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1-25

專訪學者鄭國恩(1):談習近平在新疆的'親自部署、親自指揮'


專訪學者鄭國恩(1):談習近平在新疆的'親自部署、親自指揮'

  

資料照:研究中國新疆問題的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Zenz)


華盛頓— 1月20日,法國議會下院通過決議指控中國當局在新疆針對維吾爾族人犯有“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並呼籲法國政府“在國際社會和外交政策中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必要措施保護該少數民族”。英國議會下院以及荷蘭、加拿大議會去年也通過類似的指控中國當局踐踏維吾爾族基本人權的決議。國際社會對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問題的關註一方面是基於受害者的證言,另一方面則是基於對洩露到外界的中國政府的內部文件的研究。德國的研究者鄭國恩(Adrian Zenz)是這方面的著名研究者。

外界對中國的批評及中國的應對

隨著國際社會對中國當局在新疆針對維吾爾族人實行的種種違反國際公認的基本人權準則的做法的了解的增多,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批評也越來越多。與此同時,來自外界的這種批評又引發中國當局做出更多的違反國際公認的基本人權準則的舉動,從而進一步向全世界展示了批評者對它的批評並非空穴來風。

據路透社1月19日報導,在一次視頻新聞發布會上在被問到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在運動會期間就人權問題發表言論的問題時,北京2022年冬奧會對外聯絡部副部長楊舒說,“我相信符合奧林匹克精神的言論會受到保護,而任何違反奧林匹克精神、尤其是違反中國法律法規的言行也會受到一定的懲罰”。

一些批評者認為,中國有關表達自由的法律法規極其模糊,可以被中國當局任意解釋,因此,人們發表任何不受中國當局喜歡的言論都可以受到懲罰;如今中國當局正在將其任意限制中國人表達自由的做法推廣到國際社會;而楊舒的話顯然是中國當局威脅參加北京冬奧會的外國運動員不要批評中國當局,尤其是不要批評中國當局在少數民族問題上的人權記錄。

批評者說,自從中國共產黨中央總書記習近平2013年全面接掌中國黨政軍最高權力以來,中國當局開始對新疆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進行全面的壓制和鎮壓,其中包括限制少數民族的文化、宗教、語言、生育,對維吾爾族實行涉及人數數以百萬計的大規模監禁。

在疫情與新疆等重大問題上與世人玩捉迷藏

中國問題觀察家說,在強調“定於一尊、一錘定音”、各級政府以及各行各業一切必須聽命於習近平的當今中國,中國中央政府以及新疆地方政府採取這些限制和鎮壓措施是按照習近平的指令辦事;但中國當局經常跟中國公眾和國際社會玩捉迷藏的遊戲,隱藏習近平對諸多重大問題的具體指令。

例如,在後來造成全球性的至今不見盡頭的大災難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中國武漢出現的初期,習近平就聲言他對中國的防疫抗疫行動“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並且早在2020年1月7日就做出了明確的指示,但直到今天全中國和全世界仍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麼具體指示,以及中國當局一開始堅決隱瞞疫情、在全國范圍公開懲戒只是跟同行醫生朋友私下談論疫情的武漢醫生李文亮是否屬於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觀察家們還說,在對新疆維吾爾族實行鎮壓的問題上,習近平和他控制的中國官方媒體以及各級政府部門也是長期跟中國公眾和國際社會玩這種捉迷藏的遊戲,拒絕公佈習近平對新疆問題的具體指示。然而,隨著近年來包含習近平有關新疆問題的講話的中共內部文件洩漏到外界,人們對習近平對新疆問題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也有了更清楚具體的認識和理解。

設在英國的調查中國當局在新疆侵犯維吾爾族人權以及這種侵犯是否構成種族滅絕問題的人民法庭維吾爾法庭( The Uyghur Tribunal)去年11月將早些時候從中國洩露出來的將近400頁的內部文件(簡稱“新疆文件, The Xinjiang Papers”)的複製件在網上公佈。

受維吾爾法庭的委託,德國學者鄭國恩對這些文件進行了查證研究,判定這些文件跟《紐約時報》2019年11月所報導的中國外洩文件是同一批文件。

鄭國恩在其2021年12月13日更新的研究報告中指出,《紐約時報》先前只是發表了那些內部文件的一小部分,維吾爾法庭公佈那些文件的複製件則是第一次將那些文件全部投放到人人可見和可用的公共領域,從而使世人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習近平本人跟新疆推行的嚴酷鎮壓政策的直接聯繫。

例如,《紐約時報》2019年11月的報導在描述新疆當局推行的濫抓濫捕大規模監禁時說,先前的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把習近平的講話分發給官員們,敦促他們“應收盡收”。鄭國恩指出,《紐約時報》沒有提到習近平本人2014年就在其講話中發出了非常相似的指令,即“該抓的抓,該判的判”。

習近平關於新疆問題的具體指令

維吾爾法庭公佈的那些中共內部文件即“新疆文件”,包含習近平的四篇講話全文。習近平在那些講話中就新疆問題做出了外界先前所不知道的許多具體的指示。

“新疆文件”的主要研究者鄭國恩日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就“新疆文件”與中國當局的新疆政策和習近平的關係及責任問題發表的他的見解。鄭國恩所表達的是他的個人看法,不代表美國之音。

全文公佈習近平涉疆問題的講話意義何在

金哲問:對中國公眾和全世界來說,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關於新疆問題的講話被洩漏出來的意義是什麼? 


 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機密文件複製件(圖片來源:維吾爾法庭)


 鄭國恩答:這些內部講話的意義在於它們顯示了習近平本人是如何強調要嚴厲鎮壓所謂的極端主義。而習近平自己也說這種極端主義涉及日常生活中的宗教,如涉及婚喪和日常祈禱等社會儀式的宗教。習近平已經把這些活動視為宗教對世俗生活的干預。

從他所講的很多其他話來看,我們看到他用了一些措辭很強硬的表達方式要求新疆政府毫不留情地鎮壓任何的反抗以進行所謂的維穩,打擊在新疆出現的對中共的任何反對力量。

他談到需要嚴密控制社會,新疆後來製定的很多政策都可以追根溯源,追到習近平所說的話。例如“該抓的抓,該判的判,決不能有法外之人”。儘管他所指的這些判刑和監禁理應是非法的,但這一切後來就變成了大規模的監禁行動。

如何解釋或理解習近平講話緣何要絕密

問:習近平2014年到新疆視察時發表了三篇講話,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辦公廳2016年在轉發這些講話時規定:“此文件系省軍絕密級文件,可傳達至縣處級以上乾部,請指定專人嚴格保管,不准複製彙編,不准轉發、摘發、抄錄文件內容,不准個人私自留存,不准擅自擴大閱讀、傳達範圍,不准擅自銷毀。”我們應當如何恰當地理解或解釋這種絕密?

答:這些話是指當局分發的這些絕密講話都是習近平(2014年)訪問新疆時所做的三次講話。這些要求保密的指令跟那些處理高度機密的政府材料是一致的。這種要求嚴格保密的指令意味著新疆政府是在冒險將這些講話分發到縣一級。

在一般情況下,這樣的講話只是分發到高一級的政府機關,如自治區級或省級。新疆政府甘冒風險採取這個行動只是因為他們需要用習近平所說的話,用習近平所用來為嚴厲鎮壓做辯護的措辭來統一干部官員的思想。

這些官員受到脅迫要毫無保留地全面執行那些鎮壓措施,但他們這是冒了風險。習近平的講話確實是被洩露給外界了。那些保密的規定本來就是要預防這種事情發生的。

我們在別的新疆政府內部材料中也發現類似的保密規定。比如陳全國一次講話被標記為內部資料,不得網絡分發。不能通過QQ、微信或其它社交媒體,因為它是內部資料。

涉及習近平講話的高度保密規定,意味著習近平的講話不是給公眾看的,而是為了在內部使黨的戰略整齊一致。這種戰略給公眾看到的一面只是說,這是黨中央和習總書記關於治理新疆的偉大戰略部署;這些政策非常好,我們必須執行。新疆後來發生的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以習近平和中央政府的名義做的。

新疆發生的可怕的事責任究竟在誰

問:頗有一些中國人和外國人說,習近平不應當為新疆發生的那些可怕的事情負責,應當負責的是地方官員,是他們錯誤地執行了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你認為這種說法有多麼成立或多麼不成立?

答:首先,習近平發表講話之後,新疆實行的那些政策都是以習近平的名義進行的。當然,現在很清楚的是,假如沒有習近平的知情或某種方式的批准,新疆政府就不可能以習近平的名義執行這些壓迫性的嚴厲政策。 


 在中國西部新疆地區阿圖什崑山工業園區,周圍可以看到一座警衛塔和帶刺鐵絲網的一處設施。這是新疆地區越來越多的拘留營之一。 


 我實際上還認為,在新疆使再教育營合法化或實際合法化的有關剷除極端主義的規定是通過跟中央政府密切協商制定的。我的研究論文去年9月做出了這樣的報告。後來這些報告也提交給了維吾爾法庭的第二次聽證會。

現在這新疆文件提供了迄今為止的最好的論據,這就是習近平發表了多次講話,那些講話跟後來新疆地區實行的種種措施高度吻合。有了這樣的新的證據,(人們現在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說新疆發生的壞事應當由新疆地方官員負責這種說法是成問題的。因為現在很清楚,這些如此重要的措施肯定是得到了北京的同意或至少事後的同意。

在這方面(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中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講話也非常有趣,他在2014年5月底發表了講話。你假如是讀俞正聲的講話,你會非常明顯地看到,他是如何談論需要詳細執行習近平所說的一切以及中央政府所下達的有關新疆的命令。俞正聲在他的通篇講話中所用的措辭非常引人注目,他的講話不像習近平的講話那麼長,他所強調的政策落實和根據中央政府指令而要完成的經濟發展目標都是跟習近平的講話密切相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