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2-11

圓仔不是支那賤畜,是流亡藏熊


  

過年期間,新聞裡到處都是圓仔的身影。新聞總說「貓熊來自中國四川」,但其實半個多世紀以前,中國並不擁有現在的四川地區。四川曾是西藏(圖博)的一部分,是藏人世世代代安居樂業的土地。事實上,貓熊並不來自中國,而是來自西藏(圖博)。

開工之前,我也不免俗地陪著朋友的孩子到動物園看「圓仔」,心中有些感慨。朋友是從西藏(圖博)流亡出境的流亡藏人,在印度達蘭薩拉和台灣人相戀結婚,在台灣生了個孩子。流亡藏人想在台灣落地生根,並不容易。為了一張居留證,得不時來回台灣、印度之間。與此同時,同樣來自西藏(圖博)的貓熊團團、圓圓,卻是在台灣、中國政府官員的前簇後擁、想方設法(不惜以中藥材的名目進口)之下,登堂入室迎為上賓。同樣來自西藏(圖博),卻是人熊兩樣情。

但或許是團團、圓圓作為中國統戰工具的政治意涵太過鮮明,許多民眾在媒體一窩蜂跟進報導之下,對貓熊不愛反憎。厭惡的情緒禍延子嗣,讓圓仔出世沒多久就有了「支那賤畜」的小名。這樣的發展更是令我感慨。原本安居西藏(圖博)的貓熊,在中國進駐之後,淪為外交工具離鄉背井,流亡海外蝸居斗室。這樣的身不由己,何異於在中國入侵之後,被迫跨越雪山尋求宗教傳統、文化傳承的流亡藏人呢?而我們沒辦法幫助圓仔重獲自由就算了,又怎麼忍心因為中南海的政治意圖而遷怒於牠呢?與其遷怒圓仔,口口聲聲「支那賤畜」,不如和朋友分享圓仔流亡的身世,還原牠「流亡藏熊第二代」的處境。

看著朋友的孩子專注地觀察圓仔的一舉一動,同樣離鄉背井、身不由己的一人一熊,隔著柵欄相映成趣。下次看到圓仔的時候,讓我們放下仇恨,別再叫牠「支那賤畜」,而是同情牠「流亡藏熊第二代」的處境,並且想想那些和牠一樣身不由己,被迫遠離家鄉的流亡藏人。二月十三日是西藏(圖博)獨立紀念日的一○一週年,在這個日子裡,讓我們一起想想要怎麼幫助圓仔還有流亡藏人,完成回家的心願。(作者為臺灣自由圖博學聯成員)


轉載自-自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