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8-03

河南沒提前泄洪是因經濟利益? 專家預警建西藏大壩恐引發戰爭


河南沒提前泄洪是因經濟利益? 專家預警建西藏大壩恐引發戰爭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


外界質疑,鄭州水患死傷慘重,是泄洪太慢且無預警泄洪造成。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對自由亞洲電臺透露,中國水庫營運和人員工資依靠賣水的收益,萬不得已不會泄洪。王維洛指出,習近平考察西藏重點在視察當地水利工程,他預警,中國若執意在雅魯藏布江興建大壩,會爲下游幾十億人口的安危帶來隱患,恐引發戰爭。

河南洪災受害者控訴官方“難辭其咎” 讓人“自投羅網”

外媒採訪鄭州水災被阻撓,村民通宵護堤防施工隊毀堤泄洪

常莊水庫泄洪14小時未發預警 民衆質疑鄭州洪災是人禍

臺灣南投縣去年曾發生武界壩無預警泄洪近20萬噸水,造成四死慘劇,值班員工被以過失致死罪經法院提起公訴。臺灣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王仲宇28日錄製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節目指出,在臺灣泄洪有嚴謹的標準和通報程序,在中國大陸竟允許官員“無預警泄洪”?

王仲宇說:“在臺灣泄洪必須提前公告,並沿路廣播,提醒在沿岸的居民。我就很好奇居然有無預警泄洪,一般國家沒有聽過。查大陸維基百科講,他們可以無預警泄洪,蠻奇怪,跟正常作法不一樣。” 


 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嘉賓、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左)、臺灣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王仲宇、主持人戴忠仁(右)。(RFA)


 本臺曾報導,鄭州常莊水庫20日上午10時30分開始泄洪,鄭州防災服務檯卻在21日凌晨1時才發佈。民衆不滿水庫泄洪14小時爲何不預警、不關閉地鐵和京廣隧道及事先疏散人羣。

參與這一節目的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指出,他研判,正確泄洪應是20號下午約3點鐘。最大暴雨是在下午4點到5點之間,正好集中在同一時間段。有訊息指出,常莊水庫當時每秒泄了525立方米,加上同一時間十幾個水庫泄洪,全部湧入鄭州市,泄洪量大大超過賈魯河原先設計最高通過流量每秒200立方米的承載量。有消息更指當地京廣隧道淹水量是3萬立方米。

王維洛表示,緊急泄洪造成至少13處管湧,常莊水庫基本該廢了,已大修過兩次的常莊水庫屬“病危”水庫,有潛在的潰壩危機。

美國水庫若須泄洪要預警至少三天

王維洛指出,美國水庫若須泄洪至少三天前預警,讓居民有充足時間撤退。鄭州若提前預警,泄洪時間拉長,可以很安全把水泄下。官員爲何不提前宣佈泄洪?他揭露,水資源關係到官員的工資,泄洪等於流掉官員的荷包收益。

王維洛說:“中國水庫運行機制就決定運行人員收入和他賣水收入連在一起的。你看中國公務員,上面說基本工資以外部份要收回,常莊水庫工作人員基本工資以上是靠水庫賣水所能獲得的盈利。能得到這些利益的人,就會決定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對不會泄洪,等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已經來不及。”

王維洛指出,鄭州原規劃一百多萬人現在卻居住一千萬人,水資源依靠南水北調。建立水庫和水庫運行目的相互矛盾,常莊水庫是從外地調水供鄭州水源,水資源很寶貴,水庫官員以保住水爲優先,安全不是第一考量。 


 河南鄭州市的常莊水庫泄洪畫面(視頻截圖)


 氣象報告不準?領導沒交代?

鄭州發生極端暴雨天氣,氣象預報是不準還是沒發生作用?王維洛點出了中共各部門各自爲政,缺乏橫向和縱向聯繫,指揮系統失靈的問題。只要不是領導交待看重的事項,根本不會上心。

王維洛說,氣象預警發佈,若不是來自中國抗旱防汛指揮部、或市政府、市指揮部、宣傳部命令,就只是個氣象預報,不是政府決策,鄭州市政府明顯沒有把氣象局的預警,作爲防災減災應變的根據。

災後各界質疑氣象部門預報不準,氣象部門也自稱只有兩、三成準確率。對此,王維洛質疑:“但你沒看到7月2號這天,新華社報導說中國氣象部門預報很準。7月1號這天習近平在天安門城樓講話,講到十點鐘,我們的雨就十點來,不是準到一小時,而是準到分秒、叫他十點鐘到,就十點鐘到。”

王維洛提到,中共百年黨慶晚會提前移到28日召開,這也說明在氣象預報上也是下了功夫,報的比較準。2008年北京奧運開幕、閉幕不就採取人爲干涉氣候手段,導致晴空萬里?G20不也保證不下雨嗎?這說明了中共如果想幹一件事,領導重視,就能幹得很漂亮,否則則反之。 


 鄭州市民被困在地鐵內,車廂中的水位高至胸部。(視頻截圖)


 王維洛還說,有訊息指出,鄭州市委書記、副市長等有三名領導做決策泄不泄洪,但中國媒體沒報三人在現場指揮是不是要泄洪,只要消息一出去大家理解那邊出事了,會防範。可是中國的訊息不公開,很多人誤判領導還沒去肯定沒啥事。反觀他所在的德國,近期也發大水,所有媒體和自媒體都及時報導災情,讓民衆能及時掌握實情提前預警。

王維洛說:“我不能想像在地鐵站水淹到胸,如果臺灣乘客地鐵水到胸口能支撐三小時,沒有任何作爲、只等待救援,從人性上都是不能理解的一個行爲。”

中國城市建設只重房產開發其他基建不受重視

王維洛提到,城市建設只重房地產開發,排水的“海綿城市”工程砸大錢未見成效。

王維洛指出,中國有九萬八千座水庫,百分之七十三不安全,另有官員指百分之八十水庫使用年限超過五十年以上,步入老年。水利部門建議未來五年投入一千億人民幣加固水庫。

王維洛:
西藏大建水壩會引發戰爭

王維洛示警,中共應變鄭州水患失靈,更大危機是習近平上週考察西藏,規劃興建的墨脫水電站,將建在尼洋河入口、雅魯藏布江口,喜馬拉雅山大拐彎處,發電機裝機容量是三峽大壩二點五倍到三倍以上。修建這個水庫已寫入十四五規劃,意味着不管西藏人、印度人同不同意都要上馬,工程投資可能是三峽工程的五倍。此外從西藏調水到新疆這個大西線調水計劃,也已寫入十四五規劃,工程規模約兩萬億人民幣。

王維洛說,中印對墨脫壩址領土的實際控制權仍有爭議。如果在八一鎮建大壩,就會把林芝、八一鎮淹掉。如果從當地引河水調到新疆和中國其他地方,那個計劃會相當瘋狂,下游國家肯定極力反對,如果非要建,戰爭就是不可避免,水就是他們的生命。 


 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駐臺代表格桑堅參受訪提到墨脫水壩將成下游多國幾十億人口的隱患。(記者夏小華攝)


 藏人代表:墨脫大壩關係下游多國幾十億人生命安危

藏人行政中央駐臺代表格桑堅參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指出,中共面對氣候變遷制定政策時,想的還是利益不是人命。中國官方評估,雅魯藏布江水電全部開發完成,每年能獲得相當於中共每年進口石油總和百分之五十的經濟收益,約三、四千億美元。但一旦潰壩,墨脫大壩下游包括印度、巴基斯坦、緬甸、泰國、老撾幾十億人口的生命安危將沒有保障。

格桑堅參說,“墨脫”是藏語“花”的意思,河流匯流環繞地形像花。中共近年在青藏高原大肆破壞生態,進行藏水北調、西電東送等工程,採階梯式分級建造圍壩,攔截西藏及流經印度、緬甸、泰國、老撾等諸多國際河流的上游。當地在地震帶上,林芝地質易滑坡,在西藏到處挖隧道,建那麼多引水工程攔壩,尤其墨脫水電站建成將是極大隱患。以前就發生過金山江被截流,山地滑坡積水下衝,造成多少傷亡,官方至今沒有交代。

格桑堅參提到,青藏鐵路通了,可爲在西藏興建大型水壩建設創造好的補給線,加上修建公路、水力發電,中國政府可獲取龐大水資源經濟利益和軍事利益,對未來中印戰爭提供很大優勢。習近平最近去西藏考察,就是因爲外部很多條件已經成熟。(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胡力漢 申鏵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