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5-31

中共對西藏喇榮五明佛學院的政治教育與商業化操作


中共對西藏喇榮五明佛學院的政治教育與商業化操作

  

照片取自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官網


【西藏之聲2021年5月28日報導】國際聲援西藏運動於上週發表一篇評論文章,探討中共當局對西藏喇榮五明佛學院實施的政治教育與商業化操作。同時,該組織認為在當局嚴控下的西藏被以藏人或西藏特色為賣點促進旅遊,並將佛學院和天葬台異國情調化,作為中國遊客探尋神秘與異國旅遊的目標。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CT)於上週(5月18日)發表一篇評論文章,探討中共當局對西藏喇榮五明佛學院實施的政治教育與商業化操作,同時該組織根據消息指出,色達五明佛學院、喇榮寺管理委員會、色達縣民族宗教事務局,以及色達縣民政局於上月底(4月27日)共同發布通知,明確消除對喇榮五明佛學院和洛若天葬台的炒作宣傳,但卻沒有對這兩個具有西藏宗教、文化意義的景點發出全面的旅遊禁令。

通知指出五明佛學院與洛若天葬台“不是旅遊景點”,同時還重申喇榮五明佛學院是培養寧瑪傳承佛學僧才的宗教院校,並依照中國法律進行規範管理和服務,同時維護“正常”的宗教教學與活動。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認為中國觀光旅遊業將五明佛學院和天葬台異國情調化,作為中國遊客探尋神秘與異國旅遊的目標,而對於藏傳佛教文化的商業化,這份通知似乎是當地社區難得的抵制。然而,事實上中共當局透過利用人們對於藏傳佛教的興趣吸引中國遊客,卻導致真正的寺院社區進一步地減少。

同時,該組織指出,雖然喇榮五明佛學院吸引了來自中國、國外的真正佛教徒,但是大量的中國遊客前往佛學院、天葬台,並將其作為一個異國旅遊的目標,這也是困擾當地人士數十年的問題。

該組織引述一位居住在美國的喇榮五明佛學院前學生表示:“佛學院的堪布多年來對於遊客湧入寺院的現象提出反映,而他們也嘗試各種途徑反對旅遊業以佛學院和天葬台為賣點獲利。因此,這份通知為勸阻大眾旅遊業較積極的發展,因為這是現實中存在的爭議。”

而且這一商業化操作亦忽略了西藏文化中天葬的真正意涵,如今天葬台已成為吸引中國遊客必看的奇觀,這也是西藏面臨的長期問題之一。同時,地方當局在遊客闖入天葬台的問題上保持中立,並不對天葬台發布硬性的旅遊禁令,而上個月發布的最新通知僅是提醒遊客的警告,洛若天葬台不是旅遊景點。然而,色達縣政府實際上控制著天葬台的運作,雖然縣政府擁有權力,但仍未完全禁止遊客進入具有西藏宗教和文化意義的景點。


 照片取自人權觀察


 喇榮寺面臨的政治教育與打壓

雖然喇榮寺院社區似乎能夠反擊對藏傳佛教文化的商業化,但寺院社區仍面臨其他限制學術追求的挑戰,如本月初(5月8日)喇榮五明佛學院宣布展開“五個聚焦推動黨史教育進課堂”政治教育活動,並聲稱要引領宗教界進一步增強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五個認同。

被視為世界最大佛教寺院社區之一的西藏喇榮五明佛學院,並於2001年遭中共當局拆除估計八千名僧尼的居所,寺院的規模被縮小將近一半。然而,當局在2016年、2017年又以“整頓”為名的大規模打壓,無數居所又被拆除、數千僧尼學員被驅逐。同時,約有五千名僧尼被遣送回家,並被當局被強制參加愛國教育課程,更有境內傳出的影片顯示,疑似同為受驅逐的尼師,她們被迫穿軍裝、唱愛國歌曲,歌詞內容為“藏族和漢族是一個媽媽的女兒”。

為此,六名聯合國專家於2017年2月報告指出,他們向中共當局提交一份聯合聲明,強調佛學院的事態發展違反了國際人權法,像是對文化遺產一種有形與無形的攻擊,同時嚴重侵犯了當代和下個世代的文化權利。

對西藏與境內藏人的刻板印象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認為西藏和藏人長期以來,在政治與社會上都被當局定性為具有異國情調、神秘、縱情歌舞,以及前現代、野蠻等形象,並受到外國勢力影響成為分裂份子,而這些在中國大眾眼中的刻板印象,全都“歸功”於中共當局數十年將西藏作為“中國最西部”的宣傳與同化政策的影響。

中國於七零年代末實施改革開放,當局推廣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有極大程度導致西藏、藏人商品化與迪士尼化,而喇榮五明佛學院為一個例子,說明藏傳佛教被定性為富有神秘、異國情調的,這也導致了對西藏文化的膚淺看法。此外,香格里拉在文學上也被香格里拉化,這些都是對雲南藏地、藏人刻板印象與商品化的另一個例子。

該組織舉例指出,一名理塘藏人牧民丁真珍珠於去年11月以“純真笑容”在中國社群網站上爆紅,當地國有公司並迅速聘請這位二十歲少年作為“理塘縣形象旅遊大使”。為此,中共官媒新華社甚至大張旗鼓地宣布丁真擔任旅遊大使的消息,而在當局嚴控下的西藏被以藏人或西藏特色為賣點促進的旅遊,以及這些根深蒂固的刻板印像都只是西藏的日常。(札墨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