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11-08

西藏縱覽:中國治理西藏導致嚴重環境問題 應對氣候變化成空話


西藏縱覽:中國治理西藏導致嚴重環境問題 應對氣候變化成空話

  

變態辣椒:習近平隱身聯合國氣候峯會(Photo:RFA) 


 在格拉斯哥舉行的氣候峯會 COP26 之前,西藏人對中國政府環境管理不善的不滿情緒已經居高不下,西藏的破壞性政策削弱了中國的氣候變化立場。而當局企圖抹去藏人對死在獄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記憶,被認爲是在藏人的傷口上撒鹽,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據瞭解,藏人和環保人士在聯合國氣候峯會前夕表示,中國對西藏自然資源的無情開發,包括伐木、採礦和水壩建設——破壞了西藏的傳統,並摧毀了作爲亞洲主要河流的源頭,支撐着三分之一的人類賴以生存的生態系統。

當世界領導人齊聚蘇格蘭格拉斯哥參加第 26 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時,達賴喇嘛強調了這個人口最多的大陸的利害關係,呼籲“更多關注”西藏的生態和全球氣候危機的作用。這位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在十月三十一日爲期兩週的格拉斯哥氣候峯會之前的一段錄像信息中說,“至少在亞洲,西藏是最終的水源,”“巴基斯坦的印度河、印度的恆河和雅魯藏布江、中國的黃河、越南的湄公河等所有主要河流都從西藏流出”。

達賴喇嘛這位 86 歲的藏傳佛教領袖因體現了藏人在北京幾十年的統治下對自決、人權和保護信仰及文化的追求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自他 1989 年獲獎以來,這些問題大多情況更加惡化。

他給格拉斯哥的信息敦促世界放眼大局,達賴喇嘛補充說,“我們要更加重視西藏的生態保護。這不僅符合 6 至 700 萬藏人的利益,也符合該地區 [所有] 人民的利益”。

中國 14 億人口中的許多人、印度13 億人口略少但增長速度更快、1.75 億東南亞人,以及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的數億居民,都依賴發源於喜馬拉雅山的河流的水。

喜馬拉雅山脈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山脈,將印度次大陸的平原與青藏高原分隔開來,被旅行作家描述爲“世界屋脊”。

科學家將這個廣闊的山區稱爲“第三極”,因爲其冰川冰層具有全球意義——其中四分之一自 1970 年以來已經消失,到 2100 年,更多的冰川可能會消失。古瓦哈提印度理工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系博士研究生米爾扎·拉赫曼說,這些變化的全球影響,使得“在格拉斯哥峯會上討論西藏生態變得更加重要。

“西藏的生態對氣候安全非常重要,”她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沒有加入美國總統拜登和格拉斯哥的其他世界領導人之列,分析人士稱北京向格拉斯哥氣候峯會提交的文件是對去年減少碳排放目標的重新包裝——這是由於習近平對經濟放緩的擔憂。

但環境監督機構和人權組織表示,習近平和中國不能在格拉斯哥置身事外,北京努力在應對氣候變化的鬥爭中扮演領導者的角色,必須從其作爲世界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的地位及其在西藏推行的政策。研究員拉赫曼說,“當中國實際上說‘我們將在全球氣候管理中發揮領導作用’時,我們基本上也必須問‘他們在西藏進行了哪些干預?’”。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CHRD)表示,中國的政策“需要認真重新考慮”,並承認環境保護、可持續生計和人權之間的聯繫。該倡導組織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說,“中國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的政策反應破壞了青藏高原的可持續發展和傳統生計來源”。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並表示,“將遊牧牧民從高地搬遷到受到嚴密監視的城市邊緣,意味着結束對作爲由習慣性決策管理的共同使用的資源的上層牧場的集體所有權”。

這份名爲“不可持續的未來”的報告,呼籲氣候峯會代表關注“中國的言論與其實際計劃之間的巨大差距”和其他發展計劃。

格拉斯哥氣候峯會前幾天,國際聲援西藏運動 (ICT) 倡導組織提醒代表們,西藏的變暖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 2 到 4 倍,加速冰川和永久凍土融化,加劇荒漠化,導致失去一個主要世界碳匯


中國通常會無視或拒絕西藏團體的報告,北京認爲這些團體是由外國敵人資助以破壞該地區穩定的分裂分子,但活動人士表示,必須注意聯合國最近的報告。

8 月,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
(IPCC) 的一份重要報告發現,溫室氣體排放量必須在這十年內至少減少一半,以避免氣候變化的最嚴重後果,例如極端天氣、不可逆轉的生態系統變化、生命損失和經濟困難。

藏人提到了在紐約聯合國氣候行動峯會上發佈的 2019 年版《國際植保公約》報告,其中包含一連串關於西藏的世界末日預測。

2019 年的報告指出,青藏高原是地球上的高海拔地區之一,其變暖速度是地球其他地區的三倍,到 2100 年,該地區的氣溫將上升 3.5 至 6 攝氏度。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報告稱,由於氣候變暖,冰川融化可能會加速,給喜馬拉雅山和西藏帶來更極端的降水,以及在人口稠密的中國、印度和其他鄰國下游發生更嚴重的洪水。

變暖還將使西藏的永久凍土融化和退化,威脅到生態系統的關鍵動植物,並破壞傳統的生計。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 ICT 在 2019年報告後表示,“儘管高海拔生態系統的脆弱性和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 IPCC 提出的嚴峻威脅,中國加強了西藏各地的基礎設施建設,以進一步開放景觀並提取西藏的自然資源。此類項目包括戰略鐵路線網絡以及主要的水壩和水電項目,其影響可能是不可逆轉的”。

對於將參加格拉斯哥會議的德國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 ICT 的宣傳和研究人員帕莫.丹增Palmo Tenzin 來說,中國統治下藏人的日常鬥爭可能與主要的氣候威脅密切相關,他們對土地的傳統管理應該加以研究,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西藏人不僅是在與佔領和環境破壞作鬥爭的人,而且是對人類與環境之間的可持續關係具有獨特而寶貴的見解的人”。

“隨着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需要保護我們的星球,我們希望在 氣候峯會上找到一個樂於接受的聽衆。”或者,正如達賴喇嘛所說:“全球變暖,那是相當嚴重的。我們應該多加註意。”

此外,中國當局正在抹去藏人對死在獄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記憶。

據藏族消息人士稱,備受敬重和歡迎的藏族宗教導師丹增德勒仁波切在四川監獄去世六年後,中國當局禁止公開討論,將他從官方宗教歷史中刪除,並關閉一個專門緬懷他的在線聊天羣。丹增德勒仁波切在支持者所謂的錯誤定罪後神祕死亡。

65 歲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於 2002 年 4 月四川省會成都的一個公共廣場的爆炸指控中,被人權組織和支持者認爲是錯誤定罪後,遭判處 22 年徒刑。他於服刑13 年後的2015年7 月 12 日在神祕的情況下死亡。

丹增德勒仁波切因努力保護西藏文化和環境而受到藏人的廣泛尊重,最初被判處死刑,但後來被減爲無期徒刑。一名助手洛桑頓珠幾乎立即被處決,引發了維權人士質疑審判公正性的強烈抗議。

根據流亡藏人的說法,據一份文件稱,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縣的寺院,現在已被中國當局強制從寺院歷史中刪除對甘孜著名宗教人物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記述。自由亞洲電臺的消息人士說,“中國政府下令記錄這些寺院的歷史,編纂這些歷史的藏人然後將它們分發給公衆,許多讀過這些書的藏人,看到他們沒有提到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事蹟,很失望,他們開始在社交媒體上互相討論此事,中國政府隨後下令這個聊天羣要關掉。”

消息人士還補充說,這個擁有近 500 名成員的在線羣組的幾名成員,後來被警方傳喚接受訊問。他表示,丹增德勒仁波切在崇新寺的復興中發揮了主要作用,但在這座寺院的歷史中,既沒有提到他的名字,也沒有提到與之相關的任何活動。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侄女尼瑪拉姆在 2016 年 8 月逃離西藏後, 現在居住在美國,她表示, 丹增德勒仁波切因促進西藏人民的福祉和保護西藏的語言與文化而在藏人中廣受歡迎。尼瑪拉姆說,“中國政府試圖從藏人的腦海中,抹去關於仁波切的所有記憶是一個錯誤,”

“政府正在藏人的傷口上撒鹽。但無論他們如何努力,西藏人和國際社會將永遠記住仁波切的犧牲和遺產,這些永遠不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