,沒有任何主要的大國願意提出西藏議題。

十二月三日,噶廈寫信給聯合國祕書長,表示他們對展延討論的「極大的憂心與失望」。這封信強調「我們不希望世界為了我們的緣故而捲入武裝衝突之中,只希望全世界各國仔細考慮與思量我們謙卑的請願,並且勸告中國不要窮兵黷武,塗炭我們和平的家園」。噶廈也說:「如果聯合國各國代表有任何猶豫,懷疑我們所說西藏乃是一個不同於中國的國家,文化也截然不同,我們很歡迎聯合國派出調查委員會來西藏進行調查。」

印度與英國不支持西藏的原因是很複雜的。英國的憂慮可以從外交部法律顧問貝克特致檢察總長哈特利.蕭克羅斯爵士的信裡看出來。貝克特尋求蕭克羅斯的法律意見,希望能夠澄清英外交部與駐聯合國代表團之間立場不一致之處:

對我來說,就英國的利益考量,英國政府在處理西藏地位問題時,應採取斬釘截鐵的鮮明立場,也就是說,我們要嘛就肯定地說西藏是一個完全享有外交與內政獨立的自治國家;不然就應該說西藏並非主權國家,而北京中國政府的立場是對的,因為中國擁有宗主權的關係,西藏與中國關係乃是內政問題,與聯合國無關。英國也擁有許多享有內政上自治、但外交完全是由英國政府來處理的國家。當然我們希望與這些國家(當然包括所有殖民地衝突)的關係保持為內政問題,使聯合國不得違背憲章來干涉。如果我們採取模稜兩可的態度,我們也許就會創下一個將來可以被拿來對付我們的先例。

印度代表團不願提出西藏議題,其原因則完全出於錯誤的信念:他們相信西藏可以與中國達成和平協議,而維持現狀是可能的。印度駐聯合國的代表班那噶.勞爵士告訴美國代表格羅斯,北京最近的公報很令人欣慰,還說西藏與中國都願意和平解決爭議。這是明顯虛假不實的說法。在聯合國討論的當時,噶廈尚未決定要與中國談判,而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國際上,期待各國施壓會使中國撤軍。印度外交部對西藏的情況是很清楚的,他們早就收到拉薩來的報告,說西藏政府不打算談判。巴志帕伊還曾經告訴韓德遜,印度政府「對西藏問題可以靠談判解決並不抱很大的希望」。

印度的被動,又因為相信它可在南北韓問題上扮演樞紐角色,更不願採取行動。印度外交部告訴勞爵士:

處理西藏請願案的時機需要審慎的考量。南北韓問題明顯是最重要的事情。在此關鍵階段,我們不應該作出會損及我們與中國關係的言行,因此目前最好不對西藏的請願案採取任何行動。如果對中國在西藏的行動作出譴責,將不會帶來什麼好處,而且在此階段,這樣的譴責很有可能會造成莫大的損害。


 ※作者茨仁夏加(Tsering Shakya),1959年生於拉薩。父親是一所私立藏語學校的校長,不幸在他小時候過世。文化大革命橫掃西藏後,他的家庭四分五裂,大哥大姐堅定支持左傾路線,二哥卻因為反對文革而下監服刑。1967年,母親帶著么兒夏加與二姐離開西藏,前往尼泊爾。夏加接著在北印度的小鎮慕蘇里上學。1973年他贏得獎學金前往英國讀書,之後以優異的成績得到倫敦亞非學院的社會人類學與南亞史學士學位,2004年再於同校取得藏學博士學位。目前為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中心的國家級講座教授。本文摘自《西藏,焚燒的雪域:中共統治下的藏民族》(左岸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