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7-08-28

中共削弱寺院維護權力--達瓦才仁解讀甘孜兩大佛教中心處境


  

四川甘孜州喇榮五明佛學院和亞青寺兩大佛教中心的數千僧尼被驅逐、住房正遭強拆和改建,並被政府官員直接管控, 藏人行政中央駐臺灣代表達瓦才仁星期五就此接受本台專訪作出回應,強調這是中國政府為維護其權力,將當地宗教發展力量和國際影響力限縮在其控制範圍內。

中國當局從去年7月20號開始在位於四川省的甘孜州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強行拆毀數千間僧尼住房,並驅逐數千名僧尼以後,把佛學院改建成旅遊基地,近日又發佈《喇榮寺五明佛學院院寺分離方案》明白卡,強調要撤銷原喇榮寺五明佛學院,分開設立色達五明佛學院和喇榮寺;本月20號,當局安排甘孜州公安局副局長紮巴為首的六名政府官員在喇榮五明佛擔任黨政要職,引起境內外藏人強烈不滿。此外,當局從本月8號開始在甘孜州白玉縣亞青寺強拆僧尼住房,並下令宣稱,將在今年年內拆除約兩千間僧舍,並將驅逐約兩千名僧尼。

藏人行政中央駐臺灣代表達瓦才仁星期五接受本台專訪時就中國當局做大動作拿甘孜州這兩大著名的佛教中心開刀整治的原因、目的及後果等方面一一作出回應,並指現在中國政府對西藏佛教的壓制政策正在變本加厲地進行。

“亞青寺也好,五明佛學院也好,在歷史上那些地方都沒有寺院,是因為中國政府對原有的寺院進行嚴厲的控制,使西藏很多想要學習佛法的人,無處可去的時候,就會在像亞青寺和五明佛學院那種很荒僻的地方去學習佛法,才形成了現在這兩個宗教的中心。現在中國政府也向他們下手,就是說中國政府對西藏佛教的那種壓迫和壓制的政策正在變本加厲地進行。”

達瓦才仁表示,對中國政府而言,不受共產黨領導的所有信仰以及人們的思想和行為都視為是威脅,這也是當局在喇榮五明佛學院和亞青寺強拆僧舍、驅逐僧尼的主要原因。

“中國政府不允許各個藏傳佛教的寺院互相之間去,用他們的話來說叫‘串聯’。 西藏傳統上,各個寺院都會互相之間學習、互相辯論,然後從中間產生很多優秀的學者,但是中國政府只允許僧人在自己的寺院而不允許到其他寺院去學習,所以亞青寺和五明佛學院是西藏境內由藏人自己在荒野建立起來的學習佛法的這樣一個場地,提高西藏人民對佛法的理解和佛教在西藏的影響力,特別是對中國境內的很多華人也做了很多的服務,這些行為當然都是中國政府所不能接受的,因為在他們看來,不受共產黨領導的所有的信仰或者人們的思想和行為,都被他們視為是威脅,那亞青寺和五明佛學院當然也被這麼視為,所以他們採取很多破壞的、壓制的動作,這在過去歷史上都是有目共睹的。”

達瓦才仁表示,中國政府在西藏自治區推行的幹部駐寺政策延伸到了現在屬於四川的五明佛學院及其他寺院,其最終目的是削弱寺院,維護自己的權力,同時便於派出的官員更好地管理寺院。

“有中國的共產黨擔任寺院的領導人這個在西藏的寺院從零八年以後就開始推行的,所以現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境內所有的寺院,中國政府都設立了所謂的駐寺工作組,這些工作組都變成了寺院管理委員會的主任等,所有的寺院,一句話來說,是由共產黨的幹部在領導,這個政策在西藏自治區推行,所有的寺院已經完成了。所以說這個只是把中國政府在西藏自治去推行的政策延伸到了現在屬於四川的五明佛學院,其實不僅僅是五明佛學院,在其他的幾個寺院裡面,在此之前已經派出了中共的官員。這個都是為了去控制和壓制當地寺院和宗教力量的發展。至於把它分成什麼學院和寺院,當然是為了便於管理、為了便於控制。比如說,如果涉及到宗教信仰問題,中國政府就從行政的角度來壓制你,如果屬於行政角度沒有辦法壓制的時候,它就用宗教的角度來壓制你,它總之可以有各種各樣的藉口,就像中國政府現在經常去做的,它做很多的壞事,但是它會提出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一樣。它現在把色達五明佛學院分成學院和寺院,不管它怎麼分隔,最終目的是削弱寺院,維護自己的權力,同時便於中國政府派出的官員去管理,這是很明顯的。”

達瓦才仁以三個方面強調中國政府在寺院實施清人拆房、官員管理的做法對整個寺院和所有僧尼將造成的影響及後果。

“其實我認為最主要被影響的是僧侶學習的部分,因為色達五明佛學院從傳統上來說就是一個純粹的學習佛法的地方,僧人在那裡可以按部就班、有系統地學習西藏佛教所有的經典,十幾年以後,你就會變成一個學富五明的佛教學者。中國政府在這些方面,建立什麼所謂的旅遊,或者為了接待遊客建立旅館和其他的等等,最後把它變成是一個娛樂化、一個世俗化、一個旅遊地,從而迫害當地僧人和他們學習的機會,而且它肯定會強迫那些僧人做一些類似接待啊或者打掃啊等等,讓他們變成工作人員,這樣的結果就會把五明佛學院學習佛法的這樣一個原來的宗旨變成非常的淡化,甚至是沒有;第二個最主要的影響是,那些僧人和他們所學習的佛法以及他們的日常活動中,中國政府強迫你升起中國的旗幟,或者你在將佛法時要講愛國愛教,愛中華人民共和國、愛共產黨,類似這些政治的壓迫和強制的、侮辱性的動作一定會更加地多;第三個更主要的是,為了限制其他地方的藏人或者是中國的華人來寺院學習,中國政府就把這樣一個系統建立起來,這種體系建立以後,只許遊客來,其他人不能學習,從而把五明佛學院的影響以及佛法傳播的影響限縮在一個中國政府控制的範圍內,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特約記者:丹珍 責編:吳晶 網編: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