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6-24

西藏與西藏運動:使命與訊息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6月23日達蘭薩拉報導』紐約:藏人政治領袖、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CTA)司政(Sikyong)洛桑森格博士,最近宣佈推動一項重大運動。藏人社區重新展開強調自主、獨立的《中間道路》運動。藏人行政中央(CTA)決心藉由真誠與勇敢的聲明,為西藏運動展開新的篇章。

一場長達25年的西方運動,以「自由西藏」為宣傳號召;藉由美國知名嘻哈團體野獸男孩所發起的「西藏自由音樂會」、李察基爾倡議的活動和拍攝如《達賴喇嘛的一生(Kundun)》和《西藏七年》等劇情片提高人們對於西藏問題的關注。但到目前為止似乎動力不再了,甚至過去的十年來、西藏境內局勢越來越惡化;試問一下:「到底是什麼讓藏人行政中央耗了這麼久的時間?」也許他們都在等待一個新的契機,也許那個時候已經到來了。

在最近納倫德拉.莫迪宣誓就任印度總理的典禮上,穿插演出了強調邀請司政洛桑森格的片段。司政的觀禮位置處於前排座椅,象徵了向中國和全世界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號,印度無意屈服於中國的壓力,並在未來與北京的任何談判,將會從對等強勢的位置出發。

這也代表了對於思維藏人處境的新途徑。最初,流亡藏人選擇依賴於國際社會代表他們進行倡議而行動。 但,藏人行政中央此一新舉措,指向一個更具去西化的反思;不僅散居藏人對於他們目前的狀況,以及對於西方聲稱主張代表他們的努力儼然喪失了耐心。

藏人似乎對於作為西方的政治籌碼、而非人權問題上關注的焦點感到厭倦。最近藏人行政中央發佈的聲明不僅呼籲藏人把命運操之在自己的手上,並微妙地向西方發送適可而止的信息;你有你的機會,但我們將從現在開始在印度給予我們寶貴的意見及自由,自己拯救自己的苦難。

毫不奇怪的是,國際對於最初聲援西藏社會的反應已經顯得不慍不火了。

這個世界一直維持著透過現狀的角度去觀待西藏自由。報導也指出,針對西藏困境、為了加強基層結構進行募款和自我保護,老是聽到一些害怕激怒中國的國會議員嘴裡、偶爾吐出些怪異的責罵。

他們喜歡把它稱為西藏運動的「制式化」;但在現實中,這只是意味著運動的進行,並不是藏人自己設定的。在西方國家政府的率性而為之下,緩步行動。不幸的是,維持現狀對於當前的西藏,不可以再繼續下去。

司政非常明瞭這一點,並正試圖撼動停滯不前的情勢。如果西方真的想要幫助西藏,他們應該追隨印度之後致力於支持在其國家境內的西藏社會,並且做為司政所宣佈任何舉措的後盾。透過這種方式,我們可以把西藏運動帶回它理應負責控制的一方:在藏人自己手中。

詹姆斯.里納爾迪(James Rinaldi)是「喜馬拉雅援助基金會」現任董事長,以及即將出版的回憶錄《西藏消防演習(Tibetan Fire Drill)》作者。可以電子郵件與他聯繫:[email protected] (作者在本文的論述並不代表國際西藏郵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