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8-27

達賴喇嘛尊者談西藏文化對促進世界和平的潛在貢獻


達賴喇嘛尊者談西藏文化對促進世界和平的潛在貢獻

  

達賴喇嘛尊者應德國支持西藏團體的祈請發表“西藏文化以及潛力有助和平發展”為主題的演講 2021年8月25日 攝影/ Ven Tenzin Jamphel /OHHDL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應德國支持西藏團體的祈請,於8月25日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寢宮通過網絡視訊發表了「西藏文化以及潛力有助和平發展」為主題的演講,並與網上觀眾進行了問答交流。

在達賴喇嘛尊者的演講開始前,德國西藏倡議組織的主席丹增佐鮑爾通過網絡感謝達賴喇嘛尊者應邀出席演講活動,並介紹了參加演講活動德國、瑞士、奧地利等地的50多名支持西藏人士和藏人。

達賴喇嘛尊者在向與會人士發表演講時指出:“我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與德國朋友們一起討論今天的主題,從我童年開始就對德國有著親密的感覺,當然,我知道德國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他國打敗了。”

達賴喇嘛尊者進一步指出:“我在西藏時,有兩位訪客;彼得·奧夫施奈特(Aufschnaiter)和海因里希·哈勒(Heinrich Harrer),他們都說德語,所以我們都叫他們德國人,我和奧夫施奈特沒有什麼交情,但我跟哈勒成為了朋友,他也是我的第一個英語老師,後來我發現他的英文其實也很差,我的爛英語就是從哪裡開始。

正如我之前提到,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同樣,日本也遭受了核彈的攻擊,因此,在這兩個國家都出現了強大的和平運動,德國和日本人民都表現出對真正和平的渴望,並為了創造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做出了貢獻。” 


 達賴喇嘛尊者在演講中談到西藏文化時指出:“我們最初是一個游牧民族,生活方式相當簡單。在公元7世紀時,當時的藏王松贊乾布與中國唐朝有著密切的聯繫,但他還是選擇了以印度的梵文為西藏文字的原型。

隨後在公元八世紀,西藏的國王赤松德贊想把佛教引入西藏,儘管有中國佛教老師在場,但國王還是選擇了從納蘭陀將佛教知識帶到西藏。因此,他遵循偉大的學者堪欽希瓦措(Shantarakshita)的建議,將納蘭陀的佛教經典翻譯成藏文。最終西藏和印度的學者共同合作,把佛陀的教義《甘珠爾》翻譯成100卷,印度大師的論著集《丹珠爾》翻譯成200多卷。這就是西藏文化遺產的開端。

尊者還表示:“我們把印度人視為我們的老師。有時我開玩笑地說,我們這些原本是弟子的人最終成了老師。由於我們密切關注我們所獲得的佛教文獻,我相信我們的佛教傳統現在是最全面的。遵循那爛陀傳統的模式,並受佛陀的告誡,在接受佛陀教義之前要對其進行觀察和分析,我們對佛教教義進行了徹底的研究。在這個同時我們也像漢傳佛教的佛教徒一樣我們也會秀嬋打坐。

我們打坐修行的基礎建立在大教點的學習上,首先我們會背誦主要的文本,這也是我在年輕時做的事情。藏傳佛教不同之處在於會透過邏輯辯論方式會進行佛教教義的研究或學習。

尊者表示;正如我之前所說,經過與許多佛教學者的交談使我相信,西藏人所保持和保存的是最全面的佛教傳統。在我們學習的同時培養奢摩他(shamatha)集中註意力和內觀(vipashyana)觀察及冥想力。我們不僅培養同情心和慈悲心我們還運用我們的智慧有邏輯地看待事物。

因此我們有能力解釋如何培養慈悲心和實現心靈的平靜,這意味著我們可以為世界的和平作出貢獻。甚至那些對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也在內心中找到和平。他們也可以從學習佛法中受益,我們之所以面臨各種麻煩,都是因為我們的心被擾亂了。

我們在母親的親情庇護下開始生活。沒有她我們就無法生存,母親的慈悲在我們的心中種下了長大後善待他人的種子。然而,現代教育缺乏積極的情緒是如何促進心靈的平靜和一般的健康的。同樣也沒有提到憤怒是如何擾亂我們的思想和破壞我們所生活的社區,學習如何實現心靈的平靜,符合我們所有人的利益,而西藏的文化一直保持著實現這種平靜的各種課程。

達賴喇嘛尊者回答了觀眾提出的一系列問題時指出: 當中共第一次佔領西藏時,他們的領導人有一種強烈的意識形態,因為他覺得西藏的民族是落後的,我最後一次見毛澤東時候,他跟我說你的思想非常符合科學的,可是宗教卻是毒物,所以毛澤東覺得宗教是毒物,可是這一種的形態比起現在的中國有很大改變,因為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對佛教特別是藏傳佛教有強大的興趣。 


 達賴喇嘛尊者指出,在中國從事教育工作的朋友告訴他,大學教授們已經獲得了兩卷《印度佛教經典中的科學與哲學》的中譯本,這兩卷書是由印度的藏人根據《甘珠爾》和《丹珠爾》中的資料彙編而成。教授們驚訝地承認,藏傳佛教屬於納爛陀傳統,顯然採用了一種植根於理性和邏輯的科學方法。

達賴喇嘛尊者指出:中共對藏傳佛教施加了最大的壓力,但沒能摧毀。現在,藏傳佛教不僅在中國而且在全世界都引起了人們的興趣。

達賴喇嘛尊者接著描述說,當他到達印度時,他提議為西藏兒童建立學校,教授藏語。當時時任總統尼赫魯對此給予了充分的支持。同時,寺院的學習中心也被重新建立起來。如今,幾千名僧人和尼姑有機會進行嚴格的學習。希望加入他們的年輕藏人必須首先掌握藏語,這將使他們有能力學習,從而保護西藏的傳統文化。

尊者指出,凡是藏人定居的地方,都在努力使他們學習書面和口頭藏語。同樣,在整個喜馬拉雅地區,不僅為僧侶,而且為普通民眾,無論男女老少,都採取了學習和練習辯論的舉措。

關於為世界和平而努力方面,尊者指出他採取的是世俗的方法。對他來說,使個人、家庭和社區獲得幸福的關鍵因素是找到心靈的寧靜。而這一切的基礎就是擁有慈悲心。

至於藏傳佛教的生存和發展方面,達賴喇嘛尊者重申,歷史上中國一直是一個佛教國家。如今,人們對佛教在哲學、理性和心理學方面所說的內容越來越感興趣。例如,他認為註意佛教思想與量子物理學相關觀察之間的對應關係會很有幫助。

當提到關於中共政府日益強大的問題時,尊者認為這是一件很複雜的問題。尊者指出,無論中國變得多麼強大,它仍然是世界的一部分,必須與其他國家和平共處。印度和中國必須並肩生活。並強調台灣問題在政治上可能很複雜,但事實是,中國的文化遺產在島上得到了純粹的保存。

“可能會做出政治上短視的決定,”但從長遠來看,中國必須與鄰國共處。事情正在發生變化,在某些方面,人們比以前更加開放和現實。” 


 當被問及人們如何才能找到有關氣候變化和新冠疫情等嚴重問題的真實信息時,尊者指出,在過去,大多數人都與世隔絕,很難知道什麼是真相。而如今,手機和互聯網提供了無窮無盡的信息來源,因此有必要對真實情況保持警惕。就氣候變化而言,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各地的水源將急劇減少。甚至有人認為西藏的河流將乾涸,土地將變得類似於阿富汗的沙漠。

這可能看起來很牽強,但北極和南極的冰川融化速度表明,西藏的情況同樣嚴重。全球性的問題需要全球性的解決方案。過去我們可能傾向於只關注我們自己的局部困難,現在我們必須考慮整個世界的需求。

尊者指出,當人們成為洪水和野火的受害者時,重要的是,我們要傳達我們的關心和關注,並提供我們力所能及的幫助。正如讓他們知道他們沒有被遺忘是至關重要的,記住人類的一體性也是至關重要的。

當問及如何保護西藏文化時,尊者建議,對西藏文化產生興趣是一個實際的步驟。這與其說是為了維護習俗的問題,不如說是為了保護文化傳統所傳達的知識。在這種情況下,有用和有益的方法是培養內心的平靜,從而為世界和平作出貢獻。

丹增佐鮑(Tenzyn Zöchbauer )感謝達賴喇嘛尊者的建議,同時感謝聽眾的聆聽和提問,感謝翻譯團隊的同聲傳譯。她邀請德國西藏倡議組織主席沃爾夫岡格拉德(Wolfgang Grader)最後說幾句話。

沃爾夫岡格拉德回顧說,他最後一次見到達賴喇嘛尊者是在2018年達姆施塔特的一次活動中,並對此後因受新冠疫情的影響而無法進行此類會面感到遺憾。

他感謝達賴喇嘛尊者抽空時間進行演講,並祝愿尊者法體安康,健康長壽。他呼籲聽眾為西藏、為人權、為世界和平而努力。

最後達賴喇嘛尊者則回答到”謝謝你,”再見。”《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