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5-25

反駁中國白皮書:十七條協議的簽署與中共對西藏長達七十年的鎮壓、剝奪和歧視


反駁中國白皮書:十七條協議的簽署與中共對西藏長達七十年的鎮壓、剝奪和歧視

  

照片/鄧子軍/環球時報


(文/次旺嘉波·阿若亞* TG Arya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5月21日發表《西藏和平解放與繁榮發展》白皮書。強調:“值此西藏和平解放70週年之際,回顧歷史進程、展示偉大成就,全面立體真實展現社會主義新西藏。”

這份白皮書還宣稱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以及通過簽署《十七條協議》,西藏是如何從外國帝國主義和封建神權農奴制度下解放出來的。並進一步聲稱中國政府在過去的70年裡,一直發展西藏的區域自治、民主、經濟發展以及宗教和文化方面的自由。這是中國又一個公然宣傳,誤導國際社會,歪曲歷史現實的謊言。

2021年5月23日,是西藏在中國強權壓迫下簽署具有爭議的《十七條協議》的70週年。人們預計,中國會再次炫耀這份協議,吹噓西藏與祖國的統一。今年,他們發布了一份關於該協議的白皮書,但是中國在這份白皮書中的說法並不新鮮;這些說法在藏人行政中央外交與新聞部出版的白皮書《西藏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解決西藏問題“中間道路”是仍然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一書中得到了很好的反駁。

這一次,中國的白皮書極大地依賴《十七條協議》來證明其對西藏的佔領是合法的。因此,讓我們回顧一下這份協議,看看中國的主張是否有道理。我們也要求中共領導層多看看這個被迫達成的協議,以解決西藏問題,而不是把它當作勝利來慶祝。

《十七條協議》是一份非常重要的有效歷史文件,揭示了在西藏獨立歷史的關鍵轉折點上,中藏關係的真實性質。雖然是共產中國強加給西藏政府的,但它仍然是一個重要的證明,說明在協議簽訂之前,西藏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在這裡必須斷言,在1949年以前的歷史上,西藏從來沒有成為中國的一部分2 。是的,蒙古人、尼泊爾人、中國人和英國人的軍隊確實進入過西藏,並在西藏歷史的某個時期對西藏行使過宗主權。但他們是作為外國實體,作為侵略者或應西藏政府的要求而來,他們在完成任務後離開。中國不能因為這些歷史上小規模的事件而對西藏提出主權要求。如果他們這樣做了,那麼其他人也可以這樣做,甚至西藏也可以宣稱中國是西藏的一部分3 。這些小規模的事件是自然的,也符合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的政治歷史。

中國曾試圖以各種毫無根據的理由宣稱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就像大多數它所編造的宣傳一樣,這些主張的性質不斷變化。首先,他們聲稱自公元7世紀西藏第三十三代國王松贊乾布迎娶唐朝的文成公主以來,西藏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後來,中國的白皮書4聲稱,他們在14世紀從蒙古人統治的元朝繼承了西藏,後來又從明朝和清朝繼承了西藏。但這些旨在歪曲和虛構歷史和極具欺騙性的說法,甚至被中國的歷史學者強烈反駁5 。

事實是,即使在佔領西藏70年之後,中國也沒有能夠完全贏得或擊敗藏人。當所有的歷史主張和宣傳都無法證明他們對西藏的佔領是正確的時候,中國正在開始大肆宣揚“將西藏從封建農奴制中解放出來“ ,並為該地區帶來了發展。

許多人認為,與中國簽訂的《十七條協議》標誌著西藏獨立的結束。不,事實上,《十七條協議》是證明西藏一直是一個獨立國家的重要文件。該協議也證明了中國同意對西藏實行“一國兩制”的事實。協議的性質和結果也揭示了中國共產黨真實的帝國主義色彩。儘管協議是在脅迫下簽署的,但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政府還是盡力滿足了中國政府的要求。當中國確信這塊土地完全在其人民解放軍的控制之下時,他們開始違反協議。這就是中共政權如何運作的,香港和台灣應該從西藏的經驗中吸取教訓,應時刻保持警惕6 。

中國先是提出了《十七條協議》的內容,後來又把它強加給了西藏人民。西藏人民起初反駁了該協議,後來又試圖適應該協議,但當中國違反了他們自己強加的協議時,西藏人又反抗了,並再次反駁該協議。但中國卻歷年都在慶祝該協議的簽署紀念日;這就是這份協議的諷刺之處。

現在,為了解決藏中間的問題,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在1987年以“五點和平計劃”的形式提出了解決方案,1988年提出了《斯特拉斯堡建議》,2008年提出了《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這三個建議可以被看作是解決西藏問題的三個核心方法。它與《十七條協議》7 、鄧小平的聲明8和中國《憲法》9 ,即中國的三個核心方針有許多共同點。

《十七條協議》雖然是在脅迫下簽署的,但它為中國進入西藏提供了亟需的藉口。當達賴喇嘛尊者於1959年4月在印度阿薩姆邦的泰茲普爾駁斥該協議時10 ,國際社會開始了解該協議的真相,也因此中國失去了佔領西藏的合法性。因此,從國際法的角度來看,中國對西藏的佔領是非法的11 。作為一個正在崛起的超級大國和聯合國的重要成員,中國需要糾正這一歷史性的錯誤,以便為其對西藏的佔領獲得道德和國際合法性。通過恐嚇和殘酷的佔領,中國已經實現了《十七條協議》中提到的所有內容。如果中國對解決西藏問題是認真對待的,它就需要真誠地考慮那些它同意給予西藏但從未做到的內容,它們是:

根據《十七條協議》第三條規定:“根據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的民族政策,在中央人民政府統一領導之下,西藏人民有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權利。”

第四條:“對於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職權,中央亦不予變更。各級官員照常供職。”

第七條:“實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規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保護喇嘛寺廟。寺廟的收入,中央不予變更。”

第十一條:“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強迫。西藏地方政府應自動進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時,得採取與西藏領導人員協商的方法解決之。”

中國向西藏承諾的這四條規定,但至今仍然沒有實現,相反,中國早已經違反了這些承諾。

2008年提交給中國領導人的《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應該在這個背景下進行研究。了解這份《建議》在多大程度上偏離了中國的三大核心方針。更重要的是,應該研究《建議》是否在中國憲法的範圍內,如果不是,它在多大程度上偏離了中國《憲法》。這些都是西藏和中國需要討論和談判的共同點,以便達成雙方都能接受的協議。

令中共感到懊惱的是,1951年簽署的《十七條協議》仍然是一份重要的歷史文件,證明西藏在中國入侵之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然而,由於西藏人民現在並不尋求與中國分離,這份文件在達賴喇嘛尊者倡導和藏人行政中央秉持的《中間道路》政策,尋找共同點方面可以發揮關鍵作用。西藏和中國的三個核心方針可以成為可能達成一致的區域(ZOPA ),在這裡可以找到西藏問題的解決方案。中國領導層如果有強烈的意願來真誠的考慮“可能達成一致的區域”的問題,將比糾纏於它通過《十七條協議》取得的不道德的勝利更有利於雙方。

5月23日,應該是中國領導層回顧過去的日子,看看他們在這一天對西藏人民承諾了什麼?真正兌現了什麼?以及如何能夠幫助找到解決西藏問題的共同點。因此,中國領導人應該認真研究和反思自己的行為,看看他們是否真的兌現了對西藏人民的承諾,而不是提出虛假的主張。

在國際範圍內,《十七條協議》是中國如何看待自己所做承諾的一個活生生的見證。這也表明了國際社會對中國違反協議的行為保持沉默,使中共領導層有恃無恐,繼續違反此後達成的協議。藏人行政中央駐日內瓦辦事處近日舉辦的由高級別國際人士參加的題為“十七條協議和對西藏70年的壓迫“的討論活動對這個問題有更多詳細的闡述12 。

1954年,中國與印度簽署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協議中約定雙方和平共處,互不侵犯。但在1962年,中國對印度發動戰爭。就在2017年,中國通過“洞朗事件”入侵了印度和不丹的領土。去年,中國又對拉達克的印度領土進行了非法侵略。

中國和英國政府於1984年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13 ,其中同意香港在1997年接管後享有高度自治。《聯合聲明》第3條詳細規定了香港擁有的特權。但是,我們都看到了去年香港發生的事情,目前的情況又是如何?

這正是70年前發生在西藏的事情。那不是中國所宣稱的解放、發展和繁榮,而是長達70年的鎮壓、剝奪和歧視。如果中國對其在白皮書中提出的主張是認真的,那麼就應該允許聯合國的代表團、外交官和媒體訪問西藏,實地調查西藏的真實情況。

昨天的西藏就是今天的香港;如果我們這樣放任西藏和香港的局勢繼續發展,很快台灣、南中國海的南沙群島、尖閣島等等都會面臨同樣的命運!

*次旺嘉波·阿若亞博士;達賴喇嘛尊者駐日本和東亞聯絡處的代表(藏人行政中央駐日本辦事處),曾擔任外交與新聞部新聞處秘書長和達蘭薩拉的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藏人行政中央之立場) (編譯:蔣揚)《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