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了解雪域西藏>

 

歷代達賴喇嘛與西藏


第一世達賴喇嘛





      格登祝巴(1391~1474年)是一位精通佛法並一生成佛的高僧.


      達 賴 喇 嘛 之號 是在三世索南嘉措圓寂後人們所追認的.


      格登祝巴出生於藏夏多地方依格魯巴創始人宗喀巴研習佛教經典創建扎西倫布寺並任第一任堪布人稱班禪更登祝巴.


第二世達賴喇嘛





      格登嘉措(1476~1542年)生於藏達納的色滅地方他被認定為格登祝巴的轉世入扎西倫布寺習經並擔任堪布後又任哲蚌寺堪布從此他和他的轉世到第五世為止就一直駐錫哲蚌寺.


第三世達賴喇嘛





      索南嘉措(1543~1588年)生於拉薩附近的堆倫地方,被認定為格登嘉措

      的轉世而入哲蚌寺習經,從索南扎巴受比丘戒.由於他精通佛法`博學且善於傳法,成為乃東王室的上師.


      土墨特蒙古汗俺答汗兩次邀請他前往傳教,到第二次他才應允前往,俺答汗親自到察汗爾來迎接.索南嘉措向俺答汗傳授佛法甚多,俺答汗對他崇信無比,多有貢獻並同時也獻上了我們目前所熟知的’達 賴 喇 嘛’的稱號.所謂’達賴’在蒙古語中是大海的意思,謂其學識淵博如大海一樣.從此’達 賴 喇 嘛’的稱號就一直沿用至今.此外,俺答汗還向索南嘉措獻上一顆印章,上書’多 杰 強’即’持 金 剛’之意.達賴喇嘛索南嘉措亦賜給俺答汗’梵天法王’的稱號.


      索南嘉措在東廓的地方建立了一個機構,以便雙方更進一步的連繫.此外索南嘉措還創建了理唐寺. 俺答汗去世後,其繼位者又邀請索南嘉措前往蒙古, 索南嘉措在途中創建了更邦寺(塔爾寺),那是宗喀巴大師誕生的地方.


第四世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轉世





      蒙古汗王家族的一個幼兒被確認為是索南嘉措的轉世,即第四世 達賴喇嘛雲丹嘉措(1589~1616年),他通過一個蒙古喇嘛研習宗教並拜桑杰仁青為師,從蒙古到哲蚌寺後,又延請扎西倫布寺的高僧洛桑秋杰接受宗教訓練,洛桑秋杰被認為是第一世班禪喇嘛;’班禪’乃’大學者’之意.從此洛桑秋杰的轉世亦沿用班禪之號至今.


      1615年,中國皇帝邀請 達賴喇嘛前去為一座新建於南京的佛寺主持開光. 達賴喇嘛因忙於政教事務無法脫身,便遙做法事進行開光祈禱等.


第五世達賴喇嘛





      第五世 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1617~1682年),被認定為第四世 達賴喇嘛的轉世後,於1625年從班禪喇嘛受戒1638年顧實汗等眾蒙古汗王從 達賴喇嘛受法, 達賴喇嘛賜予顧實汗’丹增秋杰嘉措’之號,即 ‘持佛法之法王’之意 .


      達賴喇嘛為加強與蒙古的連繫,派代表長駐蒙古.當時西藏國內局勢不穩各個邦國爭鬥不已藏巴國王與吉德巴之間的衝突亦日甚吉秀德巴呼籲顧實汗支援顧實汗根據要求率本部軍隊首先消滅了支持藏巴汗的白利王隨後又消滅了藏巴汗的勢力.


      1642年顧實汗已統治了大部份的西藏國土是年他將西藏的統治權完全献給了第五世 達賴喇嘛.由此,西藏再次統一於由 達賴喇嘛為元首的噶丹頗章政權下. 


      第五世 達賴喇嘛是一位強有力的有效治理西藏政府和和轄土的傑出政治家,他創建了許多宮廷和寺院.他在位期間西藏國內和平安寧人民安居樂業. 


      應滿清皇帝的一再邀請第四世 達賴喇嘛訪問了中國,當時的中國剛剛被滿清所滅滿清皇帝向 達賴喇嘛贈了一個金冊,上用藏滿漢三種文字寫了 達賴喇嘛多杰強等文字,即’至高無上的上師持金剛者’之意 達賴喇嘛亦回贈一金冊,同樣用漢藏滿文書寫了’南幾拉江永貢馬搭波青波’即’天神皇帝文殊佛’之意.


      1 653年 達賴喇嘛返回首都拉薩,1622年班禪洛桑秋杰以91歲的高齡圓寂.由 達賴喇嘛確認了一位3歲幼童為其轉世,賜名洛桑依西送到扎西倫布寺.1679年 達賴喇嘛去世前,任命桑杰嘉措為第司.第司即執政官之意. 


      1684年西藏與拉達克間簽訂了邊界條約條約規定:拉達克國王每3年要向西藏政府進貢一次.1682年 達賴喇嘛在布達拉宮圓寂.


      第五世 達賴喇嘛不僅統一了西藏,創建了嘎丹頗章政權而且從政治文化醫學宗教等各方面為西藏作出了極大的貢獻也因此他被西藏人稱為’偉大的五世’.達賴喇嘛圓寂後第司桑杰嘉措匿喪達13年之久直到1695年布達拉宮完全竣工後才向外發布達賴喇嘛早已圓寂的消息.


第六世達賴喇嘛





      第六世 達賴喇嘛倉央嘉措(1683~1707年),生於門達旺,從班禪喇嘛受戒.他雖受戒,但不太守戒.對掌握政權和繼續 達賴喇嘛的責任沒有很大的興趣,他喜歡和眾多的女人在一起唱歌`編寫情歌等.因此被廢黜.


      西藏政府及噶登頗章政府在第五世 達賴喇嘛時期管理的有條不紊,其後在 達賴喇嘛和各任第司---尤其是第司桑杰嘉措的治理下管理的井井有條.蒙古汗王顧實汗駐在西藏,協助 達賴喇嘛和第司管理西藏.


      第五世 達賴喇嘛圓寂後,顧實汗的後代拉藏汗與第司桑杰嘉措不睦,拉藏汗覬覦第司職位,指第司所認定的倉央嘉措不是 達賴喇嘛的真正轉世 . 並另立依西嘉措,但卻不獲西藏僧俗的承認.1707年,拉藏汗率軍襲殺第司並將第六世 達賴喇嘛押往蒙古.有一種說法認為第六世 達賴喇嘛在押解途中圓寂.


      從此,拉藏汗統治西藏到1717年為止.但這並不表明西藏是蒙古的轄土,只不過是一蒙古人擔任了西藏政府的高級職務而已;由第五世 達賴喇嘛創建的西藏噶丹頗章政權依然在延續著並未中斷.


      準噶爾汗王才旺然丁與拉藏汗不睦,才旺然丁於是向西藏發動戰爭.1717年殺死了拉藏汗,西藏政權為準噶爾所奪取.準噶爾也是西藏 達賴喇嘛的施主,他侵入西藏也是以保護或迎請 達賴喇嘛為幌子的.


第七世達賴喇嘛




      第七世 達賴喇嘛格桑嘉措(1708~1757年),生於康區里塘地方,此童幼時即表現不同於一般,被認為是第七世 達賴喇嘛後,由蒙古各部保護迎請到青海湖一帶供養,蒙古人極崇信之.


      其後,蒙古和滿清皇帝提供軍力,保護 達賴喇嘛返回拉薩.準噶爾獲悉有眾多滿蒙軍隊護送第七世 達賴喇嘛回拉薩的消息後,主動撤出了西藏.


      第七世 達賴喇嘛由眾多軍隊護送,到布達拉宮舉行了登基典禮.為了填補由於準噶爾逃走而留下的政權空白,西藏官員與護送 達賴喇嘛回拉藏的滿蒙官員商議後成立了一個臨時的政府權力機構 ,此機構由3名藏人`2名蒙古人`2名滿人所組成.第七世 達賴喇嘛登基後,蒙古軍隊迅速退出,但滿清軍隊卻以保護  達賴喇嘛為名在拉薩駐扎了一些軍隊.


      1年後,成立噶廈,臨時執政機構隨即將權力完全移交給由 達賴喇嘛為最高元首的西藏噶廈政府. 噶廈有嘎論阿沛`倫巴`嘉然瓦`索南加波和索南多杰等5 人組成,其中前3人是衛地方的人,後2人是藏地方的人.


十八~十九世紀的權力鬥爭





      不幸的是,大臣之間的不和引起地區間的衝突;來自藏地的噶倫和來自衛地的噶廈互相不和,導致衛藏兩個地方的紛爭.在主要噶倫頗拉瓦不在時,衛地的三個噶倫使陰謀殺害了索南嘉波.1727年西藏發生內戰,一方為頗拉瓦(即索南多杰),一方是衛地三個噶倫.


      頗拉瓦向滿清政府求援,滿清統治者沒有放過這一干涉西藏事務的絕好機會,立即派出了軍隊.在安邦(即欽差大臣)麥里的統領下,一支龐大的軍隊進入西藏.但在他們未到拉藏前,頗拉瓦並未對1728年進入西藏的滿清軍隊實施限制,而是允許其長驅直入拉薩.


      他們到拉薩後,經頗拉瓦同意,在拉薩留下了兩個安邦和他們的警衛部隊及防止準噶爾侵略的軍隊.留在西藏的安邦被認為是西藏與滿清皇帝間進行連繫的機構.但安邦不斷將西藏的情況上報,這有助於他們了解西藏的虛實並間接控制西藏.噶廈重新建立後,頗拉瓦掌握了全部的權力.


      頗拉瓦善於政治管理,善待僧侶與寺院,並新建立了一支有3千餘人的藏軍,隨後他要求滿清撤出在西藏的軍隊,因為西藏已能保護自己 .


      他使滿清在西藏只留下了100人作為在西藏之安邦的護衛.但在拉薩的安邦並不願這樣,為了繼續滿清對西藏的保護,並維持和擴大滿清在西藏的地位,安邦使用陰謀在群臣間進行挑撥離間,使頗拉瓦與手下人之間互相猜忌,目的使西藏政府失去應有的能力,從而被迫不斷地向滿清皇帝求援.


      頗拉瓦的兒子繼位後,卻認識到了安邦的陰謀與挑撥,他要求滿清政府撤出在西藏的一百名護衛駐軍,並警告說如不照辦將會造成困難.但不幸的是,傲慢`貪婪且性格暴躁的他,在政府人民中鮮少有人喜歡.1750年,滿清安邦以有重大事情需要告訴他為由,將其引誘到安邦的駐地後突然將他刺殺.他的部下也將兩個安邦和警衛等全部殺死.這時 達賴喇嘛出來進行干涉,為了恢復西藏的安寧, 達賴喇嘛任命了多仁班智達為新的政府首腦.當時滿清又一次派出了陣容龐大的軍隊到西藏.


中藏間的糾紛和達賴喇嘛親政





      1747年頗拉瓦去世.一般而言,他統治西藏時期,西藏是和寧的,人民安居樂業.繼位的兒子叫久美南嘉,他不喜歡在西藏的外人,外表上他與安邦雖表現友好,但在實際上他不斷要求滿清撤出在西藏的一切軍事人員.


      他和安邦的衝突發生後,當時 達賴喇嘛作為西藏的最高元首和政府領袖,開始承擔一些責任.這時,安邦在西藏已沒有任何的指揮權力,除非 達賴喇嘛就一些事情請教安邦. 達賴喇嘛掌握權力時,西藏已無任何的反對勢力.1757年 達賴


      喇嘛在掌握了全部西藏政教兩方面的最高權力後圓寂.  


第八世達賴喇嘛





      第八世 達賴喇嘛江白嘉措(1758~1804年),相對於第十二世 達賴喇嘛等,在位的時間較長.不幸的是,當時西藏與尼泊爾發生了戰爭(1788~1792年間),在此期間 達賴喇嘛一心專注於宗教事務,而將政治權力完全交予第司.


      1769年,廓爾喀人未統治尼泊爾以前,統治尼泊爾的是瑪拉斯王朝.瑪拉斯王室信奉佛教,因此與西藏相處和睦,且相互間有頻繁的貿易往來.廓爾喀人極富侵略性,他們統治尼泊爾後,與西藏就錢幣`邊界`貿易等方面發生衝突.1788年,廓爾喀人侵入西藏,佔據了西藏的許多邊境城市.最後在西藏方面應允支付金錢後,尼泊爾軍隊退出了西藏.


      對西藏與尼泊爾的談判, 達賴喇嘛始終未予插手,當西藏方面支付了第一筆款項後, 達賴喇嘛便停止了付款.廓爾喀人以西藏違約的理由,再次侵入西藏,攻佔了日喀則,搶掠了扎西倫布寺.第一次入侵時,西藏曾向滿清當局請求以供施關係為基礎提供援助,滿清雖派了少數軍隊,但他們到西藏後不僅未與廓爾喀人交戰,反而壓迫西藏人與尼泊爾人簽訂符合廓爾喀人願望的條約.


      1972年,當廓爾喀人第二次侵入西藏時,這次滿清派來了大量的軍隊,西藏軍隊在滿清軍隊的支援下,一直將廓爾喀人的軍隊趕到加德滿都附近.當時西藏與尼泊爾在中國代表在場的情況下簽訂了一個條約,在簽訂條約時,中國人狡猾的讓藏人在條約中寫上了”西藏與尼泊爾都是敬滿清皇帝”的字樣,根據條約,尼泊爾人每過五年要向滿清皇帝進貢一次;當時滿清政府對西藏和尼泊爾一視同仁,在政治上的唯一區別是滿藏之間有供施關係,而尼泊爾與滿清間則沒有這層關係.


      當時中國人利用在拉薩駐有軍隊的優勢,開始干涉西藏的內政事務.他們制定了一個文件,在該文件中,滿清以隱祕的形式試圖表現滿清對西藏的優越性或控制的權力;及安邦與達賴喇嘛擁同等的權力;由滿清皇帝任命西藏的高級官員等.限於當時西藏的政治局勢,西藏政府未能抵制這一文件.但西藏政府一直並未遵守這一文件的條款.                                                                       


第九世達賴喇嘛





      1804年,八世達賴喇嘛圓寂.當時有兩個兩歲的幼童是八世達賴喇嘛的靈童侯選人 : 一位是康區的,一位是安多的.兩位都被第司和噶廈領到拉薩,經過宗教認証,認定來自康區鄧柯秋科的靈童是第九世達賴喇嘛,取名為隆朵嘉措(1806~1815年),但在10歲那年出席拉薩傳昭大法會時,因感冒而圓寂.


      當時滿清在西藏的勢力已衰微中,而來自西藏邊境地區的許多僧人則在三大寺不斷呼籲:阻止外國人進入西藏,此一呼籲被西藏政府所接受.西藏政府下令邊境各宗 :不允許讓一個外國人進入西藏.


      該政策使得徧居一隅的西藏未能向其它國家一樣獲得發展的機會;而外部世界了解西藏的途徑也同時被阻,這對西藏是不利的.


第十、十一、十二世達賴喇嘛





      在第九世達賴喇嘛夭折後,有五位靈童侯選人,其中三位是康區`兩位是衛藏的人.嘉擦(代理王)和噶廈在調查後,認定出生於康區里塘的幼童為第十世達賴喇嘛,取名為慈成嘉措.當時在青海湖一帶的蒙古君囊扎薩可部侵擾桌囊等地,西藏政府派遣代本色瓊剿平了這些地區.同樣波米地區的人民造反,不遵守西藏政府的法令,拒絕向西藏政府繳納賦稅,也被西藏政府派兵鎮壓,並恢復了對這一地區的有效統治.不幸的是第十世達賴喇嘛,一直患病,到1837年圓寂.


      第十一世達賴喇嘛克珠嘉措(183 8~1856年), 第十二世達賴喇嘛


      成列嘉措(1856~1875年),都在被認定為 達賴喇嘛的轉世後,不過十餘年即告夭折.


第十三世達賴喇嘛





      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圖登嘉措(1876~1933年),生於達波朗冬地方,經多次調查被確認為第十二世達賴喇嘛的轉世,1895年,他十六歲時親政.


      當時西藏政治經濟極度衰落,第九~十二世達賴喇嘛都是幼年圓寂,從未真正掌握過西藏的政權,在此期間西藏根本沒有強而有力的領導中心,利用此一機會,滿清大肆擴大自己在西藏的影響,干涉西藏內政已到十分嚴重的地步.


      在這九十餘年來,西藏的統治權實際掌握在第司或司倫(總理之意)的手中,任由他們隨心所欲.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年少親政後,面對的是許多重大的困難.


      1903年,英國軍隊侵入,西藏達賴喇嘛被迫逃亡到蒙古.同時滿清軍隊又頻頻侵擾西藏東部地區;1909年,達賴喇嘛親自到北京向滿清最高當局進行交涉,以滿清與西藏繼續保持供施關係的基礎上抗議滿清軍隊侵擾西藏東部地區,並要求和平解決這些問題.但是他的北京之行並未能如願.


      1910年,他返回拉薩僅一個多月,又不得不再次逃離拉薩,前往印度流亡.1913年西藏人共同努力將安邦和中國軍隊趕出了西藏,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再次返回拉薩並重申西藏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同年,西藏與蒙古國簽訂條約,相互承認對方為一獨立自主的國家.在西姆拉,西藏政府全權代表和英國中國的全權代表進行談判.


      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宣布要對西藏的社會`土地進行改革,使西藏的政治`國防實現現代化.從那時起,他對西藏人民的各項事業的發展極為重視,他創建了西藏的發電廠`現代電信業`修建公路`發行紙鈔等.


      但不幸的是,他的許多發展與建設新西藏的構想和努力,由於現實原因而未能全部實現.改革西藏政府和擴大民主等活動,在當時的西藏是極為困難的,因為人民的知識程度和經驗等都不足於實現這些宏大的計劃.


      他對西藏的改革和發展的未竟事業在其政治遺囑中有詳細的記載,西藏的未來正如他所預言的那樣不幸言中了.1933年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


      根據國際法侓學者的研究,從1912年到中國共產黨的軍隊攻佔西藏時為止,在這一時期,不管是從法理或事實上,西藏都確定無疑的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


森巴(錫克道格拉王室)與西藏的戰爭





      西藏人經常到拉達克經商,他們出售茶葉,收購干果`絲布等.1841年,道格拉王室侵佔拉達克後,截斷西藏與拉達克的貿易,並派兵侵入西藏.他們打敗裝備極為低劣的藏軍,一直推進到布讓的達拉喀地方/西藏政府令噶倫索康等率西藏軍隊抗擊侵入西藏的拉森軍隊,西藏軍隊奮勇作戰,把從嘉莫來的森巴軍隊趕出了拉達克.


      在戰鬥中,森巴的指揮官窩森爾被藏人拉下馬斬首.西藏嚴寒的冬天也是西藏軍隊大獲全勝的一個重要緣故.西藏軍隊一直攻打到拉達克首府列城,並與拉達克簽訂了有關邊界貿易的條約.


      第十一世達賴喇嘛圓寂後,廓爾喀人第二次入侵西藏,佔領了西藏邊境的聶囊`榮夏`宗嘎`布讓等宗縣,西藏人在一次反擊中雖獲得勝利,但仍未能收復失土.


      1856年,西藏與尼泊爾簽訂條約,條約規定西藏每年向尼泊爾支付一萬盧比;西藏政府不征收在西藏的尼泊爾商人的商業稅;西藏若遭外國人入侵,尼泊爾政府提供援助`釋放廓人俘虜`交還繳獲物等.條約簽訂後,廓人退出了佔領的西藏領土.


英國對西藏不丹錫金的侵略





      西藏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一直不干渉他國的內政,也防止他國干涉本國的內政.西藏對西方人充滿戒心,不允許任何西方人進入西藏國境.1885年,西藏政府通過安邦得知,滿清皇帝已允許部分英國探測人員,從印度通過西藏前往中國,西藏政府隨即宣布在印度的英國人騷擾西藏的邊界,且滿清皇帝無權私自允許英國人通過西藏.


      西藏的人民會議成員發誓絕不讓英國人進入西藏,並為此立下誓約.西藏政府在西藏與哲蒙雄(錫金)交界處的吐隆設立了邊界巡卡和20名士兵.1888年,英國人寄給達賴喇嘛書信,稱這些邊防設施是戰堡,要求撤出,否則將發兵予以驅逐.西藏政府隨即令噶倫拉隆瓦率代本阿沛色康及九百名士兵前往該地,在當地的西藏官兵也向這一地區集結.


      不久西藏與英國人發生衝突,戰況甚為激烈.有包括大炮在內裝備極其精良的英軍,最終打敗了裝備低劣`毫無訓練且僅手持刀`矛`火槍進行戰鬥的西藏軍隊.隨後英軍又侵入不丹,迫使不丹國王流亡到西藏.


      1890年,英印總督與滿清的安邦背著西藏政府,就西藏問題簽訂了一個條約.條約劃分了西藏與哲蒙雄的邊界,條約還承認哲蒙雄為英國的保護國;英國可以干涉哲蒙雄的內政和外交事務.但中國對西藏的所謂宗主權在條約中並未談到.


      1893年,英國和滿清間在此條約上又增加了一個附件,規定西藏與哲蒙雄的貿易往來問題,但由於西藏人堅決拒絕承認這些條約,使條約根本無法實施,因此英國人才開始試圖與西藏人直接連繫.


英國繼續對西藏的侵略





      英印總督認識到與西藏和談,不會有任何成果,因此決定武裝遣使,派遣榮赫鵬率軍前往西藏.1903年7月,西藏人得知榮赫鵬率領大量的軍隊將通過康巴宗開往西藏,試圖與西藏政府商討有關貿易問題.西藏政府馬上派了羅桑成列和擦榮前往西藏邊界,勸阻英國軍隊留在邊界之外,而不要進入西藏境內,及在邊界外與英國人就貿易問題進行談判.又派邊境兩個宗(縣)的宗本(縣長)率軍前往甘貢,阻止英軍到康巴宗,但因英軍裝備精良,西藏人並未能阻止英軍的進入.


      英國軍隊到達康巴宗後設營駐扎,西藏政府代表和安邦趕到康巴宗,西藏政府代表說明滿清安邦對西藏的貿易無權干涉而予阻止.安邦返回後,西藏政府代表與英軍進行談判卻毫無成果.3個月後英軍退出了西藏.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