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7-02

中共建黨百年前嚴控藏地 比如縣數名藏人被捕


中共建黨百年前嚴控藏地 比如縣數名藏人被捕

  

中共當局今年6月27日在西藏那曲境內進行政治宣傳(中共官媒視頻截圖/受訪人提供)


中共建黨百年日將至,當局在西藏加大實施管控措施,並於近期在那曲市比如縣拘捕了部分藏人,其中多人被指控與境外藏人保持聯繫,致使當地緊張局勢升級。

藏人控訴布達拉宮禁轉經 掛党慶橫幅褻瀆聖殿

全中國《唱支山歌給黨聽》? 藏人:拿人民的錢為黨鍍金洗白

習近平視察青海藏區 地方官抓人、作秀

隨著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日的臨近,以西藏首府拉薩為主的藏地近期被當局實施空前警戒,以防示威或自焚等抗議事件發生。

一位不願具名的西藏那曲比如籍藏人週二(6月29日)告訴本台,自2008年的數年來,那曲市的那曲縣、比如縣、索縣等地多次發生過藏人自焚和遊行示威等事件,以示對高壓政策的不滿,因此長期以來一直受到當局的嚴格控制,尤其在7月1日中共建黨百周年日前夕,這些地方的局勢更趨緊張: “比如縣、索縣等地的網路仍受當局的限制,境內外的親屬之間很難取得聯繫,偶爾通過生活在中國大陸城市的藏人來簡單瞭解一下親友的近況,這種情況發生在當今互聯網發達的時代,任誰都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但這是當地的真實情況。尤其在今年臨近七一中共建黨日,當局在那曲市境內加大展開所謂的愛國愛黨宣講活動,還對地方藏人實施更嚴格的監控。近期,比如縣多名藏人遭到拘捕,其中絕大多數人則是被指控與境外藏人保持聯繫。”

消息人士說:“目前在所有被捕藏人中,唯一已知的名字是居住在比如縣紮拉鄉美日村的一名男性村民,他是四十四歲的嘉晉,於今年四月被捕,有三個孩子,他因在境外有親屬,而被當局指控與其保持聯繫。而其他多數被捕藏人也被指控犯有同樣的罪行。由於當地被過度控制,暫無任何關於他們現被關押的地點及近況等的細節。” 


 被捕藏人嘉晉位於比如縣紮拉鄉美日村的家鄉(受訪人提供)


 另一位居住印度的西藏比如籍藏人亞達也向本台證實,數名藏人自今年四月在比如縣被捕後,至今下落不明。他說:“被捕藏人嘉晉經常提倡藏人之間的團結,鼓勵年輕藏人學好本民族語言和文化,同時極為關注西藏的環境保護,這些可能成為當局拘捕他的真正原因。目前當地局勢已惡化且非常嚴峻,當局在七一建黨日前在那曲境內部署了大量兵力,並加大了監控力度,使我們無法找到與當地藏人聯繫的管道。”

據本台和境外藏人媒體早前報導,西藏那曲市比如縣另一位被捕環保人士兼導遊貢覺晉巴在拉薩獄中服刑二十一年期間因頻遭酷刑折磨,於今年2月6日在醫院去世。去年六月,與境外親屬聯繫而被捕的比如縣婦女拉莫也是在拘留期間受酷刑而死亡。

此外,日前本台收到兩段從西藏流出的短視頻,內容顯示中共當局在西藏拉薩布達拉宮的白牆上投射了“熱烈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大字和中國國旗的抽象“五星”為背景製成的影像進行大肆宣傳,卻招引藏人不滿。(音)視頻中,攝影者對當局利用燈光投影如此玷污神聖的布達拉宮而感到悲憤,還語帶泣聲地質問當局這種專橫跋扈的心態,並對擠滿布達拉宮廣場進行拍照取樂的漢人遊客可以自由地做任何事情,而藏人連朝佛轉經的自由都沒有的這種境況表達了不滿,強調“到處都是漢人,西藏如同漢地。” 


 在拉薩布達拉宮腳下觀看中共政宣燈光投影的漢人遊客 (視頻截圖)


 另據本台藏語部獲得的一份當局自今年四月起傳達給西藏自治區黨員幹部的學習材料中顯示,當局強制要求所有黨員幹部不信仰宗教、不參加宗教活動,包括學經、誦經、朝聖、朝佛、受戒、修行、向寺院捐款捐物等,要求對党絕對忠誠,主動佩戴黨員徽章,不佩戴佛珠或佛像等宗教飾品,堅決與“十四世達賴”和“達賴集團”劃清界限,不送子女到寺廟當僧尼或到宗教場所及學校接受教育培訓,積極引導信教群眾理性對待宗教、自覺移風易俗、淡化宗教消極影響。

澳大利亞西藏倡議組織(Tibet Initiative Network
Australia, TINA)負責人益西曲桑週三(6月30日)就此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中國政府在西藏對宗教的打壓措施,不光是針對黨員幹部,同時也針對普通職員、學生和民眾,這幾年這種高壓手段更是變本加厲。對西藏及其人民來說,在過去的七十年裡,一直存在著政治壓迫、社會歧視、經濟邊緣化、環境惡化、人口入侵和文化同化以及民族身份的抹殺。無論中國政府提出什麼理由,都不能以西藏是封建社會還是文明社會為由,使其對西藏的軍事入侵和種族屠殺合法化。歷史上,許多國家既有封建社會,也有文明社會,中國本身在歷史上就是一個封建社會,這與一個國家主權的歷史合法性沒有關係。”

他補充說:“自1949年至今,不僅有120多萬人在西藏被屠殺,而且有數百名西藏作家、知識份子、音樂家、藝術家、環保人士和宗教人士被任意逮捕、監禁,並遭受嚴重的酷刑和非人道待遇,僅僅是因為表達了他們對信仰和身份的看法。西藏人民在中共高壓統治下的悲慘處境,理應得到國際社會的緊急關注,而當下來自國際的施援力度仍是極為薄弱,這助長了中共的囂張氣焰,使西藏更加深陷於苦境之中,這是令人悲哀的。”(記者:丹珍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