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0-15

回避真相的「詩人」


  

自由亞洲電臺「週末茶話」節目,就藏人幸福指數等問題對我進行了採訪,同時還有一位居住在北京的女「詩人」李承恩。她剛剛參加了由德國世界藝術學院和科隆文學屋共同舉辦的:「迷失的聲音:與中國的另類對話」,她和中國官媒一致的口徑,認為藏人幸福指數最高的觀點,引起了人們的震驚。

說實話,如果是一個中共員警、軍人或宣傳部的幹部說出這種話,我並不奇怪,但這位李小姐是以詩人的身份出現的。什麼是詩人呢?最基本的品質,就應該是敢於揭露虛假,向權威挑戰,執著於對真相的追求,一句話,有著比常人更為廣闊的獨立自由的精神世界 。

李小姐很霸氣地認為,只有她看見的才是真,別人沒有身臨其境的資訊都是假。我當時就問了她,那麼,從路透社、BBC等國際新聞媒體得到的消息,也都是假嗎?但由於時間的關係,這些內容沒有全部播出。另外,她還胸有成竹地肯定,在西藏,宗教是自由的。理由之一就是她看到很多的僧尼家裡,都供奉達賴喇嘛尊者的法像。

其實,供奉尊者的法相,在西藏還是很冒險的,很遺憾,李小姐沒有看到這一點,另外,這一情境,也明顯地透露了一個資訊,那就是西藏人民對達賴喇嘛尊者是十分思念的,但是,親見尊者的機會卻被剝奪了,為此,很多藏人在前往印度朝聖達賴喇嘛尊者時,被槍殺,或凍死、餓死在茫茫雪山之間。玉樹地震期間,所有災民,向中共當局表達了他們渴見達賴喇嘛尊者的心願,期望尊者能返回家園超渡亡靈,然而,被中共當局拒絕。

說實話,李小姐的藏人幸福指數說,實在太膚淺了,就像文化大革命時期,那些御用詩人歌頌其表面的鶯歌燕舞一樣。因此,節目主持人談到了藏人自焚,並說,這些關於西藏的真實資訊,你可能看不到,就是有人發出來,也會被立刻刪除的,那麼,你認為應該嗎?李小姐說,關於自焚的新聞,中國方面都報導了呀。主持人問,那你認為那些報導是公允的嗎?她說,她沒有注意。

整個採訪中,李小姐對真相的回避和拒絕,簡直到了無所顧忌的程度。尤其在談到玉樹地震時,我說起死去了那麼多不該死去的人和重建後政府對肥沃土地的霸佔,李小姐立刻尖叫了起來:問道,哪個地震不死人?這是天災,沒有辦法的事兒!再說,那麼大的土地誰去搶啊?高原缺氧,誰稀罕那樣的地方?當我談到漢式樓房的建築正是對西藏文化的破壞時,她毫不猶豫地否定了我,並說,西藏文化在玉樹保留得好好的……

由於時間有限,這些內容沒有完全播放出來,但我認為,還是有必要寫此文,讓藏人清晰,一個得到過西藏人民熱情款待的中國知識份子在西藏問題上的真實態度。

顯然,她去西藏的目的就是掏金,是把西藏當做了她發跡的資本,是去吃那一湯匙殖民者的羹。所以,她在採訪中,談到她去玉樹是為了「采風」,這讓我想到中共建政初期提倡的作家「體驗生活」之說。事實上,真正的作家是絕不會說出這種輕飄飄的話的。因為他們的文字是靈魂的聲音,是深刻的省思,是命。

因此,李小姐在這種情緒下寫出的詩,自然是與文學相悖的,遠的不說,僅她念的那首詩,就是十分矯揉造作的。不可思議的是,這種中共的傳聲筒,卻參加了由德國世界藝術學院和科隆文學屋共同舉辦的:「迷失的聲音:與中國的另類對話」,事實上,她在中國境內的知識份子中,不過是芸芸眾相之一,根本不算另類。(2013年10月12日寫於加拿大)

延伸閱讀:
兩位女詩人關於藏人幸福指數的對話: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teahouse/tea-10112013133231.html

我想說句真話——玉樹人心裡湧出的淚: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0/05/blog-post.html

路透社:藏區地震災民反對中國政府強佔土地: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2/05/blog-post_05.html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0/04/blog-post_2231.html

為什麼玉樹災民渴見達賴喇嘛尊者?: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0/04/blog-post_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