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7-03

有關西藏《中間道路》誤解的意見發表


  

身為參與近日發起的西藏《中間道路》運動,提升國際意識活動的一員,我樂觀其成的看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迴響。近日來,這項活動造成有史以來新聞媒體廣泛的報道,包括紐約時報、衛報、海峽時報到香港南華早報,但卻隻字未提印度與西藏的新聞媒體。

6月7日美國政府傳遞一正面的訊息,敦促中國與西藏啟動無條件的對話。「我們深切注意中國西藏地區惡劣的人權問題。一直以來,我們極力主張在無先決條件下,中國政府與達賴喇嘛尊者或與其代表進行獨立的對話,用意在降低雙方的緊張關係;同時也強調中國在藏區引起的衝突已威脅到藏人獨特的文化模式。」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瑪麗.哈夫(Marie Harf)女士表示。

接著,中國政府前仆後繼的針對西藏《中間道路》運動發起一連串毫無立基之地的聲明。西藏政治主張發起的次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稱司政(Sikyong)洛桑森格博士為「徹頭徹尾的分裂份子」。運動發起後的第三天,也就是6月9日,一個中國政府的官網刊登一篇名為《中間道路》之偽,西藏獨立之實:朱維群」。此篇文章產生的誤導作用,導致《中間道路》運動不斷的去澄清。中國中央統戰部前任副行政主任朱維群是過去中藏談話的主要人物,其以誤導《中間道路》的方式作為手段,混淆世界對於西藏議題的觀點。

中國提出史特拉斯堡提案(Strasbourg Proposal)作為中國單邊主張誤解的前提。然而,有必要了解的是:達賴喇嘛尊者於紀念西藏抗暴日聲明稿內清楚的表示,「史特拉斯堡提案不再有效。」所以,自1992年後,史特拉斯堡提案不再存有約束作用。

西藏社區的少數個人在文章中影射由司政(Sikyong)洛桑森格博士引領的噶廈正企圖操作不同於達賴喇嘛尊者的《中間道路》版本。耐人尋味的是,他們的論基也奠於那早已無效的史特拉斯堡提案。有如西藏司法中心發行的西藏的合法文件,也有《中間道路》文件的即時更新資料,提供了史特拉斯堡提案無效的證據。少數個人推翻這些主張既是明顯地誤導實情,也不了解這重要的事實;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些人也身居西藏司法中心委員會的一員。

這種情形,也非頭一遭。就像2010年時,試圖製造達賴喇嘛尊者與當時由桑東仁波切(Prof. Samdhong Rinpoche)領導的噶廈做出隔閡:當時,為《全體藏人獲得真正自治的備忘錄(the Memorandum on Genuine Autonomy for the Tibetan People)》被指控未經達賴喇嘛尊著的允諾,擅做主張。這項紛擾經過一個電視實況轉播議會公聽會辦理的解決方案,聲明備忘錄歡心信任達賴喇嘛尊者之後,已平息。

有了前車之鑑,西藏《中間道路》國際意識運動發行的文件完全採用藏人行政中央的官方文件。這些文件受到達賴喇嘛尊者和前任噶倫赤巴顙東仁波切的祝福,同樣的,兩位也透過紀錄片表達參予這項運動。

前面論及這些不幸誤導扭曲這項運動的宗旨,意味著每個人應該清楚的閱讀並了解西藏《中間道路》的文件。現在您可在西藏《中間道路》的網站( www.middlewayapproach.org)上,讀取它的法律依據。而不是從第三方論述裡獲得。每個人都應從事實來獲得個人的觀點。

事實上,百分之97.5的受壓迫藏人住在西藏本土,這才是住在自由世界的藏人迫切需要關切的問題。流亡的藏人也很重要,但僅占西藏人口數的百分之2.5,相較於在西藏受到壓迫的藏人而言,是次要的。誠如司政在西藏《中間道路》的影片上清楚的表示,《中間道路》的目標強調:基本人權取代政治壓迫、經濟機會取代經濟忽視、社會平等取代社會歧視、文化保存取代文化同化、環境支持政策取代環境破壞。

有些流亡人士提出在西藏組織民主系統的政府一途;但我以為,相較於在藏區不斷受到中國持續性循環壓迫的藏人而論,組織民主政府非燃眉之急。因此,備忘錄和記錄內明確記載並表示,中國政府承諾西藏提議自治所涵蓋的十一條基本需要,藏人這邊將採納「三項堅持」。美國知名記者尼可拉斯•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於紐約時報2008年8月6日的一專欄內標題為「達賴喇嘛尊者的和平宣言」的文章內明白表述西藏主張。

簡而言之,上述這類毫無根據的主張、或由中國政府刻意操弄的混淆手段,及一些西藏海外流亡人士在《中間道路》上引起的騷動,僅是時間、力量,和資源的消耗。我擔心這些毫無根據且負面的活動會給中國政府有更多製造麻煩議題的機會,並帶給藏人悲劇;未來,將為藏人帶來挑戰。處於這樣的情況下,某些藏人扭曲事實,相當於落入中國北京強硬派掌權者的手中,讓他們有理由來打擊藏人。

本文作者是位於印度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新聞部的職員所撰寫。其文內陳述的觀點代表作者意見,並非西藏國際郵報編者的立場反映。(台灣志工中譯完成)

轉載自國際西藏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