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2-04

喇榮不是香巴拉


  

位於康北的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在1月9日晚突發火災。當我打開微博,滿目都是烈焰飛卷的圖片,而我的眼前浮現出幾年前兩度去喇榮所目睹的一片佛國之邦的恢弘景象。

是的,喇榮五明佛學院於1980年,由藏傳佛教一代法王——堪布晉美彭措創立,成為全藏修行僧尼最多的佛學院,也是在漢地最為知名的藏傳佛教學院,前來學習的漢人居士和出家漢人數以千計。也因此,喇榮五明佛學院不同于藏地諸多寺院與佛學院,擁有一些非常優秀的、精通藏漢兩種語言的弘法高僧,如堪布慈誠羅珠、堪布索達吉等尤為著名,在新浪微博上的粉絲都是幾十萬、一百多萬。

具有毀滅力量的火焰在黑夜裡的喇榮五明佛學院肆虐,從現場傳出的消息在微博上不斷更新:「覺姆(即尼師)們住的房子被燒毀一百多間」、「覺姆們住的房子被燒毀兩百多間」。我也將這災難的消息轉發推特,卻意外地看到這樣的通知:「學院堪布來消息!請大家刪除學院失火的消息和圖像資料,是防止被誇大、以訛傳訛和被利用,防止給學院弘法利生的事業帶來更大的障礙……」

沒有比這更悲哀的要求了。一位我認識的漢人女居士也在推特上給我私信,請我「儘快刪掉已傳播出的照片等資訊,不要擴大,以免消防部門以此為由關閉佛學院或製造障礙」,但我沒有應承。我不認為刪除這些訊息就能換得喇榮的平靜,我也不認為那藏在火焰背後的赤魔會因為舉世皆知而暫緩迫害的步履,雖然我希望好面子的它也可能暫緩片刻,讓苦難中的眾生在這饑寒交迫的時刻喘口氣。

微博上有漢人網友不解地說「我反對刪帖,這和瞞報礦難有何區別?」這種說法不對。瞞報礦難是當局的行為,目的在於推卸責任,為了自保。喇榮的堪布們要求刪帖卻充滿不得已的苦楚,目的在於保佛學院。

有人問:堪布們害怕什麼?那麼,且容我簡述喇榮所經歷的最大災難是1999年-2002年間,有中共高官認定修行者眾的喇榮是孕育反叛的基地,於是幾千間僧舍被夷為平地,無數修行人被驅逐,,一些修行人甚至悲憤而死。法王晉美彭措因此患疾,幾年後黯然圓寂。實際上,喇榮五明佛學院儘管聲譽卓隆,卻一直是如履薄冰。當局幾次尋釁企圖關閉,但因佛學院上上下下克制謹慎、逆來順受,並不好下手。而在離喇榮不遠的色達縣,這幾年在燃遍藏地的以自焚表達政治抗議的火焰中,就有兩位藏人自焚,其中一人是與喇榮同屬一個寧瑪傳承的朱古。2012年中國新年春節初二,數百名色達藏人在金馬廣場呼喊口號,拋撒「隆達」,要求自由與人權,遭軍警開槍鎮壓。而因記錄抗議被捕、被判重刑的作家崗吉•志巴加就是色達人,鄉村教師。與色達縣同屬甘孜州且相鄰的爐霍縣、甘孜縣、道孚縣,幾年來也連續發生請願遊行、自焚等抗議並被當局鎮壓;與色達縣不屬一省卻也相鄰的青海省果洛州,也有三位藏人悲憤葬身於火焰。

喇榮並非現實中的香巴拉或一塊世外桃源,可以獲得靜心修佛的豁免權。我想沒有人會比喇榮的堪布們更清醒地認識到不斷迫近的危險,所以會憂心忡忡地要求刪除有關喇榮失火的訊息。然而對此我有不同看法。既然喇榮並非香巴拉,刻意營造出一塊與世無爭的淨土就顯得十足虛幻與脆弱;既然喇榮是在飽經磨難的圖伯特土地上,被圖伯特的陽光、風霜、白雪時刻眷顧,當整個圖伯特都在蒙受一劫接一劫的災難時,如何可能只一個喇榮獨善其身?

2014年1月11日(本文轉載自-自由亞洲電臺藏語廣播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