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3-21

西藏縱覽:藏語學校開始只用漢語授課; 藏人導遊遭毆被捕


西藏縱覽:藏語學校開始只用漢語授課; 藏人導遊遭毆被捕

  

一些西藏學生在上課。(AFP) 


 據報道,寒假後返回學校的藏族兒童, 現在進入只用漢語授課的課程,因爲當局正在推行一些被批評人士認爲旨在“削弱學生與其母語和文化聯繫”的政策。而在西藏拉薩起義週年紀念日前幾天,一名年輕的藏人在抗議中自焚後,三月十日西藏首府拉薩的警察出動了,當天戒備森嚴。此外,一名藏族導遊被中國警方拘捕、毆打,知情人士指出,逮捕是限制當地人和外國遊客之間互動的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藏區近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藏語學校開始時只用中文授課,批評人士稱該政策將削弱藏族學生與其民族語言和文化的聯繫。

一位居住在該地區的藏族消息人士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當局還爲教師們舉辦瞭如何開始用漢語教孩子們的講習班。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亞洲電臺消息人士說,“這些變化背後的意圖是給學生洗腦。例如,在西藏首府拉薩,學校的所有科目現在都用漢語授課。我曾經問過其中一些學校的學生對此有何看法,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回答說他們更喜歡用藏語授課。”

消息人士又稱,中國西北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的教科書,現已全部翻譯成漢語, 除了藏語本身的課程外,所有其他科目,如數學、科學和美術,都用漢語教授。

來自西藏的另一位知情人士,在自由亞洲電臺收到的書面信息中說,其中一些課本在上一學年開始時已經被翻譯,但現在所有藏族學校都更加重視漢語教學,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政治意識形態,現在是教學的關鍵主題。

消息人士補充說,中國當局正在壓制對這些改變的公開討論,以防止父母和其他相關人士抗議這些改變對年輕藏人與其民族文化和身份的聯繫的影響。

青海的寺院已被禁止在放學以後爲年輕的藏人教授語言課程,該省和鄰近的四川當局也關閉了提供藏語教學的私立學校,迫使學生進入他們所在的公立學校。消息人士稱,現在完全用漢語授課。倫敦西藏觀察的研究員白瑪嘉樂表示,“西藏學校很久以前就開始引入這些變化和新政策,但中國政府現在對它們高度保密。中國共產黨在西藏實施了各種政治再教育運動和其他教育活動,但這些都沒有達到他們的目的,所以現在他們要嘗試從很小的時候給藏人洗腦”。

政府以漢語教學取代當地語言教育的努力,不僅激起了藏人的憤怒,也激起了新疆說突厥語的維吾爾社區和中國北部內蒙古社區的憤怒。

2020 年秋季,停止在蒙古族學校使用蒙古語的計劃,引發了數週的課堂抵制、街頭抗議以及防暴部隊和國家安全警察在整個地區範圍內的鎮壓,蒙古族人將這一過程描述爲“文化種族滅絕。 


 中國好聲音走紅藏族歌手才旺羅布自焚抗暴。(才旺羅布微博) 


 此外,據該地區消息人士稱,西藏首府拉薩在抗議北京統治的起義週年紀念日當天,明顯加強了安全警戒。僅僅一週前,一位著名的藏族歌手才旺羅布在拉薩標誌性的布達拉宮前自焚抗議。

消息人士稱,在 63 年前,成千上萬的藏人湧入這座城市抗議中國佔領他們的家園的那一天,拉薩的軍車已經出動,而許多街道被封鎖。起義後來被中國安全部隊鎮壓,導致西藏人民遭到嚴厲打擊,他們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逃往印度。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當天在拉薩有大量中國軍隊存在,每輛經過的汽車或車輛的司機都受到檢查,並被要求出示身份證。消息人士稱,早在上個月,當局就一直在拉薩郊區的定居點僱用失業的藏人進入該市,以“監測局勢”是否有任何動亂跡象,特別是在受人尊敬的色拉寺、哲蚌寺和甘丹寺。該消息人士表示,“中國當局於二月開始從該地區村莊僱用當地藏人。僅在其中一個村莊,就僱傭了大約 30 名失業藏人,他們大部分被送往拉薩和日喀則。這些人每天獲得 500 元人民幣(80 美元)的報酬來完成他們的工作,並獲得額外獎勵,具體取決於他們向中國當局提供的信息。他們的主要工作是聽取任何政治敏感話題的對話並舉報當事人。”

其他消息人士在三月十日紀念日之前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警方日夜監視拉薩的三座寺院,管控比去年嚴格得多。

該地區的一名不願具名的藏人知情人士稱,2月25日,一位名叫才旺羅布的當代藏族流行歌手高喊口號並在拉薩布達拉宮前自焚後,當局尤其緊張。知情人士補充說,“現在的氣氛非常緊張,這對人們的心理健康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座城市的人們感覺好像有人一直在看着他們,害怕彼此交談。”

26 歲的才旺羅布後來因傷死亡,成爲自
2009 年以來第 158 位被證實自焚以抗議中國在藏區統治的藏人。另有八人在尼泊爾和印度自焚。第三位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雖然布達拉宮和其他景點目前對遊客開放,但“有很多身着制服和便衣的中國警察散佈在整個地區,觀看每一項活動。人們可以看到大昭寺周圍安裝了攝像頭,從其他地區訪問拉薩的人,必須登記他們的到來並接受審查。”

位於拉薩八廓廣場的大昭寺,被普遍認爲是西藏最神聖、最重要的寺廟。這座寺廟於 1966 年被毛澤東時代文化大革命的年輕紅衛兵洗劫一空,但在 1970 年代進行了翻修,並於 2000 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爲世界遺產,作爲六年前布達拉宮的延伸。 


 大昭寺資料照片。(唯色提供)


 現居瑞士的前政治犯果洛晉美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西藏消息人士稱,在週年紀念日之前,四川省阿壩藏族自治州以及甘孜藏族自治州實施了更嚴厲的控制。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包括增設安全檢查站。他說:“藏人被禁止集會,並被禁止進行任何祈禱儀式,同時他們的社交媒體聊天羣受到監控,中國當局謊稱這是控制新冠病毒傳播的一部分。”

2008 年全國起義日,藏人在拉薩抗議中國統治,在西藏各地的寺院引發了類似的抗議,遭到當局的暴力鎮壓。一些人權組織估計,在抗議活動中,多達 400 名藏人被殺,並持續到 2009 年 10 月。

三月十日,世界各地的藏人舉行了活動,以表達他們對生活在中國統治下的西藏人的聲援,幾個團體在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外抗議。

印度達蘭薩拉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行政長官司政邊巴次仁三月十日發表聲明,以紀念起義週年紀念,他譴責通過鼓勵種族同化的政策,強制使用漢語和關閉少數民族學校,“正在對西藏的新一代藏人進行系統的漢化”。

他還敦促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調查有關西藏侵犯人權的報道,作爲 5 月計劃訪問中國的一部分。

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警察拘留了大約 70 名西藏青年抗議者,他們聚集在中國大使館外舉行週年紀念,隨後警方將他們釋放。

包括美國、墨西哥、英國、澳大利亞、西班牙、保加利亞、捷克共和國和尼泊爾在內的幾個國家的藏人社區及其支持者,也在中國使館外舉行了抗議活動,要求結束北京對西藏的統治。

另據西藏消息人士稱,在西藏日喀則市工作的一名西藏導遊,本月被中國警方拘留,因爲當局加大了努力,限制當地居民與外國遊客在受到嚴格控制的喜馬拉雅地區的接觸。

一名流亡藏人告訴記者,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崗巴縣居民帕桑諾佈於 3 月 11 日被拘留並遭到警方毆打,警方指控他經營非法生意。爲了保護他在該地區的聯繫人而要求匿名的自由亞洲電臺消息人士說,“帕桑諾布的生意是在西藏自治區官方旅遊局合法註冊的,他甚至支付了18,000元的許可證”。

消息人士並稱,儘管如此,警方無視他的許可證,並兩次警告關閉他的生意。

諾布是一名 20 多歲的中學畢業生,西藏消息人士稱他是“一個非常正派的人,對每個人都很友好”,自由亞洲電臺的流亡消息人士說, “他有七輛旅遊自行車,車況都很好,全家的生計都靠他的導遊服務。

消息人士沒有立即獲得有關諾布被拘留的下落或目前狀況的信息。

總部設在倫敦的西藏觀察的研究員白瑪嘉樂證實了諾布的被捕,同時還引用了日喀則地區的消息來源。白瑪嘉樂說,“帕桑諾布在日喀則被中國當局逮捕是事實,但他不是唯一被拘留的人。中國政府最近加強了對許多私人擁有的西藏旅遊服務的控制,並一直以不合理的罪名指控其所有者。”

消息人士稱,近年來,西藏旅遊企業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中國當局擔心外國遊客與在印度待過一段時間後返回家鄉從事導遊工作的藏人在不受監控的情況下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