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0-09

藏人更加敬仰達賴喇嘛


  

2012年8月,我在西寧拜訪了前果洛州州長達傑先生。退休多年的達傑先生當時已經80高齡,但一直關心時事,對藏區的現狀深感憂慮。當時達傑州長給了我幾篇他寫的文章,包括他就當下的藏區局勢給中共中央的上書。我答應今年夏季再去西寧看望他,遺憾的是,達傑先生於今年3月病逝。
我將陸續發表達傑先生的遺作,以紀念達傑先生。(李江琳備註)
----------------------------------------------------

隨著改革開放,資訊傳遞條件的改變,藏人獲得的信息量大,內容廣泛,從而提高了辨別真假資訊的能力。因此對一切過時陳舊的‘左’傾統治時期遺留的宣傳方式和許多仍然帶有偏見,甚至錯誤的宣傳內容,早已不受藏人的歡迎,而且非常反感中央媒體隱瞞真相的歪曲報導。

例如,達賴喇嘛在1959年3月出逃印度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媒體從未有過客觀地報導。現在許多藏人從境內外多種資訊中瞭解到:1959年3月達賴喇嘛及其十多萬藏人出逃印度的主要原因是當時的中央在藏區執行了一條脫離藏區實際的‘左’傾路線和方針政策。

眾所周知,衛藏、康巴、安多三大藏區,在行政區劃上雖分屬幾個省區管轄,但「三大藏區」是處在一個緊密相連的地區環境中。當時的西藏(衛藏)受《十七條協議》的制約,執行延緩改革的策略。但對康巴,安多藏區早在1956—1958年進行了民主改革和社會主義改造。在推行農牧業生產合作社,公私合營牧場的過程中,人為地製造緊張空氣,激化矛盾。然後對一些地方發生的抵制或騷擾事件,扣上了「叛亂」罪名,調集軍隊進行平息,藏人死傷累累。有些地區在平息過後又下達捕人指標,逮捕關押了大部分成年男人。與此同時對所有寺院實施徹底摧毀的手段,幾乎把所有宗教中上層人士逮捕勞改,強迫一般僧侶還俗。把多康藏區推入到水深火熱,暗無天日的境地。致使部分藏族難民拼命逃向自己民族的聖地—拉薩,祈盼達賴喇嘛庇護向同胞兄弟訴苦是自然之事。對多康藏區遭受的大災難,拉薩藏人包括達賴喇嘛、不驚慌不防衛那才是怪事。因此拉薩藏人出於人的本能採取防衛措施,保護著達賴喇嘛乘早逃跑到一個安全之地,是理所當然之事。

現在有許多關於達賴喇嘛的資料顯示:當年只有24歲的達賴喇嘛丹增嘉措到了印度後,做出了非凡的成就。過去的50年余載,達賴喇嘛為保護西藏人的語言,文化和宗教權利,在世界各地奔走,主張以和平方式為西藏爭取宗教與文化自由,並致力於宣揚世界和平博愛。他的理想受到全球各地的肯定和支持,1989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達賴喇嘛著作等身,他的廣博知識、智慧和經驗、成為藏傳佛教的最高領導,無與論比的佛教上師,成為當今世界知名的心靈導師;達賴喇嘛為了保存和重建這一個美麗地球的脆弱環境付出了深沉的關懷和心意,成為世界最偉大的環保領袖之一。

現在也有不少資料介紹第十世班禪喇嘛:當年還不滿24歲的班禪大師給中央的《七萬言書》,如實反映了在藏區民主改革運動中所發生的駭人聽聞的問題,要求中央對此給予重視和糾正,體現了他對西藏和藏民族前途和命運的深切關懷。大師的這份《七萬言書》本是批評極左的民族宗教政策的一份重要文獻。但不辛的是,它給班禪大師招致了批判、鬥爭。還羅列了陰謀背叛祖國,搞西藏獨立等罪行,在日喀則和拉薩搞了「班禪集團」反黨叛國罪行展覽,發動「百萬翻身農奴」,大張旗鼓地搞揭發批判,憤怒聲討。「文革」開始又把班禪大師投進監獄關了9年零10個月。這引起了人們對班禪大師在國內遭受磨難的極大同情,並對他重新走上領導崗位後,為西藏和其它藏區的復興,佛教的健康發展,所傾注的大量心血和所抱的堅定信念而感動不已。

雪域藏人視達賴喇嘛、班禪喇嘛為如意珍寶、救度者、保護神,喻為太陽和月亮。現在許多藏人對十世班禪,十四世達賴喇嘛,更加懷念、更加敬仰,頌揚懷念達賴,班禪之歌傳遍藏區城鄉。

祝願達賴喇嘛健康長壽,早日回歸雪域已成為大多數藏人的心願。

(作者為前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