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2-01-03

美國為什麼在藏人和維吾爾人問題上對中國加大施壓?


美國為什麼在藏人和維吾爾人問題上對中國加大施壓?

  

資料圖:活動人士在美國國務院前舉行抗議,敦促美國和國際社會針對中國政府對待新疆維吾爾人的做法採取行動(2021年5月5日)


 舊金山— 人權活動人士對美國增加對中國在西藏和新疆地區所作所為的關注表示歡迎。人權組織的遊說也許是華盛頓對北京加大施壓的原因之一。

這些活動人士說,相關法律的通過,對北京冬奧會的外交抵制,以及任命新的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這些在2021年底發生,顯示出美國不斷致力於關注中國那些動盪地區事務的決心。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維吾爾穆斯林人口和中國喜馬拉雅山地區的藏人少數族裔,一直在信仰自由和展現民族本土文化自由這些問題上與共產黨政府發生爭論衝突。

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熱西提(Dilxat Raxit)說:“特別關注東突厥斯坦(新疆)的人道主義危機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和價值觀,也與美國呼籲對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採取行動的傳統相符,比如維吾爾人遭受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

他說:“和其他自由民主國家一樣,美國誓言'永遠不再發生',不再讓弱勢的宗教和少數族裔群體遭受大屠殺那樣的暴行。現在是維吾爾人。“

美國也正陷入與中國近四年的貿易爭端當中,雙方還在中國在亞洲海域的領土擴張以及限制與中國分享先進技術等問題上爭議不斷。

許多外國政府與人權活動人士說,中國將100多萬維吾爾人關進了拘留營。北京稱這些設施為“教培中心“,目的是為了防止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襲擊。

在中國1951年佔取的在宗教和民族上都不同於漢人的西藏,北京正在加大對佛教寺廟的控制,並且增加中文而非藏語教育。批評這些政策的人士通常都遭到拘押,並被判處長期監禁。

過去五年來,華盛頓指責北京限製香港的民主活動,並且譴責中國人民解放軍派遣軍機侵擾台灣空域。

加大施壓

拜登12月初宣布對北京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進行外交抵制時提到了中國對待維吾爾人的行為。

12月23日,拜登總統簽署了兩黨支持的《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案》,使之成為法律。該法旨在“確保新疆用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不會進入美國市場。

在西藏方面,美國國務卿布林肯12月20日宣布任命負責人權的副國務卿、印第安人烏茲拉·澤雅(Uzra Zeya)為美國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

為了突出人權,國務院在官網上說,這位美國特別協調員將領導“推動藏人人權”以及“幫助保護他們獨特的宗教、語言和文化身份”的努力。

12月早些時候,議員們敦促拜登與藏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會面,以確保將藏人權利作為拜登政府的優先事項。

拜登面臨壓力?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副教授黃奎博說,拜登關注西藏和新疆符合美國外交政策傳統,但也可能受到美國人權組織“內部遊說”的推動。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東亞研究所共同主任孫韻說,勞動中心是2016年起擔任新疆黨委書記的陳全國“相對新的創造”。陳還宣布實施限制維吾爾宗教自由的政策。

中國本星期撤換了陳全國。孫韻認為,這是中國想要走出陳的勞教營政策的一個跡象,因為那個政策對北京的國際聲譽弊大於利。

自由西藏學生運動活動倡議負責人白瑪卓瑪(Pema Doma)說,拜登政府增加對西藏和新疆的關注,得益於那些密切關注中國的活動組織的溝通。

她對美國之音說:“這真的得益於人權捍衛者的勇敢,他們經歷了那麼多得以倖存下來,但是仍然非常勇敢地不斷站出來批評中國政府。“

白瑪卓瑪說,自由西藏學生運動希望拜登能夠反對中國將藏人和維吾爾人強制同化進中國文化的做法。她說,西方國家可以從自己的種族歷史中學習,阻止中國“洗腦”藏人和維吾爾人。

她說:“拜登政府有責任與以往行政當局採取不同的做法。需要打破常規,因為中國不會什麼都不做。”

中國反應

中國官員和過去一樣將美國的行動視為乾涉,並且反對美國的做法。黃奎博說:“我認為,中國最近的口吻相當堅定,說'不要干涉我們的內政'。

中國官媒新華社在一篇英文文章中指責美國有關製裁新疆的法案“充滿惡毒謊言”,“只不過又試圖通過'長臂管轄'干涉中國內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