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11-16

流亡西藏新政府與藏中臺關係


流亡西藏新政府與藏中臺關係

  

文:台灣獨家傳媒智庫執行召集人 曾建元 副教授|圖:曾建元博士提供


 2021年初的1月和4月,透過流亡在世界各地的海外西藏人民進行兩輪投票後,五十三歲的西藏人民議會議長邊巴次仁以五千多票之差,擊敗對手吾嘎倉·格桑多傑,成為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第五任民選司政,也是2011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移交所有政治權力以來的第三任司政。藏人行政中央選舉事務署於5月14日宣佈司政和45名議員選舉結果後,我國外交部長吳釗燮即第一時間致電祝賀,這是史上第一次中華民國對西藏新任司政表達祝賀。

此次選舉史無前例,有近八成的投票率,顯示出全球流亡藏人對此次選舉的重視與流亡西藏民主制度的成熟發展。流亡西藏的選舉不存在政黨政治,因此每個人都可有獨特的政治主張。在上一屆的司政選舉中,較本土派的邊巴次仁敗給了較美國化的洛桑森格,但洛桑森格在十年任內都沒有推動一次藏中和談,未能解決藏中問題成為遺憾。這次選舉的結果或許是多數的流亡藏人對邊巴次仁的期待,藏中和談問題同時也是邊巴次仁上任後將面臨的挑戰。

藏中和談自2002年至2010年以後便沒有了進展,西藏流亡政府毫不含糊地把政治立場完整表達出來,即延續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政策,不尋求獨立,只要西藏實現名副其實的民族區域自治,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架構下提出「關於全體西藏民族得到名副其實自治建議」備忘錄,而為免除中方疑慮亦再次修改了「備忘錄」內容,但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雙方就此打住。「真理越辯越明,道理越講越清」,在九輪的談判過程中,越來越清楚雙方立場,在此一情況下,中方卻選擇對藏中和談不回應,針對此行為可有多種解讀,但保留點說就是「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 


 邊巴次仁競選海報 


 邊巴次仁當選司政後,即宣示防疫和恢復藏中和談是他的首要任務,在恢復藏中和談方面的具體作法,則是裁撤由流亡各國藏人組成的藏中和談籌備小組,新設藏中和談策略規劃小組,成員就近在達蘭薩拉(Dharmsāla)當地選任,包括安全部秘書長噶瑪仁青、外交與新聞部秘書長噶瑪曲英、西藏政策與研究中心主任跋熱·達瓦才仁,以及內閣政務秘書長扎西嘉措,其中噶瑪曲英與達瓦才仁為前和談小組成員,其中安全部噶瑪仁青、外交與新聞部噶瑪曲英分別負責收集國內外相關資訊,由西藏政策與研究中心達瓦才仁整理與分析,由扎西嘉措即時向內閣嘎廈進行彙報,而有助於司政隨時掌握最新發展狀況而可採取有利的措施。此外邊巴次仁也公開強調,會繼續與美國和印度的合作。誠然,以西藏現有的條件與資源來說,在藏中關係中能夠主動的空間並不多,但對於國際上第三方如美國和印度的立場,依然不能放棄扮演促談者或施壓者的角色,不管是道德層面的訴求產生的國際輿論與氛圍,或是在軍事、經濟等實力上發揮作用,都有助於維護世界正常秩序。自由的臺灣其實可以在華人世界中作為資訊的平臺,使流亡西藏的聲音能更多為中國大陸所認識和理解,不致於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阻絕和扭曲。

邊巴次仁上任後,即派任駐澳洲代表兼達賴喇嘛駐澳洲代表處對華事務聯絡官格桑堅參擔任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即藏人行政中央駐臺灣代表,原任代表達瓦才仁則返回印度升任政府智庫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臺灣是藏人行政中央第三大的外援國,但不同於美國和印度,臺灣的經費全部來自民間,都是臺灣的藏傳佛教信眾通過對於臺灣或印度藏傳佛教寺院的捐助分撥而來。臺灣和西藏過去官方交往的障礙,是蒙藏委員會,因為西藏認為蒙藏委員會的設置象徵中華民國擁有西藏主權,2017年9月蒙藏委員會裁撤,業務分交文化部、外交部和大陸委員會港澳蒙藏處,因此臺藏官方關係應有提升的空間。事實上,臺藏民間關係極為密切熱絡,臺藏政府相關部門實質關係相當親善友好,只是官方形式有待突破。舉例而言,西藏在臺灣法律中的地位仍屬於中國大陸地區,受「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規範,為臺灣地區無戶籍國民,而流亡藏人如果沒有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印度或任何國家護照,就會被認定為無國籍,而因臺灣入出境管理相關法律並不承認難民身分,因此流亡藏人來臺,無論是以無戶籍國民或無國籍人士,都十分不便,過去經常發生的問題就是被迫持假護照入境,假護照也出不去,然後就成了黑戶。現在內政部移民署因實務經驗的累積,只要無國籍個案有專業參訪名義經過申請皆可獲得入境許可,特別是經過臺北「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保證者,流亡西藏官員或議員來訪多循此徑。

但比較大的問題是存在於「入出國及移民法」第12條之規定:「臺灣地區無戶籍國民持憑外國護照或無國籍旅行證件入國者,除合於第9條第1項第3款或第10條第1項第2款情形者外,應持憑外國護照或無國籍旅行證件出國,不得申請居留或定居。」流亡藏人被劃分為無戶籍國民,所以除非依入出國及移民法第9條歸化我國,或者依同法第10條父母為中華民國有戶籍國民的國外出生之未成年人,是不可能在我國申請居留或定居的,這不啻是一種對於流亡藏人的制度性歧視。針對西藏,美國有2002年「西藏政策法」(Tibetan Policy Act)和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援法」(Tibetan Policy and Support
Act)表達支持。筆者則曾主張我國應制定「臺灣西藏關係條例」,將流亡藏人同中國大陸地區人民劃分開來,承認流亡西藏的政治實體地位,接受藏人行政中央發給的流亡藏人自由捐獻手冊為流亡藏人身分證件,這樣,流亡藏人在臺灣就不會再被視為無國籍者,而可以申請留學或工作簽證,以及移民,其駐臺代表也能享有一定外交特權。

很多臺灣的民眾特別是藏傳佛教信徒,一直強烈期待達賴喇嘛能夠訪問臺灣, 達賴喇嘛也釋放出在合適的時機訪問臺灣的意願。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臺藏合作十分忌憚,因而極力反對達賴喇嘛來臺,對我國政府施以極大壓力,而我國政府也將達賴喇嘛訪臺做為政治籌碼看待,因此蔡英文上任以來,始終未曾同意達賴喇嘛訪臺。達賴喇嘛辭卸西藏國家元首身分已經十年多,他目前只是一位佛教領袖,加上年事漸高,我們認為,從人道的角度,至少也應同意達賴喇嘛到臺灣接受身體健康檢查和為臺灣人民祈福。 


 2021年11月5日立法院人權促進會為格桑堅參駐臺就任舉辦歡迎會。攝影:石雨鑫、涂開司 


 格桑堅參表示,對流亡西藏政府而言,藏中和藏臺關係是平行線,不是三角關係,我們歡迎這樣的觀點,也希望政府以同樣立場看待臺藏和兩岸關係,讓臺藏關係正常化,讓熟悉國際民間社會的流亡西藏成為我國民間團體進軍國際的最佳夥伴,也讓通曉英語和漢語的流亡藏人能成為我國新南向政策實踐中臺商在印度發展的最佳夥伴,更期待藏傳佛教的宗教人文精神和臺灣的人間佛教有更多的交流會通,給予臺灣人在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擾臺和後疫情的時代,有著更多的智慧可以安住身心。(民國110年11月15日9時/臺灣苗栗地方法院法官職務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