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3-07

藏曆2148年(西曆202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西藏之聲2022年3月4日報導】在剛剛過去的藏曆2148年(西曆2021年2月至2022年2月)裡,中共當局對西藏的打壓依舊持續。藏人被任意拘留、遭非法判刑,而傳承西藏宗教文化的許多寺院與佛像建築,也持續遭到強拆。與此同時,大量藏人學校僅僅因教授藏語文,便遭當局勒令關閉。

遭中共當局打壓的8名西藏作家 圖片翻拍自“西藏人權與民族促進中心”英文網 


 


在過去一年中逝世的西藏政治犯 


 那曲比如縣的藏人導遊貢卻津巴(དཀོན་མཆོན་སྦྱིན་པ་)於2013年11月8日遭中共拘留,並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名被判處二十一年徒刑。2020年貢卻津巴在獄中因疾病而癱瘓。去年2月6日貢卻津巴在一家醫院不幸逝世,享年五十一歲。

西藏那曲地區達前鄉藏人諾桑於2019年因拒絕配合中共國慶活動而遭捕,並在監獄經受虐待後不幸身亡。中共當年還拘捕了藏人西旺朗傑、斯太旺傑、杜堆拉吉,以及楊佩和次傑等五人。他們被拘捕的原因是,拒絕在中共國慶七十周年之際在自家屋頂懸掛五星紅旗和歌頌“祖國的恩情”。除諾桑之外,其他人被關押一段時間後獲釋。

西藏拉薩藏人政治犯頓珠多吉生前是一名共產黨員,但同時也是一個敢於為西藏宗教自由和人權發聲的藏人,並因此在1971 年被中共判刑10年。在1992年5月,頓珠多吉因與另一名藏人開展了抗議中共的活動,而遭到拘捕。同年7月,當局以“反抗國家”罪名而再度將他判處4年有期徒刑。1995年1月,頓珠多吉獲釋。於去年8月25日不幸逝世,享年74歲。

西藏阿壩州紅原縣色地寺的僧人作家、筆名為紅色樹葉的次仁頓珠,曾發表過許多文章。他在2008年因跟友人推出一本取材於該年真實事件的書籍《火眼》(暫譯),在2010 年被中共當局逮捕並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他出獄後不幸被診斷出患有肝癌,生前多次就醫。然而,他在2021年的9月15日,于成都的一家醫院中不幸逝世。

過去一年中遭中共當局非法判刑的藏人

2020年,西藏東部青海藏人學生先巴才讓和豆改才讓兩人在一場足球賽中公開展示所謂的“非法隊旗隊徽”遭中共當局拘捕,並于同年8月被判“煽動分裂國家”罪。其中一人被免於刑事處罰,另人被判1年6個月。這一消息於去年才傳出西藏境外。

西藏果洛瑪沁縣藏人牧民紮西加於2020年遭中共當局以“煽動分裂國家罪”判刑一年,原因是他於2014年至2015年期間多次在微信朋友圈發佈敏感的圖文影片,而當局聲稱這些圖文影片“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這一消息去年3月才傳出境外。

去年2月,西藏玉樹稱多縣青年藏人占堆、桑傑措、甘斯因在藏曆新年期間建立“白落磯山俱樂部”微信群,被中共當局拘捕。其中一名青年在拘留期間遭酷刑,導致骨折送至醫院。

西藏政治犯僧人次成嘉措於2008年在拉蔔楞寺示威抗議兩日,並遭到當局重判無期徒刑。2014年次成嘉措獲得減刑,從無期徒刑減為有期徒刑十九年、剝奪政治權利七年。2020年他再次獲得減刑六個月。去年7月有消息指,次成嘉措可能在2026年刑滿獲釋。

前拉薩嘉措兒童之家創辦人邦日丘竹仁波切與他的妻子尼瑪曲珍於1999年8月涉及拉薩抗議事件被捕。邦日丘竹仁波切被中共當局以“勾結達賴集團”罪名判處無期徒刑、終身剝奪政治權利,而尼瑪曲珍則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在他們遭捕兩個月後,拉薩嘉措兒童之家被中共當局宣佈為非法機構,並遭到強制關閉。邦日丘仁波切於2003年7月31日獲得減刑,從無期徒刑減為十九年有期徒刑,他並在2005年從紮其監獄被轉移到拉薩附近的曲水監獄,而且他的刑期于同年11月獲得減刑一年,這意味著他將於2021年7月獲釋。但去年7月外界沒有得到任何邦日丘竹仁波切釋放消息,而這也引發人們對仁波切目前健康狀況的擔憂,因為自從2005年被發現邦日丘竹仁波切患有心臟病與膽結石後,當局一直隱瞞有關仁波切的病情。

曾在拉薩經營著名的“亞賓館”(Yak Hotel),被稱為西藏富豪的藏人商界精英多吉紮西,於2008年西藏爆發大規模抗議後遭中共當局拘捕。雖當局以經濟罪名秘密將其判處無期徒刑,但也有消息指因他被發現在家中存有供養達賴喇嘛尊者的收據,才遭政府迫害。多吉紮西的兄長也被中共當局判處六年徒刑。去年8月從境內傳出消息指出,多吉紮西目前在獄中遭受心臟病與痔瘡等疾病折磨,健康面臨嚴重威脅。去年8月,援藏團體獲得的一份證詞顯示,多吉紮西在證詞中講述了自己於2008年7月至8月,持續被中共公安部人員酷刑折磨的遭遇,殘忍程度甚至一度讓地方拘留所的藏人職員流露出憐憫。據證詞記錄,劉姓審訊人員毫不掩飾地對多吉紮西說,自己是具有特殊任務與權力的公安人員:“即使我們殺了你或者把你打成殘疾,我們也不需要承擔法律責任。西藏自治區的任何領導人都無法保護你。”

先後多次遭中共拘捕的藏人政治犯

去年3月中共當局非法拘捕了西藏色達地區藏人作家崗吉·珠巴嘉和塞朗。崗吉·珠巴嘉曾於2012年被中共當局強行拘捕,當局指控他出版非法書籍和報刊,並同友人成立“抗共藏人青年組織”等罪名被關押至2016年。

去年9月,藏人作家塞朗和十多名藏人召開一場名為“談論雪域父母安樂問題”的會議而遭中共當局拘捕。塞朗曾於2008年在西藏三區發生抗議時,手持西藏國旗、高呼“中共要允許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口號進行抗議,被中共非法關押長達三年之久。

西藏色達僧侶崗布優博曾於2008年參與反抗中共的活動,被中共關押了三年之久。2012年他同友人成立“抗共藏人青年組織”,同年5月被當局拘捕,並被關押兩年。去年3月,中共當局再度非法拘捕了崗布優博。

去年4月,中共當局非法拘捕了西藏色達地區藏人婦女崗次仁卓瑪。她曾分別於2008年和2012年遭捕,原因是她曾參與抗議中共的活動。

2008年西藏全境爆發抗議事件時,阿壩格爾登寺的僧人洛桑曲培在西藏拉薩遭中共當局拘捕,被關押了5個月。 2011年他再次在阿壩縣遭中共當局拘捕,被關押了4個月。去年8月初,洛桑曲培又遭中共當局拘捕,他被拘捕的原因和現在被關押的地點不明。洛桑曲培來自阿壩“嘎雅”村,他在格爾登寺是電腦組的成員,也是該寺的官方攝影師,他的作品在多個攝影比賽中獲獎。洛桑曲培在網上發佈的作品均署名 “希望之月光”。

去年遭中共拘捕和迫害的藏人

去年3月,西藏玉樹雜多縣四名藏人因在山上焚香和祈禱,而遭到中共員警的拘留和審訊。其中一名叫做圖登平措的藏人被當局繼續拘留,其餘三人已被釋放。

去年4月,中共當局指控西藏果洛瑪沁縣藏人桑旦桑布和慈成使用微信與外界聯繫,並將他們拘捕。

去年4月,中共當局於在西藏東部白玉縣非法拘捕三名當地藏人,他們分別為該縣“འབར་རྫིས་སྡེ་པ”的村長多傑、村領導索蘭平措,以及曲尼等三人。他們被拘捕的原因不明。據悉除村長多傑外,其他兩人已獲釋。

去年4月,四十四歲的西藏東部比如地區的藏人嘉欣和其他幾名藏人遭中共當局拘捕,原因不詳。

去年7月,約四十幾歲的甘孜縣達通瑪區查龍鎮藏人貢卻紮西和紮波遭中共當局拘捕。他們被捕的原因是在社群網站上分享圖片與檔,鼓勵民眾在達賴喇嘛尊者八十六歲誕辰日念誦祈願文。

去年4月,西藏阿壩河支寺僧侶貢美遭中共當局任意拘捕,無人得知他被捕的原因以及當下狀況。

去年8月,中共當局在西藏結古多高調慶祝所謂的“玉樹自治州建州七十周年”,藏人仁青多吉、格桑尼瑪與倫珠三人在被中共軍警搜身檢查後,疑似發現他們透過手機向西藏境外微信群組傳送“玉樹建州慶典”照片,而被警方拘捕。

去年7月西藏果洛達日縣名為“獅龍宮殿”的民辦學校,疑似因重視藏人兒童的母語教育,引發中共當局不滿而遭強令關閉,約三百名在校學生被要求前往政府學校就讀。同年8月,在獅龍宮殿學校任教多年的藏人女教師仁青吉遭警方指控“反國家”並被押往西寧。同年9月獅龍宮殿學校的學生被迫到其他地區的學校進行登記,有些學生因身份證顯示不同的位址遭拒絕入學,而身為孤兒的學生因無法顯示身份證和戶口而被拒絕入學。中共警告獅龍宮殿學校的教師不得幫助這些學生。同時,該學校的證明也不被教育機構認可。

去年8月所謂的“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聶榮縣舉辦“羌塘恰青格薩爾賽馬藝術節”之際,當地上百名藏人僅僅因為透過手機轉發了賽馬節相關圖片,便遭到警方懲處。其中約八十人每人被罰五千元人民幣,另有約三十人被拘押。

去年8月15日,西藏結古多地區稱多縣藏人日紮和水河鎮藏人西繞嘉措,以及一名友人駕車從結古鎮前往清水河鎮,途中與警方發生爭執,被推搡下公路,掉入路旁山崖下的通天河中溺斃,而欲阻止他們惡行的西繞嘉措也遭到槍擊。旁觀民眾介入後將受重傷的西繞嘉措送往醫院急救,而日紮的遺體一直未被尋獲。

去年8月16日, 19歲的西藏阿壩縣河支鎮藏人西繞多吉,因呼籲中共保護西藏語言而遭當局拘捕。當地中共政府於學校暑假期間舉辦一場讚美中共的宣傳活動,西繞多吉因拒絕參加,並且和其他同學向教育部門上交一份要求以藏語作為主要教學途徑的請願書後,被當地員警抓捕。據悉,除西繞多吉以外,其他被捕學生都被釋放。

去年8月24日,西藏果洛達日縣的藏人青年楊日和古爾達,因在微信群裡討論中共對西藏實施的漢化政策和西藏未來的走向,而遭中共當局拘留。

2017年,中共當局在西藏那曲市比如縣夏曲鎮瑪爾闊村修建通往“斯茶雜甘”神山的公路,計畫在那裡開採礦產資源,並要求當地民眾簽署一份同意書時,瑪爾闊村村長噶瑪拒絕簽字,並與民眾抗議當局在神山一帶採礦,立即遭中共拘捕。瑪爾闊村村長噶瑪被捕的消息於2018年傳出境外後,中共當局以“洩露國家機密”的罪名拘捕了西藏那曲環保人士頓傑在內的30多名藏人。頓傑被指控向流亡藏人透露有關比如縣抗議採礦活動的資訊,以及反對中共當局開採西藏神山的計畫,至今仍被監禁在那曲的一所監獄。去年底,有消息指頓傑因長期在監獄遭受酷刑而導致身患多種疾病,瀕臨死亡。環保人士頓傑是西藏那曲果曲村村民,他曾多次組織過環保活動,也獲得過環保獎項。

去年11月西藏爐霍縣“益娘”地區的數十名藏人遭中共當局拘捕,原因是因為這些藏人表示不贊同中共在當地建造大型養豬場和養雞場。也有部分藏人是因為被控向西藏境外洩漏相關消息而遭捕。

去年12月12日西藏果洛瑪多縣藏人羅丹 (བློ་བསྟན།)遭中共當局拘捕,原因是因為羅丹在一個微信群裡表示,“中共在西藏各地學校中將主要教課語言換成普通話的目的是,將年輕藏人與母語藏語徹底分隔開來。”當局拘捕羅丹後通過電話通知其家屬,他被帶往西寧接受中共所謂的教育,但當局並未告知具體位置,並禁止家屬探望,甚至還強迫羅丹的家人擔負路費。

今年2月13日,就讀四川成都市“西南民族大學”的女藏人研究生曲卓,因在寒假期間返鄉向家鄉的學童教授藏文而遭中共當局拘捕,至今下落不明。曲卓是西藏那曲市類烏齊縣人,是一名熱愛西藏文化的女大學生,她在去年寒假期也曾向家鄉的學童提供藏文教學。

中共當局對具有影響力藏人的打壓

2019年西藏知名作家拉丹(筆名:迪拉丹)遭中共當局任意拘留。為此,去年6月設立于印北達蘭薩拉的人權機構“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TCHRD)發佈聲明,要求中共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拉丹。該中心並要求中共當局履行國際法規定的義務,停止對拉丹使用酷刑與其他殘忍、不人道的懲罰。

西藏東部阿壩縣著名作家果•喜饒嘉措曾於1998年反抗中共當局對阿壩地區的僧侶實施“愛國愛教”教育,而被當局判處四年多的刑期;2008年在西藏三區發生抗議事件時,他又被中共非法關押長達一年之久;2011年在西寧遭國家安全人員拘捕。2020年10月26日果•喜饒嘉措又被中共當局在成都市秘密拘捕,並於去年11月在拉薩被中共當局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的罪名判了10年有期徒刑。據今年2月獲得的消息,他在監獄中服刑時染上了慢性肺炎,以至出獄後需要定期到成都就醫。而中共再次的逮捕讓他無法按時就醫,導致他的病情開始加重。

西藏阿壩藏人作家僧侶仁青持真於2019年被中共當局以“分裂”罪名拘捕,當局於去年3月通知仁青持真的家人,仁青持真被判處四年半的有期徒刑。目前仁青持真被關押在成都的一所監獄。

西藏阿壩縣麥爾瑪鄉僧人陳列因分享西藏人民至高無上的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的書籍和講經,於去年7月1日遭中共當局拘捕。同年9月陳列被指傳播達賴喇嘛的教義遭判5年有期徒刑。陳列曾先後多次遭中共拘捕,在西藏拉薩學習英文時也遭當局拘捕,被沒收了所有身份證件。

達拉宮 網路圖片 






 據去年12月得到的消息,中共當局在過去數年中,拘留多名藏人作家。他們分別為:33歲的爐霍縣藏人果楊、33歲的石渠縣藏人薩布切、46歲的熱貢縣藏人隆務•崗卡。 2020年12月,西藏熱貢藏人作家隆務•根敦倫珠遭中共拘捕。2021年9月,中共當局聯繫隆務•根敦倫珠的家人通知他將被審判的消息。儘管如此,隆務•根敦倫珠至今仍杳無訊息。今年1月,人權機構在網上發佈隆務•根敦倫珠遭捕的原因指,他因在一場討論《佛學漢語》官方教材的研討會上,提出“如何將藏傳佛教中國化?”的問題而與主辦方產生爭執。事後,他從隆務寺準備參加熱貢地區辯經法會,在途中被一輛黑色轎車阻攔,並被強行帶走。隆務•根敦倫珠在被劫持前的兩個月,他出版了一本名為《輪回》的書,呼籲藏人不要屈服於威權,勇於揭露實情。今年1月中共政府關閉多個由藏人開辦的網站,其中就包括隆務•根敦論珠主管的藏語文化網站。

在過去一年中獲釋的藏人政治犯

西藏爐霍縣宗塔鄉藏人崗布日傑尼瑪於2012年被中共以“破壞社會”和“煽動分裂民族”為罪名拘捕,並判處九年有期徒刑。雖然崗布日傑尼瑪在去年2月刑滿獲釋,但中共當局禁止他的親友迎接他,還威脅他若參加民眾聚會、煨桑、拍照,以及視頻連線等情況,都將定為犯罪。

因參與2008年西藏阿壩地區和平示威活動,而遭中共非法判處十三年有期徒刑的阿壩安曲查理寺僧侶倫珠益西和倫珠平措於去年3月刑滿獲釋。

2011年阿壩格爾登寺僧人平措自焚犧牲後,名為洛桑丹增(བློ་བཟང་བསྟན་འཛིན་)的同寺僧人因牽涉這起事件而被捕。同年8月,洛桑旦增被瑪律康中級人民法院判處13年有期徒刑。洛桑旦增於去年4月提前獲釋。

西藏東部玉樹青年,西藏語言權利宣導者紮西文色長期借助中國法律而為藏語文教育發聲,但因在《紐約時報》紀錄片《一名藏人的追求正義之路》中,對官方限制藏語文教學表達不滿,而於2016年1月遭中共當局拘捕,同年5月被控“煽動分裂國家”,遭判5年有期徒刑。同年8月,中共青海省高院對此案進行二審,但維持原判。1月28日紮西文色刑滿獲釋。今年1月,紮西文色再度試圖呼籲當局加強使用西藏語言文字後遭當局約談。

西藏若爾蓋縣唐克鄉索格藏寺僧人根敦紮巴和洛桑西熱,在2016年8月24日被中共拘捕。當局指控兩人在微信中發送“敏感”消息,以及把當地民眾保地抗議的消息傳出境外。2017年6月,根敦紮巴和洛桑西熱被阿壩州黑水縣人民法院,以“煽動分裂國家”及“非法同境外取得聯繫”等罪名,分別判處5年和4年的有期徒刑。根敦紮巴於去年8月底刑滿獲釋,但因在獄中遭酷刑虐待身患各種疾病,現在在成都某醫院接受治療。

去年8月中旬,中共當局突然對西藏石渠縣溫波鎮的藏人家庭進行搜查,並拘捕了約60名藏人。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因為被發現私藏達賴喇嘛尊者法相而遭捕。同年8月25至29號,溫波鎮再次遭中共軍警挨家挨戶地搜查。當局試圖找出民眾家中的達賴喇嘛尊者法像,同時檢查民眾是否通過手機與境外聯繫。在搜查中,再度有53名藏人被捕。去年9月3日中共又在石渠縣溫波鎮非法逮捕6名溫波寺僧人和2名婦女。從去年8月22日至9月3日溫波鎮總共有121名藏人被中共拘捕。去年10月底全部獲釋。

去年2月17日,西藏結古多(今玉樹)稱多縣女子桑傑措、占堆和甘斯三人因在藏曆新年期間建立一微信群,並在極短的時間內吸引超過百名藏人加入,而遭中共當局以未向地方當局註冊微信群為藉口拘捕。當時其中一名青年在拘留期間遭酷刑,導致骨折。桑傑措於去年12月15日獲釋,但是因在監獄遭虐待,她現在的身體狀況極為虛弱,甚至出現呼吸困難的狀況。

2019年4月29日,西藏石渠縣青年旺青,以及他的朋友落桑和雲丹三人因在當地的一座山頂舉行傳統的“煨桑”煙供祭祀儀式時,祈願十一世班禪喇嘛能夠獲釋,並同達賴喇嘛尊者在西藏重逢,隨後遭中共當局拘鋪。旺青被指 “帶頭抗議中國法律”而於2019年5月8日,遭判1年半有期徒刑。洛桑和雲丹則被中共強迫接受所謂的“國家安全教育”半年,並被處以每人15000人民幣的罰款。旺青三人被捕後,旺青的姐姐卓嘎被中共指控向境外透露三人遭拘捕的消息,她被當局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判處一年零三個月的有期徒刑。卓嘎於2020年8月15 日刑滿獲釋。去年底有消息指,卓嘎因在監獄被迫幹重活同時遭各種虐待,導致她的手腳無法正常活動。雖然卓嘎在出獄後前往醫院接受治療,但因病情非常嚴重,效果甚微。

中共當局對西藏宗教文化、語言文字的打壓

去年7月6日是西藏人民至高無上的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八十六歲生日,西藏境內外的藏人以持誦佛經、種植樹木、分享生日蛋糕、放生,以及煙供和懸掛經幡等形式慶祝,但是慶祝達賴喇嘛尊者生日的藏人遭到了中共當局的拘捕。

去年2月9日,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發佈《宗教教職人員管理辦法》,強調宗教教職人員不得受境外勢力的影響,並禁止參與危害民族團結和分裂國家的活動。流亡藏人批評說,中共此舉是為了“宗教中國化”政策不受外界的阻擾。

2020年中共當局在西藏對佛教徒制定了“三個不增加”政策,即寺廟數量不增加、寺廟僧尼人數不增加、佛事活動數量不增加。自去年起中共當局開始在西藏各地的寺院推行這一政策,強迫寺廟僧尼進行遵守。

去年4月,中共當局下令在西藏各地展開一系列活動,以紀念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為此,寺院僧人被迫參加愛國書法比賽。參加這場比賽的僧人必須表現出對當局政策的欽佩、中共領導人的忠誠與愛國主義,同時他們也得出言譴責達賴喇嘛和流亡在外的藏人。除了寺院僧尼被強迫“愛國”以外,藏地的學生們也被要求每週必須接受中共的政治宣傳教育。

中共當局於去年5月9日以“拉薩市佛教協會”的名義,在西藏發佈一份檔——“關於做好‘薩嘎達瓦’期間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倡議書”,嚴厲管控藏人僧尼為主的信眾在“薩嘎達瓦”期間的轉經禮佛等宗教儀式。

去年6月,中共當局透過關閉私立藏文學校,迫使學生轉學至公立學校學習中文,進一步加劇對西藏語言權利的限制,並宣稱此舉是為了讓教科書與教學教材統一。

去年,中共的建黨百年慶典臨近之際,當局在西藏各地部署大量的武裝人員、安置監控設備,對境內藏人的安全和行動自由進一步增強管控措施。去年6月,有藏人將一段拍攝於西藏首都拉薩的短片視頻傳至境外,這段視頻顯示中共在拉薩布達拉宮牆面上展示了寫有“熱烈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大型紅色圖像。同時,另有流傳的圖片顯示中共在大昭寺屋頂上升有中共旗幟、在門頂上懸掛著寫有“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的大型紅色橫幅。拍攝視頻的藏人在視頻中指出:“看看!神聖布達拉宮的前面已經做成了這樣,他們(中共)的膽子太大了,他們是如何思考的?看看,現在完全就像已經到了漢地一樣,到處都是漢人,天呐!”該視頻引起許多境外藏人及援藏人士的關注,並在社交媒體大量分享與轉載。

去年7月,人權觀察整理了數十張取自中共官媒的照片,指出中共當局有意弱化少數民族語言,導致中文遠比藏語更加重要。現今公共標示中文的位置總是在藏文之上,雖然藏語仍被藏人所使用,但這一新規定清楚地表明瞭當局對西藏語言與身分認同的威脅正在增加。

去年7月,中共領導習近平以視察為由抵達西藏首都拉薩,但中共當局的官媒封鎖了這一消息。

去年7月,中共當局強行關閉西藏果洛達日縣藏文學校 “獅龍宮殿”。中共當局不僅沒有給予學校必須關閉的理由,並且還要求所有學生至政府管理的學校就讀。

去年7月,中共當局安排自己認定的“班禪堅參諾布”至多處藏地參訪調研,而這是他連續第二年訪問藏地,他不僅向藏傳佛教界代表人士發表演講,還聲稱藏傳佛教徒應與一切分裂勢力劃清界線。有觀察人士指出這一訪問行程是為了提高中共所認定的班禪形象,以及向藏人民眾宣傳習近平的政策。

去年8月,中共當局強行關閉了位於甘肅永靖縣名為“紅城寺”的一座藏傳佛寺,迫使僧尼們拉起“逼僧還俗,國法不容”的幅靜坐抗議。多份在推特傳播的視頻與暫無法證實的消息指出,寺方是拒絕與地方政府平分收入等要求後,才遭當局刁難整頓,不但被要求關閉寺院,僧尼們也被驅逐。

去年8月,中共當局在與印度阿魯納恰邦交界的西藏林芝地區,特別針對藏人青年建設軍事營地,以利用學校假期進行軍訓,灌輸所謂“保家衛國精神”。這些舉措伴隨著近來在林芝一帶激增的“職業技能培訓中心”,引發援藏團體擔憂:中共的強制洗腦教育對象從藏人農牧民、前政治犯,轉向了青少年群體。

去年8月,中共當局宣佈實施“學前兒童普通話教育‘童語同音’計畫”,要求包括西藏全境在內的“民族地區”幼稚園,全部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開展保教活動。有藏人指,這一同化政策是西藏早前所謂的“雙語幼稚園”的加強版,並強調不論政策名稱為何,中共的目的就是要洗腦“少數民族”認同所謂“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最後實現消滅民族認同、全面漢化。

去年8月疫情在中共治下各地肆虐之際,有關“西藏和平解放七十周年”與“中共建黨百年”相關的紀念活動卻被當局鼓勵在西藏各地舉辦,藏人們被迫列隊高舉毛澤東等中共領袖像遊行“慶祝”,絲毫不見當局對疫情擴散的擔憂。

去年8月8日是流亡在外的西藏阿壩格爾登寺上師格爾登仁波切八十歲生日。中共當局在阿壩縣以及臨近各地加緊管控,禁止藏人民眾以豎立經幡、掛風馬旗等一切宗教活動來紀念格爾登仁波切的生日。與此同時,一般的民眾集會、甚至私人性質的聚會、野餐也被禁止。

去年8月初,中國當局在西藏甘孜絨壩岔鄉“甲登慈善學校”展開徹底漢化的政策。當局警告學校工作人員執行中共下達的命令,將所有科目的教學語言從藏語改成漢語,否則該學校將會面臨被強制關閉的命運。

去年9月底,中共當局在西藏果洛達日縣採取行動,嚴格禁止在任與退休的藏人黨員幹部參與任何形式的宗教活動。

西藏果洛在去年的5月發生強烈地震,造成多人身亡和房屋坍塌事件,中共當局以災後重建為由強制派送當地學生到漢人學校就讀,並對當地多座寺院強行拆遷。有藏人指中共當局因遲遲沒有修復寺院,引起當地居民的關注和擔憂。而寺院的僧尼目前還擁擠在簡易搭建的房屋中。這位藏人還表示“中共暴政下,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也被剝奪了發言權。”

去年10月20日,中共借“九年義務教育”為由,在西藏東部數個寺院強制驅趕僧人並派遣軍警阻止僧人進入寺院。西藏化隆縣夏瓊寺的30名僧人和支紮上寺的50名僧人被當地政府強制逐出寺院,而當地其他寺院也被命令開除尚未年滿18歲的僧人。中共動用軍警防止僧人回寺。中共還在化隆地區告知當地居民,小於十八歲的人一律不得出家。

去年中旬,中共在西藏結古多(今玉樹)清水河鎮紮瑪村和尕秦村借打造國家公園為由,強佔了大片藏人的土地。雖然中共當局向藏人承諾日後會給予補償,但卻沒有實現。去年11月10日,上述兩村的藏人找中共當局理論,並要求補償時,中共當局卻出爾反爾。中共當局還告訴這些藏人,這些地區原本就屬於中共,中共有權在那裡打造國家公園。同年11月13日,當地藏人與中共官員之間發生了爭執。

去年12月,西藏爐霍縣地區的一尊巨型佛像雕塑和數十個大型轉經筒被中共當局強行拆毀。當局並在佛像附近部署大量軍隊,以防止民眾的抗議。今年1月西藏爐霍縣“甘丹然登南傑林”寺大殿附近的一尊高達三層樓左右的彌勒佛佛像,以及數十個僧舍被中共當局以“修建消防通道”為由拆毀。當局還對“甘丹然登南傑林”寺僧人的宿舍進行搜查,強迫僧人將一切與宗教有關的物品都扔進垃圾桶裡,並警告不得在家中持任何有關宗教的物品。部分僧人反對中共這一惡行,隨即遭當局拘捕並被毆打。

今年1月4日,國際山地綜合發展中心(ICIMOD)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共當局在過去十幾年來不僅沒有保護西藏環境,還在西藏實施快速工業專案、排放大量毒氣、開採礦物、以及砍伐森林等將西藏當作含毒氣的傾倒場,導致西藏的冰川快速融化。

今年2月,中共當局以防疫為由向西藏各大寺廟的管理委員會及地方中共政府下達命令,禁止在農曆新年期間舉辦法會和“酥油花供”等西藏傳統的宗教儀式。中共當局不僅禁止寺廟進行宗教活動,甚至禁止民眾前往寺廟進行祈禱和供養。

被中共當局強行拆毀的西藏巨型佛像之一 圖片翻拍自“西藏觀察” 






 旦巴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