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2-14

西藏縱覽:多名藏人因佛像被毀消息外流遭逮捕或勞教


西藏縱覽:多名藏人因佛像被毀消息外流遭逮捕或勞教

  

爐霍縣佛像(RFA) 


 據瞭解,中國警方近日以泄露國家機密爲由逮捕了三名西藏朝聖者,據稱,三人的手機裏有與四川一尊被毀佛像有關的內容。另有西藏僧人因散佈佛像被毀消息而被勞教。此外,據一位消息人士稱,曾在拘留期間遭到毆打的西藏前政治犯格西次旺朗傑,獲釋後,這位前喇嘛的健康狀況不佳,卻仍被當地警方監視,而中共當局於去年通過《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禁止民衆在網上舉辦有關宗教的活動。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配音。

據流亡藏人消息人士稱,中國四川省當局逮捕了三名藏傳佛教徒,當局聲稱他們在朝聖歸來時掌握了“政治敏感信息”。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1 月
10 日,阿桑、多德拉和諾措從四川色達縣龐大的喇榮噶藏傳佛教學院返回昌都地區達嘉布鎮的家中被警方審問,隨後被捕。

消息人士稱:“他們的手機在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被警方檢查,三人都因‘持有政治敏感信息和圖片’被捕。他們被移交給昌都警方,目前被關押在昌都警察局。”

另一位不願具名的流亡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們手機上的內容與近期在爐霍縣的甘丹然登南傑林寺(又名:壽靈寺)毀壞一尊三層彌勒佛像有關,消息人士說,“他們被捕時在爐霍縣接受了警方的審訊,警方檢查了他們手機上的所有羣聊應用程序,並指控他們保留最近在爐霍縣佛像被毀的視頻和圖片,並將這些圖片用作屏幕保護壁紙。”

在稍早時候自由亞洲電臺 證實 2,700 英尺外一尊 99 英尺高的佛像被毀後,確認拆除了被藏傳佛教徒認爲未來世界降生成佛的彌勒佛像。

流亡藏人消息人士稱,中國當局強迫當地寺院的僧侶和居住在附近城鎮的藏人目睹佛像和 45 個傳統轉經筒的拆除,拆除工作從 12 月 12 日開始,持續了 9 天。

一位流亡藏人援引在爐霍縣的接觸者的話,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這座三層高的佛像及其所在的結構與這座 99 英尺高的佛像,大約在同一時間被拆除,據稱,當局表示這座佛像太高了。

知情人士稱,爐霍縣縣長王東昇當時在場,目睹了警察對反對拆除的當地藏人的殘酷毆打。王東昇在早些時候監督了一場摧毀喇榮噶佛學院的運動,此舉導致了數千名僧尼被驅逐,房屋被毀。

此外,爐霍縣當地多名藏人被捕。據瞭解,中國當局嚴格封鎖進出藏區的信息流,通常需要數週時間才能通過流亡社區獲悉逮捕和其他事件。

第三位流亡消息人士最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共當局還於去年 9 月 18 日在爐霍縣拘留了一位名叫洛桑措末的尼姑和“其他幾名藏人”,原因是“與流亡藏人進行了交流”。

消息人士補充說:“他們在獄中遭到毆打和折磨,三個多月後獲釋。儘管他們獲釋,洛桑措末和其他從監獄獲釋的人仍被禁止離開他們的縣城,並繼續受到當局的審查。”

專家和觀察家指出,爐霍縣和其他宗教場所的佛像被毀,標誌着中國對傳統藏族宗教活動的控制日益增多,北京當局越來越多地試圖將藏傳佛教重新塑造爲中國信仰。

另據瞭解,中共當局一直密切關注爐霍縣的喇嘛和當地人。

一位西藏知情人士在二月四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11 名藏人因散佈中國西南部四川省一座 99 英尺高的佛像和數十個轉經筒被毀的消息而被中國當局毆打和逮捕。

出於安全原因而拒絕透露姓名的流亡藏人表示, 2021 年 12 月,甘孜藏族自治州的扎西多吉、次仁桑珠、尼瑪拉莫、佩樂嘎,和佩樂嘎的助手尼瑪,以及其他六名身份不明的藏人,在爐霍縣的佛像和 45 個傳統轉經筒被毀後遭到當局逮捕,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們仍被中國當局拘留,現在已被送往勞教所。”

自由亞洲電臺在 1 月初獨家報道中揭露,這 11 人因涉嫌向該地區以外的聯繫人發送有關佛像被毀的消息和照片而被捕。這位要求匿名的流亡藏人並說,“他們中的一些人還受到毆打和酷刑的傷害,而他們目前的狀況仍然未知,”他還表示,當局在寺院和縣城仍然施加限制,這位消息人士說:“早前在爐霍縣被中國當局拆除的轉經筒附近設立了一個警察局。寺院的幾位僧侶和其他一些人駐守在這個警察局,以密切關注當地藏人和爐霍縣寺廟僧侶的日常活動。很難解釋目前的局勢有多緊張”。

西藏消息人士在早些時候的一份報告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在官方抱怨佛像太高而被拆除後,四川省當局強迫西藏僧侶和居民觀看拆除佛像。

他們說,同時被當局摧毀的轉經筒是供西藏朝聖者與其他敬拜者使用的。

旨在促進人權的非營利組織“西藏觀察”的研究員白瑪嘉說,居住在爐霍縣的藏人告訴他的組織,他們經常受到中國當局的審訊,並面臨許多活動的限制。

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因此,很明顯,中國政府繼續壓制藏人”。

來自爐霍縣的一名流亡西藏僧人表示,由於此前在該縣舉行的抗議活動影響,中國當局正在採取嚴厲措施。

這位僧人表示,“中國政府官員對該地區格外謹慎,並試圖消除一切賦予藏語和佛教機構權力的東西”。

自由亞洲電臺最近從瞭解此事的西藏知情人士處獲悉,此前 2012 年在爐霍縣發生了反對中國統治的抗議活動,導致許多藏人被捕,其中 8 人仍在服刑。

這些人包括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索南倫珠;巴多,被判處 12 年徒刑; 更託,被判13年;更絨澤仁,被判11年;以及 扎西達吉Tashi Dhargay 和 那姆嘉樂頓珠Namgyal Dhoundup,他們各被判處 14 年徒刑。另外兩名身份不明的藏人正在服刑,刑期不詳。

此外,西藏消息人士稱,一名健康狀況不佳的西藏前政治犯獲釋後仍被警方監視。據瞭解,因參加西藏自由抗議而被判入獄六年的西藏喇嘛格西次旺朗傑在拘留期間遭受了毆打。儘管他在拘留期間因遭到毆打致殘,在獲釋多年後仍受到警方的監視。

一名流亡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格西次旺朗傑曾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的僧人,於
2018 年 1 月 24 日因健康狀況不佳被釋放,目前情況危急。

這位爲保護消息來源而不願透露姓名的自由亞洲電臺消息人士,引用了爐霍縣 地區的聯繫人的話說, “由於在獄中遭到毆打,他身體虛弱,現在雙腿癱瘓,情況危急”。

2012 年 1 月 23 日,格西次旺朗傑仍受到中國警方的密切監視,此前他在 爐霍縣參加了一場反對中國統治的和平抗議活動,當警察向人羣開槍時,這場抗議變得致命。消息人士稱,格西次旺朗傑後來在幾個條件下被釋放出獄,他說,“他不被允許返回爐霍縣寺廟,不能參加任何集會或擁有手機,不能與任何人描述他在監獄中的經歷,並且必須獲得警方的許可才能前往醫院或就醫。”

在 爐霍縣的抗議活動中與格西次旺朗傑一起被捕的是寺院的會計扎勒哈和宗教導師堪布登噶。消息人士稱,這兩人現在的健康狀況也不佳。

消息人士指出,“扎勒哈已經失去了視力,而堪布登噶由於頭部受重傷,他無法聽到聲音並且難以入睡。不過儘管他們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中國政府仍一直在監視他們和他們的日常活動,他們的傷勢無法得到適當的治療,因爲他們負擔不起”。

總部位於倫敦的西藏觀察的研究員旺登嘉布批評了警方對這三名前囚犯的過度關注,他說,“即使這些藏族政治犯已經服完刑,因爲健康狀況不佳而被釋放,中國當局仍在密切關注他們,因爲當局想確保他們不再從事此類活動,也因爲當局想最終消滅他們”。

除此以外,中共有關部門在去年12月3日公佈了《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宣稱將以“保障國家意識形態安全統一,實踐實惠主義核心價值觀統一,遏制極端,打擊犯罪的原則”等爲由,打擊那些被中共定性爲 “有害 ”的在線宗教團體,同時竭力實現其“全國宗教工作會”強調的“宗教中國化”計劃。

人權組織西藏觀察對此表示:“儘管中國的《憲法》保證了對民族宗教的一定自由,但這些缺乏實踐性。而中共公佈的這一《管理辦法》是爲了加劇對藏傳佛教的限制,不得在互聯網上組織開展宗教活動, 以達到宗教中國化的目的。

生活在西藏和中國西部藏區的藏人經常抱怨歧視和侵犯人權行爲,並表示他們擔心北京正在推行旨在根除他們的民族和文化身份的所有更激進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