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7-08-21

尊者達賴喇嘛對博茨瓦納人民及總統的講話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8月18日達蘭薩拉報導』首先,我真的感到非常的遺憾,一年前我第一次收到邀請函,當時我非常的興奮 ,因為我認為,非洲大陸有很大的潛力。

因此我非常的渴望能夠去博茨瓦納,但我在過去的兩個月裡非常的忙錄,有一些活動;例如:在拉達克大約有一個多月的活動,通常我沒有高原反應,但這次我想應該是因為年紀的關係,我感到非常的疲倦。

還有從德里到博茨瓦納長途的飛行,我的確非常非常的想去,但這個年邁的身軀卻不同意。所以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取消行程。

無論如何我非常的渴望能夠見你們,應該按照原計畫舉行會議,尤其是博茨瓦納的總統非常誠致、期望我的訪問,即便有著許多的困難,總統還是非常的渴望我能到博茨瓦納。 我為此深感抱歉,我相信這只是個延遲的相遇,絕對有機會再次見面。

在博茨瓦納所舉辦的心智與生命研討會,最主要的概念是「七十億人類的一體性」我總是試著推行這個觀念,根據你們傳統的信仰或理念,你們的 (烏班圖 ——「我的存在是因為大家的存在」——Ubuntu)(同等於)人類的一體性,現今我們人類遇到許多的困難,是源於第二層次的區別:不同的國家,甚至還包括不同的宗教信仰、種族。就以邏輯而言,唯一能夠糾正並減少這種現象的方法,我們必須有「七十億人類的一體性」的這個觀念。因此你們傳統的觀念是很古老,但是對於現在的社會是非常有幫助的。

因此請更進一步的推廣這個傳統的價值及觀念,也請務必分享給其他的人。

對此我有個夢想,我非常敬仰歐盟,因此我經常告訴大家。 最終非盟的成立,一開始從南北聯盟起,逐漸的形成非盟。首先可以確保的好處是和平。看歐盟,我們可以想像,如果歐盟沒有成立,在過去的幾十年間,會員國之中無法避免衝突,因為歐盟的成立,會員國之間的相處變得非常的和平,(洲、國之間的聯盟)是我的夢想之一。

我非常想到博茨瓦納跟你們分享這個概念,但是我到博茨瓦納的行程取消了。總之,我想分享上述的內容於人民你們以及貴國的總統。

我已經是82歲的老人,我屬於二十世紀的人,我注意到從1935、40、50、60年等人類因由痛苦的經歷,變得比較成熟,對於想要和諧、渴望和平的人逐漸增長。

在二十世紀初,人們覺得暴力、戰爭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並且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但是在二十世紀末,這樣的想法改變了。現在是二十一世紀,還是有一些不幸的暴力事件發生在各處,我認為,這些仍是上世紀初舊思想的負面成果。

當我們遇到困難,立即就想到如何用暴力解決問題,這是舊思想,過時的想法。

只要有人的地方,問題就會一直存在,總會有爭論,這些都是人為的問題,因此人為的問題,還是需要由人類的方式來解決,需要靠對話來解決。

因此我時常講,應將二十一世紀成為對話的世紀,為了能夠擁有和平的世紀,二十一世應該要是和平的世紀。和平必須透過內心的和平,有著這顆和平的心,面對不同意見的時候,透過交流,帶著尊重他人的看法、意見及權利。 在這個基礎之上,透過雙方認同的條件下解決問題,這是唯一方法,也是人類的方法。你們的國家可以對世界做出重大的貢獻,有時候,小國說不定有更好的潛力去創造和平,這是我的觀點。最後我想謝謝主辦單位,還有總統。特別是總統,您真的為此做了許多努力,我誠摯的感恩,且非常的感動,謝謝。雖然我們雙方的生理距離相差甚遠 ,但在精神、心靈上我與你們同在 https://youtu.be/_Ud84PUFA0E (本報導全文摘蔣揚仁欽 Jamyang Rinchen 臉書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