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1-12-06

《爭鳴》:從藏僧自焚看中共高壓


  

今年以來,四川甘孜和阿壩兩地先後有十一名西藏僧尼自焚抗議,至少五人傷重死亡。當地同類案件自○九年三月至近月急增。原因何在?以今年第九位自焚者為例,尼姑丹增旺姆年僅二十,苟非重大鬱結,怎會以身殉道?事實上,許多僧尼在自焚時,高呼要求宗教自由、允許達賴回藏、西藏沒有人權等口號,顯然是針對中共的宗教高壓政策。中共展開全面反擊,指責達賴喇嘛鼓動四川僧尼自焚,派出大批武警,身穿迷彩服,手持步槍、盾牌、警棍、滅火器站崗,檢查進出車輛,佈防寺廟門外。造謠加高壓,狂妄又愚蠢。 究其原因,離不開中共多年來對藏民宗教文化的打壓摧殘。自○八年拉薩騷亂以來,中共不斷加緊對藏區的監管控制。寺廟和僧尼不但被強制遵守從中央到各地《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宗教教職人員備案辦法》等莫名其妙的公開規定,而且還要接受「對達賴集團鬥爭領導小組」等部門指揮,被寺管會和群眾評委會監督,被迫執行一堆不公開的紅頭文件,例如:活佛可以轉世,不可全轉,從嚴掌握;活佛轉世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進行;轉世活佛總量不超過一九五八年後去世活佛數的三分之一;轉世靈童由內部審批;懸掛經幡先經審批;寺院音像製品先送檢查,等等。近年,阿壩州更炮製出五大惡法:有意深造的僧尼必先通過多重備案審批;各寺廟的州外學經人員要控制在百分之三以下;曾經非法出境深造的僧尼不得回流入寺;一僧抗爭,全寺連坐,撤銷登記,關停整頓;學經必須加入反對達賴的愛國主義教育。真是歎為觀止! 如果大家不認識藏傳佛教,無法即時感受藏人的痛苦,或許筆者可以舉個例子讓大家想想。假設某國規定:「信耶穌的人聽好了!你們升天堂的總量都由黨來掌握!教宗、神父、牧師都由黨來審批!讀聖經時必須認同反教宗和反馬丁路德的愛國思想!非法出境從事宗教交流的信眾就不要再回來了!你一個人犯規,全個堂區和團契都要關停整頓!我給你們吃,錢給你們賺,盛世嘛,崛起嘛,你們不要吃飽飯沒事幹,黨疼你,國愛你。」如果您是虔誠信徒,有何感想? 上面所說的「愛國思想」是什麼?簡單來說,就是中共終極消滅宗教的妄想。《關於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寫得夠清楚了:「宗教是人類社會發展一定階段的歷史現象……宗教終究是要消亡的,但是只有經過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長期發展,在一切客觀條件具備的時候,才會自然消亡……唯一正確的根本途徑,只能是在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包括不信教自由)的前提下……通過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逐步發展,逐步地消除宗教得以存在的社會根源和認識根源……一代接著一代地,為實現這個光輝前景而努力奮鬥。」這個「光輝前景」當然就是要終極消滅包括藏傳佛教在內的所有宗教,迎接中共「盛世」。你還會疼愛黨國嗎? 還記得去年青海玉樹地震後,胡錦濤在黑板上寫上「新校園會有的,新家園會有的」。一年過去了,許多藏族子女進不了「會有的」新校園,卻被強制送進內地學校,切斷跟藏族本土文化的聯繫。如今四川藏區發生多起自焚慘案,也是中共高壓宗教政策的延續和反彈,藏人的無奈和悲憤再被世人深徹體會。愛國必先愛人,不以人性尊嚴為本的愛國思想,只不過是專政者的鴉片,人人皆可唾而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