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3-29

迴避對中國夢的批判?中國連續兩年不轉播奧斯卡


迴避對中國夢的批判?中國連續兩年不轉播奧斯卡

  

第9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在美國洛杉磯杜比劇院舉行。(2022年3月27日)


台北— 第9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3月27日舉行。中國內地包括香港已經連續兩年不轉播奧斯卡頒獎典禮。

分析人士表示,儘管中國一直追求好萊塢的時尚美學標準,但為了迴避入圍本屆奧斯卡紀錄片《登樓嘆》( Ascension )所可能引發對“中國夢”的批判,以及避免讓國人看見眾星發表跟政府不同意見的親烏克蘭言論,中國寧願不轉播。

在中國言論封鎖和抵制西方文化下,分析人士甚至不太看好奧斯卡未來幾年能繼續在中國電視台轉播。

第9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3月27日在美國洛杉磯杜比劇院舉行。據美國綜藝網站《好萊塢報導》(THR)指,中國內地和香港電視台今年將連續兩年不直播奧斯卡。

中國去年不轉播的原因,外界猜測跟描述香港反送中抗爭的紀錄片“不割席”入圍,以及去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趙婷執導的“無依之地”入圍有關,因為趙婷早前曾說過中國是個充滿謊言的地方,讓中國擔心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利中國的言論。

為何二度不轉播?

今年,中國第二度不轉播奧斯卡,台灣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董事長藍祖蔚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認為,此舉估計與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的《登樓嘆》有關。

他表示,雖然該片最終未獲獎,但其內容描述中國底層勞工、中產階級到金字塔富豪的生活,充分顯露中國勞役不均與貧富差距的現況,是對“中國夢”毫不留情的批判。加上根據奧斯卡傳統,影視明星會在頒獎典禮上針對時事發言,今年歐美電影市場對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致抵制,而這些言論未必跟中國的思想一致,因此中國並不樂見。

藍祖蔚說:“我相信在這些外在客觀環境並不太有利的情況底下,都會使得他們(中國)決定說哪壺不開就不要去提哪壺吧,那就避開了這樣子一個所謂政治上的禁忌跟討論。”

不出所料,奧斯卡紅毯上應邀前來頒獎的韓國明星尹汝貞,《沙丘》男星傑森·摩莫亞(Jason Momoa),參演《奇異博士》的班乃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分別配戴藍色絲帶、烏克蘭國旗色絲巾與胸針出席,而且典禮一開始,眾星就一同默哀以示對烏克蘭人民的支持。

香港受到波及

藍祖蔚表示,中國在各種政治考量以及美中關係緊繃下,使得原本也很追求好萊塢時尚與美學標準的中國拒絕轉播奧斯卡,連帶使得已轉播奧斯卡逾半世紀的香港也受到波及。

他說,清楚記得在三、四十年前台灣尚未做實況轉播之前,香港即已優先轉播奧斯卡,台灣是在香港播完一天之後才從香港取得影帶,拿回台灣再做第二天的接續轉播。

藍祖蔚說:“香港情境的改變更可以充分說明,它們原本跟國際接軌的這種方便性,在一國一制之後失去了原本的一些優越特性,所以去年開始連香港都無法看見奧斯卡實況轉播的時候,你可以清楚感受到這個政治壓力所造成的一些影響。”

影星涉西藏議題遭封殺

《洛杉磯時報》3月24日報導,好萊塢影星基努∙里維斯(Keanu Reeves)疑因本月初參加了一場由“西藏之家”主辦的音樂會,激怒了中國粉絲,其影視作品遭中國多家串流平台下架。由他所配音的動畫《玩具總動員4》雖未遭殃,但基努∙里維斯的名字已經消失在演員名單中。

藍祖蔚表示,中國有各種不同的政治地雷,誰踩到誰就會炸掉。影星聲援西藏觸動了中共的敏感神經,從早期的美國影星理查∙基爾(Richard Gere)開始,那些拍攝西藏議題的創作者幾乎都難逃被封殺的命運。

藍祖蔚說,一位非常受歡迎的電影明星剎那間就從中國市場消失,看起來不合人情卻絕對是中國政治正確的處置方式,一切都是為了穩固共產黨政權。這種對異議人士的嚴厲封殺,讓他們無法再從中國市場上獲得經濟利益,是中國認為能夠有效對抗資本主義的一種反制措施。

中國票房2020超越北美

台灣影評人協會副理事長徐明瀚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票房市場在2012年首次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場。2020年中國憑藉19.88億美元的票房成績,正式超過了北美的19.37億美元,首次成為全球票房最高的電影市場。

他說,2020年在疫情影響下,好萊塢大片嚴重缺席,中國國產的戰爭片《八佰》以4.6億美元成為2020年全球票房成績第一的電影,其中約99.9%的票房都來自中國市場。進入2021年後,二月上映的《你好,李煥英》和《唐人街探案》一路領跑,成為2021年全球票房最高。但後來好萊塢的“冷飯”《阿凡達》於2021年3月在中國重映後,首周票房便突破了2億人民幣,重新回歸影史票房冠軍。到了2021年9月中國國產片《長津湖》的上映,又以9億美金的票房一路刷新中國影史紀錄,並登頂年度全球票房榜首。

徐明瀚表示,《阿凡達》接力《鐵達尼號》成為全球最高票房,但之後的最高票房保持紀錄時間逐年縮短。

他說:“就是不會再等個四年或什麼,它可能一年半就會被另外一部電影超過去,而且後來這些片子互相超越的都是中國國片,所以你會感覺到,的確中國的市場已經開始內需的層面非常完善。”

改變遊戲規則與量身訂做

徐明瀚說,好萊塢為了片子能順利在中國上映,試圖改變遊戲規則,比如《奇異博士》將原漫畫中一名來自西藏男性的古一法師,修改成女性凱爾特人,就是為了避免觸碰到西藏禁忌。當時的編劇羅伯特·卡吉爾(C. Robert Cargill)曾說,如果認為西藏只是一個地方,西藏人也沒有特別之處的話,那就會冒著失去十億觀眾的風險,中國的審查部門也不會上映這部電影。

此外,好萊塢為了顧及中國市場也在“量身定做”,包括在片中啟用成龍、李連杰、周潤發、楊紫瓊、范冰冰等中國演員,或是拍攝中國或亞洲題材,像是《花木蘭》,以及在電影裡吹捧中國,比如《火星救援》和《地心引力》裡,中國太空人成功地解救了美國太空人,又或為了在中國放映而特別植入中國廣告,比如《變形金剛》裡有喝舒化奶的畫面。

不過,在臉書經營“Lizard的海底電影院”的台灣影評人Lizard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好萊塢的片子或許可以不讓中國人去當反派,或者可以對中國城市塑造正面印象,但如果想要把整個創作主控權都放在中國是不可能的事,這並非攸關道德,而是好萊塢首先就會面臨美國國內觀眾的抵制跟反對。

他舉2014年、描述刺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搞笑情節的《名嘴出任務》為例,該片嘲諷朝鮮的獨裁體制,後來疑遭朝鮮大規模駭客入侵,盜走大量未上映的新片及名人機密資料。索尼影業公司原本想取消該片上映計劃,但美國國內觀眾認為不能屈服在獨裁政權之下,反而紛紛要求一定要上映。

Lizard說:“我用這個作為一個例子來表示說,好萊塢當然是很希望繼續保持跟中國的良好關係,可是有些東西他們做得太過火的時候,他們自己國內的觀眾票房,或者全世界中國以外的地區的好萊塢觀眾也會覺得對你不爽。”

減少受西方文化影響

Lizard認為,中國不轉播奧斯卡或許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習近平有意減少中國年輕人受西方文化的影響。Lizard的這項觀察獲得中國當地人的呼應。

在上海從事文化產業、因安全原因不能透露真實姓名的一位許女士在接受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目前非常強調“文化自信”,所以官方對美國和西方的文化輸出一直保持警惕心態。奧斯卡很顯然是西方文化的產物,不轉播是可以預期的。

她還說,值得留意的是,中國這些年在文化上漸漸步入保守化的狀態,諸如“抵制聖誕節”的現像不斷出現。而奧斯卡不論在西方還是東方,都代表著一種進步、自由、個體、開放和多元的價值。這種價值觀上的差異或許是中國社會裡有部分人排拒奧斯卡的根本原因。

Lizard 表示,好萊塢希望從中國市場得到票房收入與電影衍生出來的包括迪斯尼主題樂園、環球影城和相關周邊商品、產業所帶來的可觀收益。但中國想從好萊塢得到的是技術和人才,以及跟好萊塢有一樣的文化影響力。所以雙方雖然互相需求,但沒辦法把彼此擺在第一位,因為雙方都有更大的追求。

追求目標不同

Lizard說:“好萊塢還有一個全球市場在那裡,它不能夠為了中國放棄全球市場;而中國也有一個他們自己政權延續的問題,他們不可能為了學習如何讓電影更有傳播力,讓品質更好,更能感染群眾,而引進太多思想導致危害到他們的政權,這就是雙方關係的核心。”

他表示,好萊塢最希望的是中國也能跟著世界潮流走,追隨一般公民社會所強調的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共同價值觀,然而事實上,中國就是一個很多共同價值觀都行不太通的地方,所以好萊塢只能稍微配合,無法全部下注在中國上,因此兩邊維繫著一種想要靠近、又不能太靠近的關係。
台灣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董事長藍祖蔚說,過去好萊塢的一些作品的確可以看到強烈的“中國因素”,但在美中對抗越來越強大的情況下,他相信好萊塢也會相當程度地去調整自己的體制。他估計,未來幾年,中國對好萊塢影視產業的影響力會隨著美國政情越趨明顯的反中態度而變得較為式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