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1-28

"抵制冬奧,不做幫兇":海外人士在中國駐美使館前抗議


  

“抵制冬奧、釋放飛雄”。多位民主運動人士1月27日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前抗議。( 記者鄭崇生攝) 


 北京即將慶祝冬奧開幕前夕,中共迫害人權的情況也受到越來越多外國團體的關注。有約三十名中國民主人士1月27日來到中國駐美大使館前抗議,他們要求中共當局立刻釋放維權人士郭飛雄,呼籲國際社會抵制北京冬奧,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共和黨籍聯邦衆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也到場聲援。

郭飛雄被廣州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

國際抵制北京冬奧行動升溫

北京冬奧 外交抵制和現身相挺的都有誰?

基督教團體“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


1月27日到中國駐美大使館前主辦抵制種族滅絕奧運會的抗議活動,並呼籲中共釋放郭飛雄、讓張青安息。(記者鄭崇生攝)


 “悼念張青,自由飛雄。”把張青與郭飛雄夫婦的照片,擺在中國大使館前,維權律師陳光誠帶領大家呼口號,要讓使館裏的人聽到。

“邪惡中共,停止迫害。”但不知哪傳來的音樂聲一直沒停,不清楚是否是中國大使館試圖干擾壓制館外的抗議,但這麼做,不代表國際社會聽不見。

“抵制奧運,不做幫兇。”這也是主辦方對華援助協會的活動訴求之一。

史密斯籲習近平悔改

在攝氏零度的低溫中,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共和黨籍聯邦衆議員史密斯也到場聲援,他站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前說,在使館的圍牆後面,是地球上最專制政權之一、也就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代表們”,而我要和你們一起在這裏高聲抗議和祈禱,“很諷刺的是,我們纔是代表人民的這一邊,爲中國那些無法發聲的人民說話。”

他還帶領大家爲習近平祈禱。史密斯說,“我們祈禱作惡者悔改。我們也爲習近平祈禱,如果他不放棄邪惡,總有一天,他需要爲他結束的每一個生命以及他所施加的每一次酷刑負起責任。”

史密斯也把矛頭指向了許多美國企業以及國際團體組織。他說,下個星期,世人將看到的是一場“玷污奧運精神”的冬奧會,那是“習近平的種族滅絕運動會”,然而,包括了美國國家廣播公司轉播比賽、可口可樂仍是北京冬奧會的贊助商,國際奧委會也忽視中國強迫勞動的問題,“我們必須要一一點名,點出那些從種族滅絕獲益的人們。”

北京冬奧:納粹柏林奧運的翻版

在1月27日“緬懷大屠殺受難者紀念日”的今天,對猶太人來說,看到2022年的北京冬奧將上演,很難不聯想到這是1936年的柏林夏季奧運會的翻版。

華盛頓歷史最悠久的猶太人團體之一、阿達斯以色列教衆會(Adas Israel
Congregation)負責維吾爾人事物的代表古柏曼(Karen Guberman)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時就說:“在我看來,國際奧委會根本沒有從我們猶太人的歷史經驗裏學到任何教訓,像是可口可樂公司,他們1936年時、也是柏林奧運會的贊助商,對身爲猶太人的我來說,站出來說話,而不是轉頭、忽視它,這是非常有必要的。”

儘管她並不完全清楚張青的悲劇,但古柏曼告訴記者,在寒風中仍要來送暖,和海外的中國民主人士站在一起,因爲人類不該讓悲劇重演。

當年的柏林奧運會爲希特勒的納粹獨裁壯膽洗白,導致猶太人遭大屠殺,將近一個世紀過去,古柏曼就說,如果還不阻止中國現代版的種族滅絕,維吾爾人之後,還會有下一個羣體遭迫害。


 華盛頓歷史最悠久的猶太人團體之一、阿達斯以色列教衆會(Adas Israel Congregation)負責維吾爾人事物的代表古柏曼批評國際奧委會,沒有從1936年柏林奧運會後發生大屠殺學到教訓。(記者鄭崇生攝)


 維吾爾美國人協會(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主席庫扎提阿勒泰(Kuzzat Altay)就說,2008年,當時世界以爲可以藉由奧運會施壓中共改善人權,但結果“不只維吾爾人,在中國國內,包括了漢人、西藏人,也都遭受着中共的人權迫害,就像張青,她到去世前都見不到郭飛雄,我們必須團結所有人對抗中共。”

染血的北京冬奧

本名楊茂東的郭飛雄在妻子張青不幸病逝後、被扣上罪名關押,他無法來美奔喪。

1月12日,廣州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郭飛雄,並將他羈押於廣州市第一看守所。 


 從生離到死別,張青和郭飛雄都沒能見上一面。

維權律師陳光誠(右)1月27日表示,中共讓維權人士郭飛雄和妻子張青生離死別,毫無人性。(記者鄭崇生攝)


 陳光誠就說,“中共早已成爲人類的公敵,爲了維護專制政權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程度,有句話說‘莫斯科不相信眼淚’,現在,則有句話說中共嗜血如命,視人命如草芥。”

如果沒有意外,預計中共將會在2月4日讓北京冬奧如期開幕,但歡慶背後,爲了不讓世界忘記許多中國人民仍活在猶如大監獄裏的監控與壓迫,還有一羣海外民主運動人士堅持着,而他們並不孤單。(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