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2-09-04

援藏女教師那只記錄西藏30年的箱子


  

最近,看了網絡上傳播的「柴靜五分鐘演講」的視頻。這個演講只有五分鐘,卻講了四個故事,去開場白,結束語一個故事平均只有一分鐘,故事講得平淡也不煽情,但卻引起了網絡的巨大反響。當然,這一方面得力於柴靜本人的身份與人氣,更得力於故事所敘述的真情。這四個故事最引人入勝的,是第一個援藏女教師的故事。這個故事複述出來也就一百來個字:在拉薩飛往北京的飛機上,柴靜與一位援藏女教師不期而遇,這位女教師是30年來第一次因治病而去北京,下了飛機,雨很大,她把教師送到了旅店,一個星期後去看她,她說她的病已經確症了,是胃癌晚期,她指著床頭一個箱子說,如果我回不去的話你把我保存,這是她30年走遍西藏各地,跟各種人,官員、漢人、喇嘛、三陪女交談的紀錄。她說一百年之後有人看到它,會知道西藏發生了什麼。故事就這麼簡單,但那滿滿的一箱記錄,一當打開,一個真正的西藏,就會有血有肉地展開。

三十年來,西藏一直是中國乃至全球關注的焦點,但這些焦點大多集中在一些重大的事件上,從政治性的抗議與鎮壓,宗教、教育、環境諸多方面,但是這些方方面面的問題之下,生活在那裡的普通人,他們不是對著政府,不是對著媒體,不是在公共場合之下,是如何道出他們的看法與感受,卻鮮為人知。這位姓熊的女教師,以一個教師的身份,點點滴滴紀錄了30年。西藏問題是中國政治中最為敏感的問題,這位女教師當然知道,她也知道她所記錄的東西,在現在這個政治環境下,還不能公諸於世,所以她說一百年後人們看到它,會知道西藏發生了什麼。柴靜在慶祝「共和國六十華年」演講會上講出了這個故事。有了這個故事,這一箱西藏記錄,內容雖然還沒有公佈,但卻已不可抹煞了,不管現在保存在何處,在柴靜個人手裡,還是在政府部門手裡。柴靜有一張純靜,真誠的臉,在中央電視台這個充滿謊言的舞台上,要保持這樣一張臉不是容易的。一個社會再骯髒,再無恥,再荒唐,總有乾淨的,總有真誠的,總有明亮的,這個姓熊的女教師與柴靜兩顆乾淨,真誠的心碰到了一起,我們這個社會就有了亮點。

當我看到這個視頻的這一天,設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行政中央,宣布第51位藏人自焚。這個記錄是迄今為止,沒有哪一個民族有過的記錄,而且這個記錄發生在21一世紀,人類已經文明的今天。許多人也許不明白為何藏人會選擇了人類社會最慘烈的抗議形式,且前赴後繼,我相信在這位姓熊的女教師的箱子裡,一定會找到答案。漢藏間的會談,這些年來斷斷續續沒有放棄過,但都沒有談出結果。我想如果先不談,先把這位女教師箱子裡的記錄拿出來,讓雙方看看,看完了各方都想一想再談,會有一個好的結果。當然前提是有勇氣把它拿出來。

西藏是一塊神奇的土地,總會發生神奇的事,如果這位女教師沒有碰到柴靜這樣身份的人,這箱「西藏記錄」的命運就很難預料,但是她偏偏就在飛機上碰上了柴靜這樣的人,且是在生命走到最後盡頭的時候,這是她們的因緣,也是西藏的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