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6-30

全中國《唱支山歌給黨聽》? 藏人:拿人民的錢為黨鍍金洗白


全中國《唱支山歌給黨聽》? 藏人:拿人民的錢為黨鍍金洗白

  

央視在蘇州工業園區策劃的“唱支山歌給黨聽”活動。(視頻截圖)


中共建黨百年前夕,各省各族動員群眾高唱《唱支山歌給黨聽》競賽,歌詞傳達“党恩”高於“母恩”。有匿名中國百姓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付錢給人去唱的”。藏人代表質疑共產黨動用國家資源為自己鍍金。旅美人士胡平直言,中國人對党不再有熱情,黨才會拿六十年前的紅歌作為宣傳樣板洗白。

“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党來比母親,母親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輝照我心......”“舊社會鞭子抽我身,母親只會淚淋淋,共產黨號召我鬧革命,奪過鞭子揍敵人......”

共產黨百年前夕,中國各地群眾表演《唱支山歌給黨聽》一支支快閃MV(視頻),以高清畫質、空拍,營造氣勢,近日在官媒、黨媒、微博“大洗版”。

習近平要求全黨要永遠信黨愛黨為黨

党慶大型文藝演出臨時改期

中國提新型政黨制度 學者批只為宣傳毫無新意

蘇州工業園區,湖南音樂廳、廣州老人活動中心、吉林東北抗日聯軍紀念館、嘉興南湖紅船水岸、湖南衛視歌唱擂臺節目......,選拍背景各出奇招,老歌新編各自發揮,鋼琴家朗朗也演出伴奏。這場各民族、各行業拼愛党愛國競賽,上海中科院科學家、山東人民檢察官高唱,彝族歌手吉克雋逸穿梭在列車上與少數民族裝扮的乘客同歡唱。


 2021 年 6 月 28 日,表演者在北京國家體育場參加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 100 周年。(路透社)


 “付錢才唱”有老百姓拿一千塊唱歌誦黨?

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住在湖北一位匿名人士,問到為何百姓都唱《唱支山歌給黨聽》?

該人士說:“我們有個街坊也去唱過,他說誰發錢我就去唱,發了一千塊他才去唱那首歌。”

RFA:“不是發自內心唱?”

該人士:“這我不知道,這是別人拿了錢去唱。”

RFA:“官方或民間發錢要他們唱?”

該人士:“你覺得呢?一千塊很多所以別人就去唱,那麼熱,那是發了錢的。”

RFA:“你有沒有去唱?”

該人士:“你覺得他會讓我去唱嗎?唱歌還有條件的,不是隨便人可以唱的。”

該名人士透露,他被國保公安警告多次,七一這陣子不許接受媒體採訪,要不是這種歌誦共產黨的主題,他是不會多說的。

中國百度介紹,《唱支山歌給黨聽》是由姚筱舟(筆名蕉萍)作詞,朱踐耳譜曲,該曲創作於1963年,最早由任桂珍演唱,後作為故事片《雷鋒》的插曲由胡松華演唱,經藏族歌手才旦卓瑪演繹後廣泛流傳。2019年6月,《唱支山歌給黨聽》入選中宣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優秀歌曲100首。

六零年代曾被中共作為宣傳解放西藏農奴假像的樣板歌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代表格桑堅參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作詞者姚筱舟是陝西礦工,抄錄在雷鋒日記,毛澤東在六二年提出學習雷鋒活動,才讓它變出名。五零年代中共軍隊入侵西藏,一九五九年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流亡,六二、六三年左右,中共正大規模在西藏進行所謂平息叛亂,六二年又發生中國和印度之間的戰爭,在這歷史時刻,中共放映《農奴》電影,找了藏人才旦卓瑪演唱

《唱支山歌給黨聽》,塑造出西藏在“解放”前農奴過著水深火熱的假相。

格桑堅參說:“歌詞是寫唱山歌給黨聽,党比母親還大,大家認為感覺是西藏獲得解決、解放農奴的心聲,其實這歌詞背景是陝西礦工寫的,找藏人表現,這首歌成為共產黨宣傳西藏、妖魔化西藏以前社會的最好的宣傳平臺。”

格桑堅參提到,這名陝西礦工怎知道西藏的事,歌詞“舊社會”指的是中國一般地方不是西藏,宣揚“共產暴力政權、暴力文化”,和藏傳佛教談慈悲和平完全兩回事。中共將才旦卓瑪塑造為農奴後代,事實上她出自日喀則有名望的家族,後當上政協副主席、全國人大代表,專門唱紅歌,曾到北京唱《一個媽媽的女兒》給江澤民聽,歌詞是藏族和漢族是一個媽媽的女兒,媽媽是中國。 


 才旦卓瑪再唱《唱支山歌給黨聽》。(視頻截圖)


 格桑堅參:美國兩黨不會拿國家的錢為自己的党慶生吧?

格桑堅參說,唱山歌給黨聽評選活動,是中國政府、黨組織搞的活動,各省、各民族爭相創作,政府會頒獎和高額獎金,因此搞的比較熱。

格桑堅參說,共產黨一直標榜獲得百分之九十以上民意支持,是全世界支持率最高的黨和政府,事實上中共不具民選合法基礎,只能靠這類宣傳欺瞞世人。

格桑堅參說:“搞這種宣傳活動只剩朝鮮、中國還在搞,古巴、越南都不搞了。要表現出一個強大和諧、大家都向著我、大家都在表揚我,外在形象要這樣表現,其實說明自己真的很脆弱、很岌岌可危,非常大的不安全感。”

格桑堅參提到,歐美民主國家包括臺灣看不到這種現象:“不會像這樣把一個黨、一個國家所有命運形成一個整體,把一個國家變成一個黨的私有物,只有中共才有,全部用國家資源、國庫經費、人民幾千億撒幣做這些活動,為自己共產黨鍍金。”

百年党慶卻拿六十年前紅歌 胡平:共產黨背離理想、人民對黨不再熱情

前《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胡平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唱支山歌給黨聽》是六三到六六年流行的紅歌,當時以為是雷鋒寫的詩,雷鋒是毛澤東塑造的讀毛書、聽黨話、無條件服從党領導、做好人好事、對階級鬥爭覺悟、要對敵人狠這麼個形象。文革造反派年輕人覺得雷鋒一點沒有吸引力而黯淡下來。

胡平說,建黨百年卻拿不出新歌,還抬出五、六十年前的紅歌,說明儘管共產黨吹牛、尤其習近平吹的很厲害,所有流行的紅歌,直接歌誦黨、歌誦偉大社會領袖、偉大社會主義,都是毛時代的創作,即便毛死後有很多御用文人。

胡平說:“再也沒有這樣標準的紅歌流行,就說明實際上共產黨領袖、社會主義再也無法激起國人真正的熱情,在毛時代有些人還真的有那種熱情,真的認為那是對的,那現在沒有人相信這個東西了。”

胡平認為,老百姓愈沒有熱情,黨愈要強迫他們唱歌誦黨的樣板歌。現在中國比毛時代富裕多了、也強大了,卻放棄社會主義、搞資本主義的結果,誰還歌誦社會主義?
共產黨最不照顧勞工,跟北歐、西歐的社會主義風馬牛不相及。

胡平說,“所以現在人怎能滿懷真誠地激情,寫出歌誦社會主義的這些詩歌、歌詞,寫不出來了嘛!人們也失去毛時代曾有的真誠熱愛,現在人們加入共產黨,完全是為了功利、混好日子、升官發財。習近平說不忘初心,共產黨的理想是用暴力革命消滅私有制、打倒地主、打倒資本家,讓窮人翻身,現在都成了笑話了嘛!現在大陸人都以炫富為傲,共產黨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資本家了。”

胡平認為,《唱支山歌給黨聽》都是共產黨組織、共青團組織的官方活動,現在的中國人再也沒有那種真誠,那都是逢場作戲了。(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導 責編 許書婷 胡力漢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