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07-04

「中國政府對藏政策調整 」了嗎?


  

數日前,微博微信上許多藏人以奔相走告的熱情傳播這個消息:「最近中國政府對藏政策調整引起世界的關注:第一,各寺院可以自由供奉達賴喇嘛法相;第二,不許誣衊和指示他人謾駡達賴喇嘛;第三若在寺院中發生重大事件,先由寺院領導和高僧等進行內部調節,軍警不會立刻進入寺院採取壓制等措施。」

此消息可能來源於6月20日,西藏之聲報導青海省海南州允許寺院供奉尊者法像等三條,且先不說此消息是否準確,報導本身以偏概全,竟將一個州的事說成是「中共允許西藏寺院供奉達賴喇嘛法相」。

西藏之聲還稱「現居瑞士的朱古洛桑成列仁波切說……中共當局安排由僧人代表組成的多個小組……宣佈具有三項內容的官方檔」。我很想給這位仁波切捎個話,能不能拿出「具有三項內容的官方檔 」的照片公諸於世?沒有佐證的照片,任何激動都可能被釣魚,別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錢。

6月21日,中共海外喉舌多維新聞網偷換概念,稱「達賴法相可公開懸掛 中共西藏政策調整」,就海南州一個州的事說成是全藏區正在發生的巨變。素知多維新聞網神通廣大,請公開此檔,我們需要眼見為實。

目前,全藏區只有青海省海南州這一個州據說有檔讓掛尊者像,但是有誰見過這傳聞中的檔?至於其他所有藏區,其實並無變化。而西藏自治區,誰敢掛尊者像誰就攤上大事了。

作為藏區榜樣的西藏自治區,從前年年底大搞「九有 」工程,讓所有寺院所有農牧民家庭不但高掛五星紅旗,還要掛中共領導人畫像,不掛就是政治問題。最近還在一絲不苟地檢查。可這轉眼間就會「調整政策」,讓尊者法像與中共領導人畫像並排高掛在寺院與家庭,而這可能嗎?

如果中國官方允許藏人供奉尊者像,就得對之前的大批判做出修正,解釋達賴喇嘛不是分裂分子,不是國家敵人。而這可能嗎?嚴禁供奉尊者像,在西藏自治區始於1995年,從那時到現在,多少個官員升官北京,掌握大權,那麼這是要讓他們認錯?而這可能嗎?如果可能的話,那就說明中國的政治體制已經改革了,而不只是「中共西藏政策調整」了。

一位在體制內的藏人知識份子發微博提醒:「要謹慎解讀目前放出的幾條消息,也不要輕易往復到『毀於希望』的希望中,輿論提及的相關會議我有參與整體感覺並沒有網上提及地那樣明朗開放,釋放善意與緊鑼密鼓並進同行,民間層面很快進入到奔相走告的欣喜狀態讓人很是憂心。」不過這幾條消息是誰放出的?意在何如?

的確,最近情況變得複雜。中國官方報導撥款250萬元修繕達賴喇嘛故居,中共黨校教授直言要「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靈童 」,加上在青海省海南州各寺院懸掛尊者法相等消息,會給外界造成一個印象,認為中共的西藏政策發生了好的轉變。但是,我擔心這是設的一個局。流亡西藏希望有談判的機會,但我希望能堅守一些底線。

西藏有句諺語:「藏人毀于希望,漢人毀于猜忌。」民間流傳很廣,是因為諺語一次次變成現實,悔之晚矣。無論如何,需要冷靜地觀察、核實,慎而待之,而不是盲目輕信、樂觀,否則可能會被置於某個佈局動彈不得。歷史上前車之鑒已太多。前幾年中共為北京奧運設計國際公關而一次次進行的藏中會談,最終在戾氣沖天的氣氛中結束,難道創傷猶在就忘了痛?

我注意到一位網名是「巴登上師 」的西藏僧人就上述三條消息,在新浪微博上說:「很遺憾這是條假簡訊」,「最近網上流傳甚廣,以(已)找當地政府核實,並無此政策 」。

然而,類似「西藏政策調整、改善 」等消息,應該研究其傳播路徑。不止這一例。似是而非的消息從境內神秘傳到境外(流亡社會或流亡人士),被輕信與放大,通過流亡媒體輕率報導,再被各種人士過度解讀,以致不斷發酵,其實具有貽害作用。

這其中既有有意識地製造與不加證實地傳播,也有流亡西藏一直對中國當局及社會以及境內西藏的誤讀。而在傳播過程中,難以進入藏區進行獨立調查與採訪的外媒若被利用,更會加速某種謬種流傳。對治的唯一辦法就是清醒,經驗與常識以及事實才是最可靠。

無論如何,對專擅各種詭計的極權者抱以再高的警惕和懷疑都不為過。而媒體被利用跟著佈局的前車之鑒也不是沒有過。西藏政策若有變化,讓各地藏人自由進入拉薩才是證明,而不是傳言中的掛尊者法像。(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