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3-23

專題文章:聯合國應解決中共對藏人實施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


專題文章:聯合國應解決中共對藏人實施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

  

每年的3月21日是“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聯合國大會於1966年將這一天宣佈為紀念日,呼籲國際社會加倍努力,消除一切形式的種族歧視。在今年的3月21日“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當天,藏人行政中央駐日內瓦辦事處發表專題文章,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解決中共對西藏境內藏人民眾實施的系統性種族歧視政策。

專題文章指出:今天,在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我們呼籲聯合國、包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解決中共政府對西藏人民的系統性種族滅絕政策。19歲的西藏石渠縣僧人丹增尼瑪在中共監獄遭受酷刑折磨後離奇死亡的事件提醒人們,在中共的專制政權的統治下西藏境內的藏人民眾面臨著無情的監禁和酷刑虐待。丹增尼瑪的死亡,特別是他在被關押期間因遭受毆打、營養不良和酷刑虐待的程度,令人不寒而栗。他被指控的罪行是舉行和平抗議,呼籲脫離旨在消除西藏文化和身份的獨裁政權。這不僅僅是一起羈押期間的酷刑致死案,而是反映了中共當局對境內藏人實施的系統性種族滅絕政策。

中國是《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的簽署國之一。《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第一條對“種族歧視“的定義是: “本公約稱“種族歧視”者,謂基於種族、膚色、世系或民族或人種的任何區別、排斥、限制或優惠,其目的或效果為取消或損害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或公共生活任何其他方面人權及基本自由在平等地位上的承認、享受或行使。”

該定義涵蓋了基於民族或族裔血統的歧視,無論其意圖如何,只要它導致侵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或公共生活任何其他領域的人權和基本自由。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發布的一般性建議進一步明確指出,如果任何一項行動“對按種族、膚色、世系或民族或人種區分的群體產生不合理的不同影響”,則該行動被認為是歧視性的。(GR14)

然而,中國不僅沒有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所載的義務,而且還是對藏人進行種族歧視的主要肇事者,因此違反了該公約。中國侵犯了《公約》第五條規定的每一項公民、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

中共強行將西藏游牧民從草原重新安置到水泥建築中,而沒有提供適當的補償或就業機會;對50多萬藏人進行軍事化強迫勞動制度;以及非法掠奪土地,包括掠奪藏人的農田和社區所有的土地,這只是侵犯經濟權利的幾個例子。

藏人被禁止唱國歌,甚至被禁止擁有西藏國旗,這公然侵犯了藏人受《公約》公民權利保護的國籍權。此外,藏人無權在西藏、中國境內或境外自由旅行。他們甚至無權出國,也無權回國,這也是對公民權利的侵犯。如果藏人對西藏境內的悲慘處境發表意見,就斷然會遭到逮捕並受到嚴厲懲罰。當前西藏境內的政治局勢非常嚴峻,同樣人權狀況也在不斷惡化。自2009年以來,西藏境內已有155名藏人採取自焚的方式,抗議中國政府的暴政。

《公約》規定的另一項重要權利是“人身安全及國家保護的權利,使其免受政府官員或任何個人團體或機構的暴力或身體傷害。”(第五條(b)款)但近期發生的在監禁期間酷刑致死的案件,包括19歲的西藏僧人丹增尼瑪、51歲的西藏導遊貢措晉巴和36歲的藏人婦女拉莫等人,證明中國違反了《公約》規定的義務。

《公約》第六條還進一步規定了因上述歧視所遭受的任何損失都有權尋求公正和充分的賠償。然而,雪上加霜的是,中國法院傳喚丹增尼瑪接受審判,原因是昏迷在病床上他曾經參加了和平抗議中共的活動。

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在2018年對中國的第十四次至第十七次合併定期報告的結論性意見中,建議中國停止在旅行、發放護照、推廣藏語、就業等方面對藏人的歧視性做法。然而,中國堅決否認這種歧視行為,並毫不掩飾地聲稱西藏是人權進步的光輝典範。

現在是聯合國、特別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認識到西藏境內的藏人在中共的專制政權下正在面臨種族歧視的時候了。現在是時候了,聯合國應該聽從自己專家的呼籲,成立獨立的機制來監測、分析和報告中國;包括西藏、新疆和香港的人權狀況。更重要的是,聯合國需要召開一次特別會議,重點討論中國對藏人、維吾爾人和南蒙古人的種族歧視問題。(編譯:卓瑪 編輯/網編:蔣揚)/來源:駐日內瓦辦事處/《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