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2-06-21

火焰中的「薩嘎達瓦」


火焰中的「薩嘎達瓦」

  

今天,6月19日,是歷時一個月的藏曆四月「佛月」——薩嘎達瓦的最後一天。今年的「薩嘎達瓦」是圖伯特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火焰中的「薩嘎達瓦」。

「薩嘎達瓦」來臨之前,拉薩以及整個藏地的氣氛已比往日更緊張。事實上,無論是本土的、傳統的節日,還是外來的、強加的節日,用時下流行的話來說,一概都是敏感日。

除了敏感日,還有敏感月,比如三月就是敏感月,因為從1959年起,這幾十年來,總有許多大事發生在三月。當然,長達一個月的「薩嘎達瓦」也屬於敏感月,成千上萬的藏人以信仰者的虔誠履行佛事的精神,也是物質至上的無信仰者完全匱乏的精神,他們並不樂意見到。

果然,西藏日報在「薩嘎達瓦」的第二天,就赫然登出了西藏自治區紀委監察廳的通知,並說明此通知於「日前發出」,顯然在「薩嘎達瓦」之前就已經公佈。通知將「薩嘎達瓦」與「反分裂鬥爭」聯繫起來,要求「在反分裂鬥爭上絕不能有任何動搖」, 「確保‘薩嘎達瓦’宗教活動期間全區大事不出、中事不出、力爭小事也不出」,這種戰事話語使得原本具有宗教意義的節日立刻彌漫了火藥味。

看上去,通知是針對這些人的:「黨員幹部」、「退休黨員幹部」、「共產黨員、國家公職人員、學生」,以及共產黨員的「家屬和周圍人員」等等。實際上涉及的範圍是廣泛的,言辭則是充滿威脅的,短短一個通知,「不參加」或「不得參加」‘薩嘎達瓦’等宗教活動」就出現了三次,甚至明確表明,「一經發現,將嚴肅處理本人並追究所在單位主要領導的責任。」

耐人尋味的是,通知幾次斥責被其警告的「黨員幹部」、「退休黨員幹部」、不但「追隨達賴」、「 甚至公開追隨達賴」、「 出境朝拜達賴」,表示要「依法嚴肅處理」。這可能是當局在其媒體上首次公開承認達賴喇嘛對於藏人的向心力,即便是體制內的、有官職的藏人,不但有「追隨」之心,還有「追隨」的行動,這其實意味著「反分裂鬥爭」人心盡失,以至於當局不管不顧地公然違背自己制定的一國之憲法,而在媒體上公開發出禁止宗教活動的指令。

這讓我重又回顧了三年前即2009年寫的一篇文章:《今年「薩嘎達瓦」的真相》。不回顧不會察覺我們生活其中的現實是多麼荒謬,而被剝奪者的反抗又是多麼勇敢,當時儘管媒體上沒有公開發出禁令,但通過開會傳達等方式,「禁令囊括各階層,雖是老調重彈,然而其中包含的恫嚇和恐懼,惟有藏人自己明瞭。」然而就在藏曆四月十五日那天,以康巴為主的兩百多名藏人朝著布達拉宮發出「拉嘉洛」的呼喊,其中有些藏人因此身陷囹圄。

而在今年「薩嘎達瓦」的第六天,在神聖的大昭寺與負有鎮壓職能的八廓街派出所之間,在即是轉經道也是商業街還是旅遊景點,因此荷槍實彈的軍警高度密佈的帕廓,兩位年輕的、在拉薩打工的安多藏人浴火自焚,一人犧牲,一人受傷而不明,這實際上是對今日圖伯特/西藏的真實狀況付出生命代價的揭露,令有良心的人們哀痛不已,也令作惡者瘋狂報復。

緊接著,「薩嘎達瓦」的第七天,傳來了三個孩子的母親日玖在安多壤塘自焚犧牲的慘痛消息……然而,數日後,發自官方媒體的新聞報導再一次如是炮製:「西藏薩嘎達瓦節迎最高峰 上萬信眾轉經禮佛」,就仿佛,一切都未發生,藏人「幸福感最強」。

(本文轉載自RFA藏語專題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