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7-07

習近平:中共和中國分不開 餘茂春:中國人民絕不答應習的說法


習近平:中共和中國分不開 餘茂春:中國人民絕不答應習的說法

  

習近平七月一號發表党慶演說,北京市民在街頭觀看轉播。(路透社)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建黨百年演說中指出,任何想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分割開的企圖不會得逞、中國人民也不答應!特朗普時期建議將“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別開來的餘茂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人民也絕不答應習近平的這番說法,也沒有證據顯示習的說法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甚至代表中國共產黨的利益。

特朗普後期對中國政策戰略大翻轉,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區隔,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百年党慶致詞時,挑明著說:“任何想把中國共產黨同中國人民分割開來、對立起來的企圖,都是絕不會得逞的!9500多萬中國共產黨人不答應!14億多中國人民也不答應!”

《新蘇黎世報》:習近平是控制狂 也是中國經濟發展最大絆腳石

中共等於中國人民?學者:他們擔心引發離心潮

“不是中國,而是中國共產黨”—應當區分中國、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等概念

特朗普政府將“中共”和“中國人民”區隔的政策推手、美國前國務卿中國政策規劃首席顧問余茂春5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習近平說這話沒什麼底氣。

餘茂春說:“十三多億的中國人民絕不答應習近平的這種看法,他只不過是自己在那給自己壯膽!他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表明中國共產黨代表中國人民利益。中共為了開這個慶功大會給自己臉上貼金,他多麼緊張,動用多少警力和專政機關,讓老百姓服服帖帖,不敢亂說、亂動,他還在這種情況底下講十四億中國人民絕不答應(和中共分開)這真的沒有多少人能相信。” 


 2021 年 7 月 1 日,習近平在北京天安門舉行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 100 周年的儀式上。 (路透社視頻圖片)


 對內關門不准老百姓說真話 對外搞戰狼將中國推向孤立

餘茂春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上是一個非常不切實際的國號,是沒有任何人民可以當家作主的政治機構,習近平也知道他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像江澤民時代就反覆強調“三個代表”,因為當時老百姓都認為不能代表了。

餘茂春說:“現在習近平在好多方面把老百姓關起來,不准大家說話,老百姓連評論自己國家領袖的權利都沒有,(視為)一種犯罪,稱妄議中央,這是專制獨裁。獨裁者總想把自己打扮成代表全民意願,這不足為奇。”

習近平並稱“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餘茂春認為,中共具侵略性,跟周邊國家多有衝突,自稱愛好和平者,但很多人不相信,
“習近平自己講話都充滿殺氣”。中國在習近平統治之下成為“孤家寡人”,他給自己壯氣、壯膽,自認帶給世界正義和平,是沒有現實感。

流亡美國、前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的王軍濤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則認為習近平的說法很搞笑。王軍濤引中國古籍《莊子》:““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竊國者帝王將相比喻,習近平不是靠民主選舉產生,而是靠紅色血統、由共產黨權貴拱上臺,自稱與人民血肉相連,只有在“寄生”的意義上是正確的。

王軍濤:中共像毒瘤寄生在中國人民身上吸血肉

王軍濤說:“共產黨是寄生在中國人民身上的毒瘤,這個毒瘤一方面榨幹中國人民血汗,欺負中國人民,也許他說的對吧,血肉相關就是說,如果離開中國人民給他供血、喂肉,他根本一天也活不下去。但這血肉相關絕不代表中國人民、不代表是人民一部份,它是寄生在中國人民身上的一個大毒瘤。” 


 2021 年 6 月 29 日,在北京,一個巨大的螢幕播放在習近平向“七一勳章”獲得者頒授勳章的現場畫面。(路透社)


 王軍濤比喻,共產黨用暴力鎮壓香港、西藏、新疆,就足以證明他是踩著人民的鮮血壯大,就像毒瘤危害人體健康。

王軍濤指出,中共不遵守國際社會規矩,符合他利益的就選擇性承認,從習近平百年党慶談話,曝露他對國際政治基本知識匱乏,信口開河,也許是他的真心話,但是跟國際政治、人類文明有很大落差。

對習近平稱“中共”和“中國人民”不能分割,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中國公民張先生,他說,分不分的開?建立在一系列執政合法性、政治合法性之上,若兩者去掉、不存在以後,分開是順理成章。

張先生提到,如果中國經濟出現問題、國進民退、民生凋敝,又沒有辦法在民族主義位階上說服大眾,中共和中國人民自然就分開。

張先生雖擔心通過電話受訪會有安危,但仍鼓起勇氣吐露真言,他說,執政者的論述不能跟社會現實太脫節。“從他現在對社會整肅控制、言論管制,試圖強化他的控制力,顯示他強化背後的動機是不自信。”

基層對百年党慶無感疲態 經濟政治出問題中產階級焦慮

如何看習近平七一整體表現?張先生坦言:“基層社會是無感的,他用各種方式動員,在目前整個國內經濟狀況下,中產階級以上很多還是很清醒,整個社會對未來前途的焦慮是上升的。”

張先生提到,前四十年所有改革的成就建立在和“西方對接”和“改革開放”基礎之上,但是今天整個中國社會政治改革沒有跟上,在香港問題出現後退,外交關係選擇和前四十年截然不同的道路,給社會帶來必然的焦慮。(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導 責編 許書婷 胡力漢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