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2-07

因開展西藏運動先後十六次進出拘留所——流亡藏人作家丹增尊珠專訪(逐字稿)


因開展西藏運動先後十六次進出拘留所——流亡藏人作家丹增尊珠專訪(逐字稿)

  

西藏之聲圖片


【西藏之聲2022年2月5日報導】西藏之聲近日特別邀請到以西藏獨立為主要目標的著名流亡藏人活動人士丹增尊珠,請他同我們分享他長年在印度各地展開西藏運動的感受與經驗。以下為訪談逐字稿。

西藏之聲:丹增尊珠啦扎西德勒,因這是您首次來到西藏之聲華語節目,請您向我們的聽眾和觀眾們介紹一下自己。

丹增尊珠:扎西德勒,我叫丹增尊珠,居住於達蘭薩拉,以寫作和賣書維生,平時為推動西藏獨立而舉辦著各種活動,自願為西藏獨立而展開活動已有25年。

西藏之聲:在流亡藏人的社會中有很多藏人在為西藏運動而進行著各種形式的活動,但是您獨自展開了很多活動,比如說近期剛結束的“向喜馬拉雅山脈民眾推介西藏議題徒步遊行活動”。能否首先向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活動?

丹增尊珠:是的,近期剛結束在喜馬拉雅山脈的遊行活動,用了四個多月的時間,從印度拉達克到阿魯納恰爾等喜馬拉雅區域,進行了推介西藏議題徒步遊行活動,主要目的是因為中共侵占西藏後,中共以軍事行動在西藏邊境向印度進行威脅,或者闖入印度境內等情況後,印度喜馬拉雅山脈的民眾逐漸地對中國產生警惕或者提防的態度,這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了。

特別是在2020年6月15日,中國軍隊在拉達克加勒萬河谷與印度發生衝突,導致20多名印軍犧牲,100多人重傷。通過此事件印度全國認清了中國才是他們的敵人,甚至意識到了宿敵巴基斯坦背後也是中共在操縱,我認為這是向喜馬拉雅山脈的民眾推介西藏議題的最佳時機。因此我向整個喜馬拉雅山脈展開了推介西藏議題徒步遊行活動,主要是向他們推介西藏議題,其次,以前西藏和喜馬拉雅山脈之間擁有經商、宗教與傳統文化、邊境共享、以及相同民族等密切關係,向他們說明這些情況。並放映一部有記錄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過程的影片。在喜馬拉雅山脈或在西藏境內,甚至在全世界都非常尊敬達賴喇嘛尊者。因此,通過達賴喇嘛尊者的記錄片不僅可以吸引到大量民眾,同時也能讓民眾清楚地了解西藏議題。所以我每到一處都放映這部影片,徒步遊行四個月後,正式在達蘭薩拉結束活動。

西藏之聲:在您長年展開的活動中,特別引人注目的一場活動,或者是讓藏人社區第一次聽到您的名字,是在中共一位總理訪問印度時,您曾持西藏國旗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抗議,當時很多媒體都進行了報導,還有您曾在試圖遊行返回西藏時,被中共拘捕,您能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些經歷嗎?

丹增尊珠:最初想要返回西藏是因為我出生於流亡藏人的家庭,從小就有長大後要為恢復西藏獨立而奮鬥的想法,聽說過在西藏境內有一些秘密的組織。當時我在想這些組織中會有什麼樣的成員?他們在做什麼等,但是因為這些都是秘密,我們沒辦法了解。因此從小就有去西藏境內參加活動的目的。

同時,我也讀過很多印度獨立運動的歷史,像印度獨立運動人士巴格特·辛格(Bhagat Singh)、蘇巴斯·錢德拉·鮑斯(Subhas Chandra Bose)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以及詹西王后拉克什米·芭伊(Rani Lakshmibai)等人物的歷史,他們是印度獨立運動中的主要人物,了解到很多他們的歷史後,我想要為恢復自己國家獨立而奮鬥的想法更加強烈了,這也我幼小時就有的想法。因此,我在完成學業後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是去西藏境內展開活動。

我知道如果在西藏境內展開活動,要么我會被抓、也有可能在監獄度過一生, 總之沒有想過我會活著。但是我仍然從印度拉達克秘密進入了西藏境內,從拉達克邊境花了5天的時間進入西藏,但是因為當年自己年紀也很小,也沒什麼切實可行的計劃,跟西藏境內也基本上沒有任何联系,因此被中共當局拘捕,並被遮住雙眼毆打,還被關進了監獄,遭受了很多困難,覺得應該無法在西藏境內展開活動,但是當時我突然意識到不管中共對我要殺要剮,爭取活著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後來,因為印度和中國之間有條協議,這條協議是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因為沒有證件而在西藏或印度被捕,可以審訊三個月,三個月後如果沒有獲得被捕者俱有危害性的確切證據,就要送回邊境,因為這個我被趕出了西藏,返回到拉達克。

在那之後我在印度孟買尋找了一些學習機會,因為我無法再返回西藏,我決定以流亡者的身份在印度為西藏獨立運動而展開活動,把西藏獨立運動推介給國際社會,推動流亡藏人們團結一致為西藏獨立而奮鬥,以及在印度爭取各方對西藏議題的關注,我以這些為目的長期在印度活動。這一切不是我一個人的成就,我總是跟很多朋友一起展開各種各樣的活動,有時候與一些組織合作展開活動,有時候我自己不用出面,而是在背後指導。這種由其他人出面展開活動,表明政治立場的方式也極其重要,所以我非常注意舉辦活動的方法。

2005年,中共當時的總理溫家寶訪問印度班加羅爾時,我與印度援藏團體“Frieds of Tibet”合作舉辦了抗議活動,但是正式出面展開抗議的是我自己,因為是我們藏人的國家被中共侵占了,有什麼危險也是要自己負責。在活動的前一天晚上我就爬上一層高樓,並在那層高樓上過夜,活動當天的中午就開始懸掛印有“西藏獨立”的橫幅,並舉著西藏國旗展開抗議活動,這些都是由我出面來做的,但是當時我們也有安排很多青年及大學生在街上游行,也有安排部分人員聯繫新聞媒體。總之,不管我在哪兒展開活動,都與很多人合作展開活動,並分配工作,展開各種方式的活動,有時候我自己需要出面、有時有全體出面、也會遇到全體人員入獄的狀況。

我曾多次被捕,算上在西藏被中共拘捕的那次,先後總共入獄16次。雖然人們認為坐牢是一件羞恥的事,但我們是為西藏重獲獨立而入獄、為自己的國家而入獄,因此,我感到驕傲。這對我個人的成長和思想上也有很大的幫助。通過這種經驗,想法會變得更加寬闊,也能幫助我坦然面對種種挫折。

西藏之聲:在您自己參與或者舉辦過的各種有關西藏的宣傳或者抗議活動中,有沒有哪一種活動讓您覺得影響力或者效果最佳?或者有沒有您自己最中意的活動方式?


 圖片翻拍自丹增尊珠臉書 


 丹增尊珠:我認為在展開活動時,各個團體和民眾,以及學生有計劃性和針對性地,特別是各大團體為同一個目的團結一致地展開活動是最有效的。

比如,在2008年,五個非政府組織共同展開了一場徒步遊行至西藏的活動,那場活動取名為“人民起義”。舉行那場活動的組織分別為:“西藏青年會”、“西藏婦女會”、“自由西藏學生運動”、“西藏全國民主黨”和西藏前政治犯組織“九十三運動”。在這場活動中,我參與了活動最初的規劃,也正式參與了遊行,在活動結束時我也在。所以,我認為規劃活動方案、付出時間、解決資金問題和召集人員,以及各團體為同一個目的團結一致地展開活動是非常有效的,特別是在特定時間展開這樣的活動是至關重要的。以前有過這樣的活動,我相信將來也一定會有這樣的活動。

但也不是說非得等著一個機會或特定的時間,只要有時間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展開很多活動。我個人的話,必須要活動起來,要是沒事做我根本呆不住,有能力時展開活動,有時也以寫作的方式,幫助印度的一些大學培訓學生的寫作,以及詩歌朗誦等方式介紹“西藏議題”,通過寫作的方式可以詳細介紹西藏議題。目前大概有26個印度大學已經把我的作文放在了他們的教課書中,有數十萬的學生在學習。所以,這也是個不同方式的活動,通過教育與作文推介西藏議題。總之我沒辦法待著不動,只有忙碌於西藏事業才能安心,這也是我的理想。

西藏之聲:除了向印度以及西方介紹西藏議題之外,藏人社會也在一直同中國還有台灣等使用華語的國家就西藏議題進行溝通。藏人試圖獲得中國民眾對藏人的理解,同時試圖獲得台灣民眾的支持。您對藏人面向中國和台灣民眾進行的西藏議題推介運動有什麼特別的看法?

丹增尊珠:會華語的西藏青年不管居住在西藏境內還是在流亡藏人社區,以及在台灣或在香港,華語是非常關鍵的一個領域,雖然我不會華語,但是我們要明白華語的關鍵所在。

如今被習近平帶領的中共專制政府,通過語言劃分了兩個世界,中國之內的世界與中國之外的世界,在中國之內的世界中只講華語,特別是用科技封閉了所有信息,外界的信息傳不進來,內部的信息也傳不出去,在中國之內不管發生什麼都會被當局隱蔽起來。雖然會有一點中國內部的事情傳出來,但是因為外界的人不會華語,無法詳細了解到中國內發生的事。所以,會華語的人向中國和西藏的民眾推介民主、自由、話語自由、宗教自由等的思想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中國沒有沒有自由和民主,要讓中國民眾明白他們的人生是多麼悲觀。

中共政府的主要目的是,欺騙民眾“民主”和“自由”只是用來競爭,或者逞口舌之快的,真正重要的是金錢和食物,當局將中國的民眾像動物一樣培養,不允許民眾嚮往自由,這跟養豬沒什麼區別。這也是中共能夠長期統治民眾的原因。要打破這個局面,就要讓大家意識到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不是外在物質,而是民主與自由。香港的局勢已經證明了這點,香港的經濟和生活都屬於高端社會,但是上千萬的香港民眾在為民主和自由而抗議中共。所以以香港為例子,向中國民眾推介民主與自由的價值觀是至關重要的。而這就需要透過華語來推介。

西藏之聲:這些年您主要在印度各地開展活動,您認為印度在解決西藏議題方面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丹增尊珠:印度扮演著非常重要的一個角色,首先印度和中國是亞洲的兩大強國,也是人口最多的兩個國家。其次,目前印度面臨著非常危險的狀況。在“印藏邊境”從印度拉達克至阿魯納恰爾邦,長達四千多公里內邊境地帶被中共佈滿了軍隊,甚至部署了火箭發射器。所以,印度處於非常危險一個情況。以前印度與中共稱兄道弟,但是現在印度開始明白西藏獨立對他們自己也有極大的利益。1962年中共攻占印度阿魯納恰爾邦,幾乎整個阿魯納恰爾邦被中共佔領,但後來中共軍隊撤回去了,否則阿魯納恰爾已經落入中共手中。這使印度但驚受怕。

以目前的局勢,首先印度自己有危險,其次中共與很多西方國家在貿易和政治,以及人權等方面都出現了矛盾。所以,很多國家在排斥和抗議中共的行為,在政治方面也有很多國家在聯合抵抗中共。這是一個機會。如果印度在這個時候支持“西藏議題”,並與國際社會聯手抵抗中共的話,一定能夠戰勝中共。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西藏之聲:今天的訪問就此結束,感謝尊珠接受本台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