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6-25

司政邊巴次仁首次與美國媒體談流亡西藏的民主制度


司政邊巴次仁首次與美國媒體談流亡西藏的民主制度

  

https://youtu.be/T0ZJTDRqnC4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於本月16日首次公開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和獲獎專欄作家喬什·羅金的採訪時,
重申他將致力於為恢復停滯不前的藏中和談找到一個持久、互利和非暴力的解決方案。同時強調新一屆的噶夏將加強國際關係和宣傳方面的工作。

據了解,此次採訪活動是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組織,該基金會主席卡爾·格甚曼主持這場採訪活動。

司政邊巴次仁在採訪中首先對卡爾·格甚曼(Carl
Gershman )與西藏人民超過27年的友誼和關係表達了敬意,特別是他與已故達賴喇嘛尊者的特使嘉日洛珠先生間長期保持的友誼。

司政邊巴次仁指出:“在卡爾·格甚曼擔任主席期間,藏人行政中央和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建立了強有力、友好的和相互尊重的關係,這種關係由於格甚曼主席對西藏人民的堅定支持和友誼而進一步得到加強。因此,感您們介紹和分享了很多美國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是基於民主、人權和人類的尊嚴。”



司政在回顧卡爾·格甚曼擔任該基金主席期間與達賴喇嘛尊者舉行的多場會議時指出,藏人行政中央期待著繼續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保持這種友誼。

在回答喬什·羅金關於西藏境內的局勢和西藏人民的生活狀況時司政指出,中國對西藏的總體政策是將所有的權力鞏固給中央政府或共產黨,這一點非常明顯。從中國與國際社會的伙伴關係來看,包括他們對鄰國的好戰狀態,以及對中國內部,包括南蒙古、東突厥斯坦、西藏和香港,以及對台灣的打壓狀況來看。他認為這些不是一個好的方針,也不是中國的正確方向。

在談到中國領導層最近在形象建設方面的努力時司政認為,如果不訴諸於國際社會所主張的核心價值觀,就不可能改善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

此外,在談到關於藏中和談及其前景問題時司政重申,他將通過各種渠道與中國政府進行接觸,以“中間道路”為基礎,為恢復停滯不前的藏中和談找到一個持久、互利和非暴力的解決方案。他強調希望有一天,更好的意識形態將戰勝中國領導人的思維,屆時西藏問題將是最容易解決的問題。並引用了西藏自由運動所採取的非暴力和務實的方法。

司政指出:“我們已經提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尋求名副其實的自治。但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的反應卻是為藏人製造了越來越多的挑戰和障礙,並為藏中和談的進展設置了更多的條件,所以我認為如果有更好的意識形態戰勝中國領導人的思維,肯定會找出一個前進的方向。 ”

司政邊巴次仁教育部強調,前往中國朝聖是達賴喇嘛尊者的夙願之一,尊者在最近的網絡會議上向司政表達了這一願望。他指出:“達賴喇嘛尊者也想去看看他的家鄉安多塔澤,還有拉薩。然而,在西藏實現自由之前,尊者不可能在那裡生活或停留。這清楚地表明了我們打算去哪裡。”

在談到美國總統拜登和達賴喇嘛尊者之間進行會晤的前景時,司政表示:“這一問題對時間和局勢都很敏感。
我確信拜登總統和尊者有許多共同關心的話題,但這些話題是為了全世界所有人的利益,而不僅僅是西藏人民的利益。因為尊者通常與不同國家的領導人會面時,大部分是為了人類整體的利益,而西藏問題只是會晤時討論的一部分話題。”

喬什·羅金最後提到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成功舉辦,導致中共當局不斷增加對西藏人民的監視、鎮壓和迫害。並問道:“您認為國際社會是否應該像華盛頓許多人所建議的那樣抵制2022年北京奧運會嗎?”

司政回應說,任何參與2022年北京奧運會的行為在某種程度上都可能被視為對中共專制政權及其鎮壓政策的認可。然而,司政主張在追究中國責任方面,採取“更全面的”做法。(編譯:卓瑪
責編/網編:蔣揚)/《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