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2-12-12

西藏,來晚了


  

我10年前差點要進藏,那時候,入藏函只是虛設,很多外國旅人在討論這個根據條例一定要申請的准證,實際上卻沒多少人真正見過這張通行證。於是,很多外國背包客,尤其是亞洲人選擇了「非法」進藏。他們跳上一輛進藏的巴士,像是披上了「變色龍」的外衣般混在中國人當中,隱藏自己的國籍。要是遇到公安上車檢查,要不裝睡,要不裝傻,若會說普通話,隨便找個藉口搪塞也能矇騙過去。就算是被發現了真實身份,公安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運氣好就能順利過關了。

那時候,是外國背包客進藏的美好時光。只要進入了西藏,就可以隨意走動,要去哪裡就哪裡,要住民宿就住民宿,活動不受限制。

其實,如果我早5年進藏,也還是能享受到自由的空氣。

可惜,我來晚了。

等我能到西藏的時候,局勢已經不一樣了。

中國以維穩的名義,推行了一系列管制政策。這些政策,不一定明文規定,它們像鬼魅般以潛規則的形式進行,沒有準則可依據。你能感受到的,就是進藏越來越困難,那張入藏函,成了必須遵守的「聖旨」,公安不再對外國賓客鬆懈,而是把外國人當成間諜來看待,盡可能監控他們的一舉一動。

我曾經懷疑,中國當局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人力來監控外來者,直到有一次,不在西藏,而是在香格里拉的川藏路線上,我們一車人剛經過路檢不久,放行前自然要呈上護照報備,之後我們繼續上路,不久一個團員因為要攝錄沿途風景,將鏡頭伸出了窗外去,也就在這個時候,導遊接到電話,是公安打來警告,提醒車上的團員要注意安全,不要把東西伸出窗外去。

我當下瞠目結舌,我的懷疑隨即也被推翻,中國當局的監控能力,超越我的想像。

這個時候的西藏,已陷入全城戒備的狀態,外國遊客已不能自由行,必須通過當地旅行社安排一切行程,導遊一定要聘請,有的地區禁止外賓進入,特別是邊界地帶——這個邊界,不是國與國的邊界,而是省與省的省界!

身為外國遊客,我們必須入住至少三星以上的酒店,不能再幻想能入住青年旅舍或背包客棧,民宿也是限制不能住的。

走在拉薩大昭寺一帶,幾乎是每幾步就遇見一個站哨,嚴肅的公安或士兵,目光如炬,你就算不做虧心事,也會感到緊張。抬頭一望,建築物的天台也有士兵站崗,衝鋒槍對準廣場掃描,你不敢有大動作,害怕一不小心會被當成反動分子,隨時死在亂槍掃射下。

在路上,一道又一道的關卡站哨,一層又一層的把關,一次又一次的備案,叫人心生煩躁之餘,也深感不安。

還有,我很擔憂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會隨時被勒令離開西藏。我聽過太多這樣的故事了,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做旅遊的中國朋友告知,新疆七五事件發生的時候,風聲鶴唳,也殃及了在西藏旅遊的外國遊客,結果他領的一團韓國團,在還沒有開始西藏遊就已經被「請」出了西藏。

等我到了西藏,很多事情已不一樣,我只能想像過去的自由,以及可以隨心走動的歡愉,也不受管制的自在。

現在,我失去的,是近距離和民眾接觸的機會,不是不可以,而是你會擔心自己的舉動會給當地人帶來危險。我妹在新疆的時候,半夜被請去公安局,公安檢查她的相機,發現她曾經到當地人家做客,竟然要她帶領著公安去找那家人。聽說過我妹的經歷後,使我常常有避開和當地人深談的念頭,因為在白色恐怖的籠罩下,我擔心自己會傷害到原本只是想對我釋放善意和熱情的普通老百姓。

在這樣的情況底下,我只好把焦點轉移到西藏大山大河的壯闊景色,讚歎她的大自然是如此撼動人心。可是,那些雄偉壯闊的自然景觀,彌補不了我的遺憾,我想要的,是自由的空氣,不受限制和監控,感受自在的旅程。

西藏,我來晚了。如果高壓氣氛在未來有所改善,那麼也許是我來早了。(2012年11月6日星期二)

轉載自西藏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