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8-09

西藏縱覽:邦日仁波切下落不明 藏人被命令交出境外親屬信息


西藏縱覽:邦日仁波切下落不明 藏人被命令交出境外親屬信息

  

甘孜州雅江縣那蘭陀寺在一次法會上供丹增德勒仁波切法相進行祈福。(受訪人提供)


據西藏消息人士稱,近日中國政府派北京任命的藏傳佛教領袖參加在四川舉行的一次會議,但遭到被當局告知迎接他的普通藏人的忽視,而只有精心挑選的官員在場,以表示對他的尊重。而一個西藏維權組織於八月一日表示,一名因分裂國家罪而被判入獄 20 多年的藏族宗教導師,原定七月底刑滿出獄,但沒有任何關於他獲釋的消息,引發了外界對他的安全與健康的擔憂。此外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印度會見西藏流亡政府代表,被解讀爲向中國和其他國家發出信息。而中國西藏當局則要求藏人提供海外親屬的信息,該行動旨在阻止抗議活動的消息和其他政治敏感信息傳播到西藏以外地區。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近期自由亞洲電臺從西藏地區收到的一條短信顯示,1995 年被中國選爲西藏班禪喇嘛的堅贊諾佈於 7 月 12 日前往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參加宗教會議。

自由亞洲電臺的消息來源說“有人還看到他訪問了 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馬爾康市Ngaba Barkham、若爾蓋Dzoege 和金川 Khungchu,藏人被告知要到那裏迎接他。但與藏人所崇敬和接受祝福的其他宗教人物不同,沒有藏人現身歡迎他,”消息人士說:“唯一來看他的人是中國人專門安排的。”

消息人士並補充說,這位被藏人普遍戲稱爲“中國班禪”的僧人,所到過的地區的老百姓,也被當局限制行動,並要求街道上禁止車輛通行。

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現居住在澳大利亞的前西藏政治犯謝爾根敦次仁(Shel
Gedhun Tsering)證實了班禪對該地區的訪問,並引用了訪問地區的消息來源。他說,“我在國內的聯繫人告訴我,該地區寺院的住持和宗教人士被強迫接待與問候班禪喇嘛,還被命令與他合影”。

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主任次仁措莫表示,中國政府現在經常使用西藏宗教人物進行政治宣傳。他說,“這些訪問是在中國政府的直接監督下安排的,諾布所說或所做的一切只是爲了推進中國執政的共產黨的議程。他只是作爲發言人”。

1995 年 5 月,堅贊諾布被中國任命爲班禪喇嘛,以取代被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選擇的年幼男孩候選人,該男孩與家人一起消失在中國的監護下,並從那以後就沒有消息了。

藏族傳統認爲,高級佛教僧侶和其他受人尊敬的宗教領袖死後會由兒童轉世。

然而,中國當局很難說服藏人接受他們挑選的班禪喇嘛,作爲中國藏傳佛教的官方形象,而傳統上忠於達賴喇嘛的寺院裏的普通藏人和僧人,始終不願承認或接待他。

北京近年來一直試圖控制對其他西藏宗教領袖的承認,並表示在 1959 年西藏反抗中國統治起義失敗後流亡印度的達賴喇嘛的下一任選擇,必須“遵守中國法律 ”。

然而,達賴喇嘛本人表示,如果他轉世,他的繼任者將出生在一個不受中國控制的國家。

此外外, 一個西藏人權組織八月一日表示,一名因分裂國家罪而被判入獄 20 多年的藏族宗教導師,原定於7月底刑滿出獄,但沒有任何關於他獲釋的消息,這引發了對他的安全與健康的擔憂。

總部設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8月1日表示,邦日仁波切,一位藏族宗教導師,又名晉美丹增,在 2000 年 9 月 26 日的審判中被判處無期徒刑,並於 2003 年 7 月 31 日改判爲 19 年徒刑。

他的刑期原定於 7 月 31 日結束,但沒有任何關於他獲釋的消息,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研究員丹增達瓦於八月二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我們都知道邦日仁波切在監獄裏度過了22年,即使他已經完成了刑期,我們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經獲釋,也不知道他目前的健康狀況。”

“由於我們沒有聽說他獲釋的消息,我們現在非常擔心,衆所周知,藏人囚犯在中國監獄裏受到不人道的待遇。”

“中國政府應立即澄清邦日仁波切]的身份、下落和福祉”。

邦日仁波切出生於西藏康區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囊欽縣。他被公認爲是囊欽邦日寺邦日仁波切的轉世。仁波切非常關心孩子,尤其是無法接受教育的孤兒。他的關心和慷慨使他通過自己的開支, 以及他人慷慨解囊的捐贈建立了一所孤兒學校。在羅布林卡宮附近的嘉措鄉建立的孤兒院被命名爲嘉措孤兒院。1996年5月,來自西藏各地的40名孤兒被收進孤兒院。仁波切全權負責,而他的妻子尼瑪曲忠協助他處理行政工作。孤兒們接受了藏語、漢語、英語和數學的教育。邦日仁波切於 1999 年 8 月與他的妻子尼瑪曲忠
(Nyima Choedron) 一起被捕,罪名是涉嫌與學校一名工人密謀,在該市的主要廣場升起被禁的西藏國旗,然後用炸藥炸燬自己。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表示,尼瑪曲忠的十年刑期後來被減刑,她於 2006 年 2 月獲釋。

孤兒院在他們被捕後幾乎立即關閉。

消息人士稱,語言權利已成爲近年來藏族努力維護民族認同的一個特別關注點,寺院和城鎮中非正式組織的語言課程通常被視爲“非法集會”,教師會被拘留和逮捕。

此外,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於七月二十八日在印度新德里與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舉行了會晤,西藏分析人士稱,此舉表明華盛頓在面對中國嚴厲的統治時支持西藏權利的承諾。

布林肯在印度首都會見了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駐新德里辦事處代表忠瓊歐珠 Ngodup
Dongchung。西藏流亡政府駐紮在印度北部城市達蘭薩拉,自達賴喇嘛於 1959 年逃離家園以來,該城市一直接待他。

中印關係分析員兼記者 費傑.克藍提Vijay
Kranti 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這次會議代表了“國際層面非常重要的外交發展。它顯示了西藏運動的一個巨大變化。”克蘭蒂說,這次會議向北京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發出了一個信息;習近平近期對西藏首都拉薩進行訪問,中國官方媒體直到事發兩天後才報道了這次訪問。克藍提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對比,發生在短短一週內。布林肯國務卿公開會見了達賴喇嘛的代表,但習近平不得不祕密訪問西藏。這也將向印度政府、歐盟和所有等待多年的西藏倡議的國家發出一個信息,他們也可以加入”。

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研究員丹增拉東說,美國與藏人行政中央的一系列接觸中的最新一次,表明拜登總統正在兌現他在西藏問題上的競選承諾。

拜登總統曾表示,如果當選,他的政府將與達賴喇嘛會面並致力於解決西藏問題,同時政府也將遵行《2020 年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的授權,丹增拉東認爲這次訪問保證了拜登政府對西藏問題的承諾。

《2020 年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肯定了藏人選擇下一任達賴喇嘛的權利。近年來,達賴喇嘛的年事已高,其可能的繼任者面臨着不確定性。北京聲稱有權任命他的繼任者,86 歲的達賴喇嘛則表示,任何未來的達賴喇嘛都將出生在中國以外。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被問及布林肯與忠瓊歐珠的會面時,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華盛頓尊重“達賴喇嘛對包括全世界藏人在內的所有人權利的奉獻”。發言人說。

“美國還支持藏人的宗教自由及其獨特的宗教、文化和語言特徵。我們尊重藏人根據自己的信仰,在不受政府幹預的情況下,選擇、教育以及根據他們自己的信仰,不受政府幹預的崇拜他們自己的領導人,如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

另據西藏消息人士稱,西藏當局正在命令西藏居民交出生活在西藏境外的流亡社區的親屬姓名和其他個人信息,並威脅若不遵行,將失去土地和住房等國家福利。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該行動於 4 月在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的定日縣發起,很快就違背了對提供所需信息的藏人的承諾。該消息人士表示:“當中國當局在 15 天后出現並沒收他們的手機時,同意提供他們在國外居住的親屬的詳細信息的家庭再次受到審問,儘管已向當局提供了他們要求的所有信息,但無論如何,他們被剝奪了所承諾的好處,”

另一位消息人士稱,西藏其他地區也啓動了新的流亡藏人身份識別行動,包括西藏自治區的那曲市和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理塘縣。他說,“有家人住在西藏以外的人,被迫登記自己的姓名,然後提供有關親屬的詳細信息,例如姓名、照片、職業以及他們在印度居住的時間。”

“如果他們不在當地辦公室登記這些事情,他們以後就必須去縣裏做”。

一名流亡藏人援引在該地區的接觸者的話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甘孜州正在收集居住在國外的藏人的姓名和其他詳細信息,以期有朝一日將他們引誘回西藏,而且這些政策得到了政府高層的授權。

同樣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總部位於倫敦的西藏觀察研究員白瑪嘉樂說,中國收集海外藏人信息的努力,有助於阻止有關抗議和其他政治敏感信息的消息嚮往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