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7-07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對達賴喇嘛尊者八十六華誕慶祝會致辭


  

人天諸有情之無上祜主,勝者之王,遍知大見佛,(尊者達賴喇嘛)於藏歷乙亥年五月五日,公元1935年7月6日,伴隨著許多神奇徵兆,降生於西藏多麥塔爾寺附近貢蚌六族之一的祁家達澤村,佛公曲君次仁,佛母稱德吉次仁。被稱為這位上師的第二佛母欲界之主護法吉祥天母不分晝夜親密如理守護及其無邊神力之下,被正確無誤地確認為(第十三世達賴喇嘛)之轉世。正精進於對佛法的聞思修時,中共在多麥和康區開始侵略西藏。1950年西藏政府軍主力在昌都失守後,西藏的政治、經濟、社會各方如同竭油的燈,每況愈下。在此危急關頭,年僅十六歲的達賴喇嘛不得不擔任西藏最高政教之職。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在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86歲華誕慶祝活動上致辭2021年7月6日照片/視頻截圖 


 1951年在中共政府的武力被迫下,中藏之間簽訂了所謂《十七條協議》。雖然,當時尊者致力於對西藏社會的改革和發展正在做努力,但是,由於受中共的侵略而改革未能成功。

尊者達賴喇嘛於1954年參訪了中國,於1956年又參訪印度。期間與剛建政不久的亞洲最大兩個共和國領導人舉行了會晤,在專制的社會主義中國和各政黨爭奪執政權的民主製印度,對這兩個不同體制國家的整體狀況有了親身體會的前提下,先後八年對在藏的中共軍隊官員間極力營造和諧氣氛。但與1959年3月份,駐紮在拉薩的中共軍隊對尊者人身安全帶來極大威脅之下,尊者達賴喇嘛及近八萬藏人不得不流亡於鄰國印度、尼泊爾,及不丹。

剛流亡不久的藏人絕大部分以苦力築路作為謀生之道。然而,他們在尊者達賴喇嘛的領導下,在印度政府租賃的土地上,利用森林和荒無人煙的野外開荒,逐步建立流亡藏人定居地、寺院、學校,提供這些能夠保護西藏民族特色的基本條件。同時,於1960年,在改革原噶丹頗章政府體制的前提下,為了每個藏人未來能夠參與和肩負政治及行政管理等的責任,創立了由西藏各地區及各教派代表組成的第一屆西藏人民議會。

與此同時,於1959年、1961年、1965年分別向聯合國遞交了西藏問題請願書,並製定出決議。1963年,公佈了西藏憲法。當西藏境內大張旗鼓地展開所謂殘酷的政治運動—文化大革命,於1967年尊者第一次展開宗教外訪至泰國和日本。於1973年訪問了歐洲幾個國家,翌年,便同當時的西藏流亡政府各部領導磋商將與中國政府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道路”政策意圖。1979年訪問美國,當時中國的時局發生了微妙變化,在鄧小平的提議下已斷交20年的中藏又開始了初次接觸,西藏的參訪團和代表團先後派遣到藏區,開啟了闔家內外團聚之門,已毀壞的寺院逐步得到重建,絕蹟的出家僧尼有得到重現,學佛修行的宗教活動得到恢復。同樣,在學校也開設了藏文課程,民族的傳統文化、藝術、風俗習慣等有所得到發展。當然,在此基礎上當時第十世班禪確吉堅贊大師為主的西藏各教派仁波切、學者,以及民眾的信心和乾勁正在高漲。

1987年,在華盛頓美國國會提出了“五項和平計劃”,1988年在歐洲議會又提出了“斯特拉斯堡建議”,針對西藏境內的實際狀況,以非暴力,通過互惠雙贏的“中間道路”政策解決西藏問題的主張後,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並迎來了諾貝爾和平獎為主的援助西藏新浪潮。1991年國際上共享“西藏年”;1997年美國國務院宣布任命“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2002年,美國製定“西藏政策法案”。在此兩年前,歐洲議會在尊者生日制定有關支持中藏和談的決議為主的國際上一些民主自由國家的國會、政府、民眾等也紛紛制定對促進西藏問題予以同情和支持的決議,以及對西藏的援助源源不斷。西藏問題至今任然未能被淹沒,無疑這是因尊者達賴喇嘛的睿智和卓越領導能力的結果。

尊者達賴喇嘛至今在國際上,為提升人類道德觀和價值觀;促進各宗教間的和諧;尤其是為解決西藏問題而繼承和發展西藏宗教文化;保護生態環境,以及復興古印度心理學、邏輯學,及宗派觀點等的修學。還有非宗教道德倫理復興等四大使命,對60多個國家先後展開近300次參訪,期間會晤各國總統、首相、各地方政府領導、法官、部會官員、各組織負責人,以及各宗教領袖等。總之,在這個星球上的領袖人物共490人進行了會晤交流,近對60所著名大學的應邀做出了演講,而且得到這些大學和研究中心等學術機構的榮譽證書和嘉獎共140項。僅僅在美國就對尊者頒發了近50項榮譽證書,以及以諾貝爾和平獎、聯合國環境保護獎、美國國會金質獎、英國鄧普頓獎等各類獎品達150項之多。

尊者達賴喇嘛對不分教派寺院一視同仁給予支持,並為那蘭陀聖潔教法的繼承和發揚光大,幾乎每年都到聖地菩提伽耶,及南北各寺院對那些面臨失傳的各派佛教理論進行傳授。截至今天已傳授34次時輪金剛灌頂法會為主的各續部灌頂及法術等,如此先後所轉法輪可稱得上是前所未有。自1960年至2020年間,對各教派確認的轉世仁波切達1337人;據不完全統計,先後對傳授的沙彌戒人數達4203人,傳授比丘戒人數達16126人。

為了讓佛教與現代科學合作並進,通過國際學術平台,為利益眾生與各類科學家先後舉行多次研討會,並且在各教派間舉行學術交流會。還指導各大寺院課程中設立科技知識課程,現已付諸實施。與共享西藏佛教文化的喜馬拉雅山地區民眾不僅讓他們繼承從祖先流傳下來的精神財富而增添了信心,而且對亞洲傳統佛教地區,以及蒙古等的所化眾生之希求充分得到滿足。成為實實在在教法之主,並贏得了各方的尊重和愛戴。

受尊者達賴喇嘛的恩惠,西藏各教派領袖間親密無間,對西藏民族的大局意識如此一致的局面,自讚普王朝分離後便未曾出現。

在尊者面前沒有接受過傳法的流亡藏人幾乎不存在,因此,大家都把尊者作為根本上師對待。一旦認作上師,就應該要遵從;順從上師,首先要洞察上師聖意;懂得意境後秉持奉行才是核心要點。所以,如理進行正確取捨極為重要。

當今,西藏流亡藏人的生活狀況有了提高,年青一代都有了一定的文化知識。在務農和經商等方面已有自主自立的能力。這些都是尊者達賴喇嘛在過去60年來,以直接或以間接通過藏人組織向印度和美國為主的各國政府和各團體組織進行接觸聯繫,爭取援助資金,制定發展計劃等一系列舉措之成果。對此,我們應該要知恩,感恩圖報。

目前,一小撮發邪願欺師滅祖之輩對尊者達賴喇嘛以怨報德,忘恩負義,並肆無忌憚地進行誹謗。對此按此前所強調的那樣,絕不會姑息養奸,將會堅決予以有力回應。並強烈祈求赤墨二尊護國護法為主的神力無比的諸善神,如理將這些犯上作亂大逆不道之行為和陰險詭計,從速不留餘地得到削株掘根。

尊者達賴喇嘛是人類偉大的時代導師,是能改變漢藏兩個民族歷史進程的一代重要人物。中共政府錯誤估計形勢,等尊者達賴喇嘛離世後西藏問題便會自動消失,大家不要迷惑於某些人的誤判,而要相信達賴喇嘛尊者是解決中藏問題的鑰匙。珍惜漢藏兩個民族在悠久的歷史進程中和平共處,攜手發展的歷史機遇,在互惠共贏的“中間道路”政策下,呼籲中國政府無任何先決條件地對達賴喇嘛尊者能夠參訪中國和西藏,盡快做出積極慎重的考慮。

尊者達賴喇嘛在過去60年來鞠躬盡瘁,通過民主制四步驟建立和健全的這一組織,它是西藏三區和不分教派民眾結合起來的一個共同組織,相應需要由西藏三區及不分教派民眾來主宰這一共同組織。這個組織爭取的是西藏三區和各教派的共同利益。因此,這個組織要得到健全發展就要依靠法治,而不是人治。依靠法治的第一項承諾是如同數次做出宣布的那樣公平公正,違背這一原則的任何行為和妥協之徑,這不僅違反了民主的基本理念,而且無法成為名符其實的民主制。當我們在政治上存在不同立場與觀點等難題時,彼此間都應該要按流亡藏人憲章精神做出調諧。如果偏離了它,就不會有公平公正,也不可能存在法治。原因是流亡藏人宣章是民主的核心,失去這一核心基礎的民主無法立足於社會。因此,呼籲大家要懂得這一原則。

在這一原則下,我們都要認清真正的對手是誰,彼此間的不同之處應該通過磋商解說的途徑去換回和諧融洽。為原則和共同利益大家要同心協力,和衷共濟,這是歷史賦予流亡藏人不可推卸的責任。因為,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使命是爭取民族自由,而不是圖謀各自衣食名譽。為了讓爭取自由的力量結合起來,大家要把各自的能力凝聚到共同事業上來,這是有效爭取民族自由的基本所需。

無論處在什麼樣的境遇與環境,我們無法處於原地死死抱著過去的糾葛不放,更不能對此始終喋喋不休,畏難而退,根據法律法規尋求解決之道才是向前邁進的正確方向。

行政機構噶廈政府以法律法規作為基礎,對民主三權架構彼此制衡作為重點,促進各項工作正向積極方向發展,並有堅定決心,未來西藏的根本事業符合西藏人民共同利益的發展方向推進。

整體人類尤其是西藏人民的一切安樂之源,便在於尊者達賴喇嘛慈悲為懷之利生事業,以及關乎於尊者的健康長壽。因此,全體西藏人民要領會尊者諄諄教誨,並要如理得到奉行。不要造作有違尊者聖意之惡業,並無端通過網絡進行相互爭執,彼此偏私袒護等行為,要放眼整體社會,顧全大局。在國際社會政治大環境下,為爭取西藏民族自由事業,要把握好這如同金子般的機會,時刻心懷尊者尊容,做到團結一致,齊心協力。無疑,這將真正成為我們舉行尊者華誕慶祝會,使勝者得以開顏之供雲,並呼籲大家要如理取捨利害善惡。

最後,衷心祝愿尊者達賴喇嘛健康長壽!按逝者遺願,生者期望,願尊者早日能啟程境內西藏。諸事如願得成就!願西藏問題早日得到解決!盡快迎來境內外同胞闔家團聚之美好時日!

噶廈 2021年7月6日 (外交部中文處譯)/編者註:本文根據藏文翻譯,如有出入請以原文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