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04

簡評中共當局《西藏發展道路》白皮書


  

今年4月15日,中共當局發佈《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讀這部白皮書,我想起近日網上看到的兩則消息。

1,藏人在北京住旅館被拒。因派出所有令,包括藏人等少數民族不得開房。據悉,藏人在中國很多城市租房也常被拒。

2,西藏以外地區的藏人,包括四大藏區即四川、青海、甘肅和雲南四省的藏人,要進入西藏,要到拉薩,必須上交身份證,必須住在指定的旅館,必須填寫個人情況包括要有擔保。這還是政策放寬後的情況,前兩年,外地藏人進藏必須持有當地公安局開具的進藏許可證。2012年10月,定居北京的藏族女作家唯色一行開車沿青藏公路到拉薩,進入西藏後就被攔截,同行的漢人都順利通過檢查站,只有唯色因為她的藏族身份被盤查,長達八小時。

和五年來一百三十幾位藏人連續自焚這一驚天動地的事件相比,上述兩則消息實在只能算「小」消息。但就是這樣的兩則「小」消息,也足以把中國政府在《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編織的彌天大謊撕得粉碎。

中共這部關於西藏問題的白皮書,通篇老調重彈,了無新意,其重點是攻擊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無非是說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是「搞分裂」、「鬧獨立」,是「復辟農奴制」,等等。上述謬論早就被駁得體無完膚,我先前也寫過很多文章反駁,這裡不再重複。眼下我只重申一點。那就是,認識西藏問題,我們首先要問的就是,今日西藏是真正的由藏人自治的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別的不說,單單說五十多年來(從1959年算起),西藏地區的第一把手即黨委書記總是由漢人出任,連找個藏人當傀儡,裝一裝「藏人自治」的門面都不幹。這還能叫藏人自治嗎?有藏人當第一把手並不等於就有了藏人自治,但要是連第一把手都一直不讓藏人來當,那就跟藏人自治相距實在太遠了。

1992年,臺灣清華大學校長沈君山在北京會見江澤民,談到一國兩制問題。沈君山說:西藏倒是應該行一國兩制。江澤民回答道:「說法是對的,不過現在路已經走過來,不能再回過頭在西藏搞一國兩制了。」由此可見,中共領導人其實心裡也明白,西藏是應該真正自治高度自治的,可是這種自治已經被被共產黨取消,現在就不好再恢復了。由此可見,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即在西藏實行真正自治的主張,即便按中共自己的憲法和法理,也是完全正當的。

記得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蘇論戰,中共一連發表九篇大塊頭文章批判蘇共中央公開信即「九評」。那時的中共還有一定的理論自信,敢於把它批判的物件蘇共中央公開信全文發表。可是如今中共批判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卻從來不敢把藏人這一方的文件文章公開發表,不敢讓國內的民眾看到,只敢斷章取義,外加憑空誣陷,毫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僅此一點,我們就不難判斷,在這場爭論中,真理究竟在哪一邊。(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標題全文:簡評中共當局《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