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11-15

達賴喇嘛尊者向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的各國記者發表演講


達賴喇嘛尊者向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的各國記者發表演講

  

達賴喇嘛尊者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舉辦的線上記者會上發表講話 2021年11月10日 攝影/Ven Tenzin Jamphel/OHHDL


應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和日本西藏之家的祈請,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於11月10日在印北達達蘭薩拉的寢宮通過網絡視訊,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舉辦的線上記者會上發表「培養美好的心靈」為題的簡短演講,並問答與會各國記者的提問。

在達賴喇嘛尊者發表講話前,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主席蘇文德里尼·卡庫奇女士(Suvendrini Kakuchi)致歡迎詞,感謝尊者應邀出席活動,並介紹了此次活動的主持人皮奧·德·艾米利亞(Pio d'Emilia)。

主持人艾米利亞在發言時,首先感謝達賴喇嘛尊者應邀發表講話,隨後開始了當天的提問環節,並詢問尊者是否可以使人們會變得更加善良和慈悲。

尊者回答說:“一顆善良的心,一顆溫暖的心,一顆更加富有同情的慈悲心是我們人類生存的基礎。至少就哺乳類動物而言,我們在生物學上傾向於用感情對待彼此。我們一出生,我們的母親就照顧我們。如果她們不這樣做,我們就會死去。即使是一個未出生的孩子,也會受到他們母親的情緒和她是否有平靜的心態的影響。我們是社會性動物。我們的生存依賴於他人。作為人類,我們在感情上茁壯成長,這也是所有宗教傳統強調感情有多重要的原因之一。對宗教不感興趣的人也是人,對他們來說,體驗慈悲與利他的理念也有助於他們能夠過上幸福的生活。

我發現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有朋友,因為我不會因為人們來自哪裡、屬於什麼種族或信仰而區分他們。在我看來,所有的人類就像兄弟姐妹。因此,人們通常對我很友好,很友善。他們對我快樂的笑臉作出反應,如果達賴喇嘛對人們皺眉頭和呵斥的話,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此外,慈悲心即使對動物也是有效的。如果你對狗好,對它微笑,它就會搖起尾巴,但是如果你皺眉抱怨,它的尾巴就會耷拉下來。”

尊者進一步指出:“現代教育對慈悲心的重要性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年幼的孩子在家裡只是單純的開朗,但一旦他們開始上學,這種旺盛的情緒就會讓位於其他方面的擔憂。為了平衡這一點,應該將慈悲心對我們能夠過上幸福生活的貢獻納入課程中。文明需要明白,讓位於焦慮和憤怒會擾亂我們的睡眠,而如果你有平靜的心態,你就會睡得很好。因此,慈悲心可以使整個人類受益。”

隨後,主持人艾米利亞邀請與會的外國記者向達賴喇嘛尊者提問。第一個問題是關於如何在恐懼的環境中保持心靈的平靜。

尊者回答說:“關於如何培養和保持心境平和的議題,在我們的普通教育中基本沒有。事實上,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如果我們有平靜的心態,我們就能克服焦慮和恐懼。一個充滿同情的人是平和和快樂的。我是一個難民,我發現培養內心的平靜是非常有幫助的。關鍵是要有一個溫暖心靈的態度。

由於藏傳佛教佛源自古印度納蘭陀傳統,我們西藏人依靠紮根於理性的平和心態。我們傾向於處理我們的情緒,尤其是憤怒,它很容易擾亂我們的心理平衡。訓練心智使我們能夠減少憤怒和恐懼,同時增加我們的慈悲心,這是我從小就非常熟悉的事情。”

在被問及如果尊者被選為世界上2600萬難民的領袖,他首先會做什麼的問題時,尊者回應指出:“我只是一個人,一個西藏人。我對成為領袖不感興趣。我已經完全退出了政治活動。”

有人問尊者是否有什麼遺憾,尊者回答說:“沒有。當我回顧我的一生時,我把所有的人類都當成我的兄弟姐妹,我一直努力保持我的心態平和。所以,沒有,沒有任何遺憾。”

當一位印度尼西亞記者問及他如何建議穆斯林與他人和平相處的問題時,尊者指出:“全球70億人都經歷過類似的情緒,但有些人受到了強調憤怒和分裂勢力的操縱。有時政治家會將宗教忠誠度政治化,並利用宗教的差異,但最終,宗教的選擇是個人的問題。另一方面,培養慈悲心和人類是兄弟姐妹的意識,將會反映我們對整個人類的關係。”

另一位提問者將當前台灣的情況與1949年前的西藏進行比較,並詢問尊者對此的看法。尊者指出,台灣人民大多是漢族,他們保留了中國古老的傳統和文化,其中也包括佛教。因此,尊者建議中國大陸為台灣提供更多的經濟機會,與此同時學習台灣的古老傳統和文化。

尊者指出:”我真心的祈禱,他們能找到一種和平共處的方式。當年在我訪問中國時(1954年至1955年),我見到了毛澤東主席和其他中國領導人。我對他們的馬克思主義價值觀印象深刻。然而,有一次,毛主席說宗教是毒藥,那一刻我意識到他是多麼地反對宗教。”

另一位提問者問及尊者如何看待習近平的第三個任期,以及鑑於目前西藏、香港和新疆的局勢,世界各國是否應該抵制即將舉行的北京冬奧會。尊者在回答時,明確表示他對習近平沒有任何意見。他再次重申當年他在會見毛澤東和其他中共領導人時,發現他們的意識形態的某些方面很有吸引力,但不是他們堅持的壓迫和控制他人的理念。並希望在新一代中國人的領導下,情況會有所改變。關於西藏、新疆和香港的局勢,尊者指出,一些中共領導人不了解不同文化的作用和價值,也不了解中國統治下包括藏族、維吾爾族等各民族的實際情況。

在回答提問者有關如何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困境,以及是否有任何建議的問題時。尊者強調專家比他更有資格提供建議。

另一位外國記者詢問達賴喇嘛尊者是否有計劃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會面。尊者表示:“沒有任何具體計劃,然而,這幾年來,我一直表示希望朝拜中國山西省境內的五台山。如果能夠成行我就可以在北京停留,與中國的領導人會面。此外,我還希望能夠拜訪許多中國的老朋友、前官員和軍官。我正在變老,他們也在變老,所以我想看看他們過得怎麼樣。”

與會的一位阿拉伯記者問達賴喇嘛尊者是否願意訪問伊斯蘭世界的聖地麥加。尊者回答說:“我很想進行這樣的朝聖之旅,作為我努力促進宗教間和諧的一部分。如果有這個機會,我很樂意前往。在過去,就在印度,我曾訪問過不同的伊斯蘭寺院。其中包括德里的賈瑪清真寺,在那裡我戴上了伊斯蘭傳統的白色帽子,並且參加了祈禱儀式。”

同一位記者問尊者是否不願意住在西藏。尊者回答說:“我在印北崗格拉谷地的達蘭薩拉已經居住了幾十年了,我很喜歡這裡。我可以從這裡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進行交流,我很自由。幾年前,我告訴印度前總理曼莫漢·辛格博士,我想在這里呆一輩子,因為在這裡我有完全的自由。”

另一位記者提出尊者會見過數任教皇,但沒有與現任教皇進行會晤的問題時,尊者明確表示,如果教宗方濟各願意,他將非常樂意與他見面。

在回答有關應對「新冠疫情」的問題時尊者再次重申,他不是專家,但在任何情況下,如果人們能保持心態的平和,就會感到快樂,不焦慮,甚至身體方面也會更加強壯。

一位來自台灣的記者詢問尊者曾表示要再次訪問台灣,當前是否還打算訪問台灣。尊者指出:“當前,中國大陸和台灣之間的關係很微妙,所以目前我更願意留在印度。我不想挑起當地的任何政治風波。然而,互聯網等現代技術能夠幫助我與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們進行交流。我也將致力於為我在台灣和中國大陸兄弟姐妹的福祉做出我力所能及的貢獻。”

尊者進一步指出:“在政治上,我採取的是「中間道路」的立場。我不尋求西藏的完全獨立。但我的立場是開放的,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目前的情況相當複雜。我這個簡單的佛教僧人不想再捲入複雜的政治風波中。”

主持人艾米利亞問尊者,教皇和達賴喇嘛尊者誰會先訪問中國,尊者回答說:“只有上帝知道”。主持人最後指出,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過去曾邀請達賴喇嘛尊者擔任該協會的榮譽會員。現在,該協會期待尊者能親自來日本領取證書。尊者最後回答說:“謝謝你!再見。”編譯/責編:蔣揚
(編者註:以上文字根據達賴喇嘛官方)《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