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10-08

【歐洲之聲】廖天琪談柏林「維藏蒙漢香港台灣聯合起來反對專制獨裁政權」系列活動


【歐洲之聲】廖天琪談柏林「維藏蒙漢香港台灣聯合起來反對專制獨裁政權」系列活動

  

各個人權團體於10月1日在柏林中國大使館前示威抗議。圖/田牧 2021.10.1 


 文/公民論壇(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1-10-06
16:08

中國在迅速崛起的過程中,已經成為一個世界性大國,正在步入世界舞台的中心,成為國際體系的主要大國之一。大國地位體現在經濟、政治、軍事、文化與地緣等各個領域。無論在國際社會,還是在國內,中國表現日漸強硬。對外,努力維護國家利益,重大問題上絕不妥協,從而獲得「戰狼外交」的標簽;對內,加緊實施鐵腕政策:在香港推出國安法,在新疆實施再教育營,在台海地區則不斷派出軍機擾台……

為了捍衛民眾發聲和選擇的權利,在歐洲之聲和民主中國陣線的主持下,「維、藏、蒙、漢、香港、台灣聯合起來,反對專制獨裁政權」系列活動於9月29日至10月1日在柏林舉行,本次活動的主要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法廣:首先請您談談組織本次活動的初衷以及目的?

廖天琪:我們選擇在中國的國慶日前一天舉行這樣一個各民族的大團結會議,是為了開完會的次日,大家匯聚到柏林的中國大使館前,跟其它德國的人權組織一同舉行示威抗議活動,這是一箭雙雕之舉。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的百年之慶,上一周國務院還發表了「中國的全面小康」白皮書,聲稱中共已經實現了第一個百年奮鬥的目標,解決了中國的貧困問題。而且這是中國共產黨的
「偉大光榮」,是對「世界的偉大貢獻」。這種口吻跟近期中共在外交上的「戰狼」姿態很類似。現在是要對國內的老百姓擺出一副救國救民的高姿態。而事實上剛好相反,中國在強迫香港人屈服在國安法的淫威之下,剝奪了香港的法治和新聞自由之後,把絕大部分的民主志士逮捕判決之後,也開始加強對台灣的軍事侵略。據統計2020年中共軍機出動了5704架次侵入台灣領空。今年似乎更為頻繁,而且有時候,一次闖入的機數就在28〜30架之多。10月1號到今天10月4號之內,就有145架飛機進入台灣航空識別區。我剛剛還看到新聞說,今天(10月4日),就有52架飛機又闖進去了。如今台海地區已經是戰爭爆發的高危地帶。 


 廖天琪講話,指出中共政權殘暴野蠻對付少數民族,霸凌香港,武力威脅台灣,世界必須抵制2022年北京冬奧會。圖/田牧


 您也提到北京對維吾爾地區推出 「再教育營」,西方都稱為「集中營」,把當地人口的十分之一都關進去,強迫維族和突厥族的人學習漢語,接受漢人習俗,逼迫他們吃豬肉,不許男人留鬍鬚,要求他們學習中共的那些意識形態的東西,這種野蠻的做法,簡直不容於今日世界的文明。對於西藏和南蒙古的民族,也強迫從幼兒園開始就要學漢語,這等於要消滅他們固有的語言文化。

鑒於這種極端違反人性、人道而且危險的民族政策,我們在海外的人看得比較真切,所以舉辦了這樣一個聯合各個民族和族群的研討會,邀請各民族的代表和國際的專家學者以及媒體人士,大家來分析當下的情勢,並且讓各族的人發出自己的心聲。這是一個資訊交流、激蕩腦力的機會,也是交流感情,讓與會人士產生同理心,團結心的會議。這是讓理性和感性同時得到發揮的場合。我們提醒中國民眾,不要被專制政權的洗腦而迷惑,被盲目的民族主義所誤導,應當以包容、尊重、理解和仁愛之心來面對其它民族。 


 法國漢學家瑪麗․侯芷明講話,強調西方必須認清中共專制本質不會改變,中國民生改善,但是侵略性變本加厲。圖/田牧


 法廣:這是在疫情局勢下舉行的一次現場與網絡視頻相結合的研討會,請介紹一下本次系列活動展開的具體情況。

廖天琪:將近兩年了,由於疫情大家都宅在家中,不能參加公眾活動。目前在歐洲疫苗已經普遍接種,所以採取了3G政策,就是凡是接種了兩次疫苗、得過新冠已經痊愈的人以及做了24小時內檢測的人,可以參加集體活動。我們的會議就在這種情況下得以召開。來自德國本地的和歐洲其它國家如法國、荷蘭、丹麥等都有人前來參會。至於在網絡視頻上,參加的人數更多,地域更廣,從澳洲、印度、台灣、日本、到美國東西兩岸都有人參加,並且發表演講。本次會議得到華盛頓的《光傳媒》媒體和紐約的《明鏡》電視台的支持,能夠全程轉播,我們在現場也聘有一位影視的技術人員,所以會議上的發言,是現場和網絡相互交叉連接的,在技術上沒有什麽問題,進行十分順利。像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的《西藏之頁》的主編蔣揚次仁就直接面對現場參會者發表他的講話,畫面和聲音都很清晰,感覺很親近。台灣的曾建元教授和美國那邊在網上參會的胡平、陳破空、蘇曉康、王安娜幾位先生、女士,也都是非常生動,好像他們人就在現場一樣。這種新型的會議方式的確把世界縮小了,把人們之間的距離、情感拉近了。

法廣:會議關注的焦點圍繞維、藏、蒙、漢、香港、台灣等各項議題展開。與會的各方人士對北京主導的民族政策闡述了怎樣的見解?

廖天琪:我們知道維吾爾人所受到的歧視和虐待,這兩年以集中營的方式呈現在世人的眼前,這是文明世界所不能容忍的。許多國家都進行譴責和制裁中共的行為,美國、英國、荷蘭、比利時和立陶宛都直稱這是「種族滅絕」(genocide, Voelkermord),這是極為嚴重的指控,提到種族滅絕,一般我們會想到盧旺達、亞美尼亞那種血流成河的大屠殺,但是中共這種軟刀子殺人,消滅異族文化、宗教、語言和習俗的作法,其後果更為嚴重。「世界維吾爾人大會」是目前維族人在海外最強的組織,他們努力為自己的同胞發出吶喊的呼聲,一方面譴責中共絕滅人性的做法,批評漢人接受中共宣傳洗腦後,對其它族裔的人缺乏同情心和正義感,不關心不理會新疆發生的悲劇。他們強烈要求國際繼續譴責制裁中共對維族和其它民族的鎮壓和迫害。中共在新疆地區設集中營的惡行,已經提到聯合國、歐美和民主國家的議會上進行討論,各國都發出了譴責甚至制裁的決議。

西藏由於有達賴喇嘛這樣的世界精神領袖,所以得到國際社會的重視和支持,全球有數千個民間支援西藏的組織,每年3月10日,中共入藏占領的日子,有成百個歐美和亞洲的城市都會懸掛西藏國旗,為藏人的人權呼籲。這是一股強大的道德力量。單在德國就有「國際聲援西藏組織」和「德國西藏倡議組織」,後者在幾乎所有的大城市都有分部。藏人所受到的痛苦,達賴喇嘛流亡62年,班禪喇嘛失蹤數十年,藏人流亡在印度和世界各地,這種飄浮無根的命運還得持續多久?藏區的藏人不准敬拜達賴喇嘛,強迫學習漢語,藏人自焚等等情況令人心酸。 


 維吾爾、西藏和香港的代表傾訴他們社會遭遇鎮壓的痛苦。圖/田牧


 南蒙古在國際上得到的聲援比較弱,但是他們受到的鎮壓絕不少於其它族群。文革期間,有16222名蒙古人遭到莫名其妙的大屠殺,事前沒有徵兆,事後沒有交待,這種屠殺摧毀了蒙古人與漢人之間的信任,取代的是猜疑、仇恨。多少年來的移民政策,使得蒙古人在自己的家鄉成為真正的少數民族,成為異類。這兩年推行的漢語同化政策,更是「從娃娃抓起」,幼兒園的小孩都必須學漢語,這是要他們忘本,斬草除根,失去民族認同。

漢人跟維、藏、蒙本來就不同文、不同種、不同宗教和習俗,現在又打又殺,強迫他們都當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這是赤裸裸的殖民主義,受壓迫的民族情何以堪?

對同文同種的香港人,中共也是一副背信棄義、毀約、踐踏法治、人權和新聞自由的惡霸嘴臉,香港人更加懷念當初英國殖民地時代的平靜自由日子。對自由富裕的台灣磨刀霍霍,意欲要「解放」台灣,以專制獨裁來取代自由民主體制,這樣野蠻專橫的政權如何能取信於民,為各族人帶來和平、安寧、富裕的生活? 


 左起廖天琪,謝志偉大使,記者沙佩雪(Sabine Peschel),瑪麗․侯芷明。圖/田牧


 與會的專家和各族的代表都一致認為中共的民族政策是殘忍、野蠻,不容於文明世界的。各民族爭取自己的獨立自主、維護本身的語言文化和宗教是天經地義的事,歐洲兩百年來各個族裔鬥得頭破血流,分成幾十個國家,最後才平息下來,如今大家和平相處,共同享受自由和富裕的生活,尊重各族裔的民族意願,讓他們做自己的選擇,完成組建自己國家的努力,這才是解決爭紛、化解仇恨,取得和平共處的方法。

法廣:本次柏林會議確立的話題是:人類十字路口:民主與專制。我們知道,既然是站在十字路口,就一定要做出一種艱難的選擇。您如何展望這種選擇的前景?

廖天琪:這次會議最後發表了一個「共同聲明」,裡面提到「本次柏林會議就是要團結受到中共政權壓制迫害的族群,共同發出追求自由、人權的呼聲。我們提出『尊重』和『仁愛』的理念,來化解強權的野心和貪婪。尊重各個民族和族群的信仰、文化、語言和習俗,簡單地說,就是尊重他們的意願,用仁愛之心來化解人為製造的仇恨,以同理心來看待對待不同族群,但願暴力甚至戰爭都會化作青煙,消失在和熙的微風中。」所以在這十字路口,人們做出了同心同德的選擇:自由、人權和民主。不但自己追求這個目標,也更要幫助其它族群爭取並達到這個目標,因為只有在自由、民主的制度之下,世界的和平才有保證,保護自己的權利,同時更要尊重維護別人相同的權利。在全球化的趨勢之下,「獨善其身」不是一個選項,團結一切受壓迫的民族和族裔,幫助他們達到獨立自主,擁有自己民族的自尊和驕傲,這樣才能企望我們的世界可以逐步邁向和平富裕的未來。※本文轉載自: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