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1-06-03

民選政府是否必然庸俗化


  

最近,我見了一位研究西藏流亡社會的台灣教授,他雖然認為這次噶倫赤巴的選舉體現了民主進步,卻也多了一份擔心。 他把流亡西藏視為一個“移民—再移民”的社會,而不是通常的“移民—回歸”社會。不管是從境內逃出的新藏人,還是在印度出生的藏人,都想繼續移民到歐美國家,印度被當作跳板。達賴喇嘛、桑東仁波切那代人,目標是在印度重建和保持西藏的傳統文化。他們撐了五十年,的確做到了把印度的藏人社區建成保存西藏文化的基地。而現在,藏人中優秀者紛紛遷移歐美,走不出去的也心向歐美。新政府主政後,一方面洛桑森格本人就出自西方教育,相對缺少傳統文化的根底;另一方面,他在立身選票的民主政治中,會不會為了迎合選民心願,助長再移民的趨勢?留在印度的人,也會因為對自身福利的追求而走上印度化、在地化道路,從而讓老一代建成的西藏文化基地趨於衰敗。 那位教授有親歷台灣民主化的經驗。因為日常生活是民眾的第一需要,民選政府的政治命運就取決於能否滿足這種需要。而在滿足這種需要時,關注的主題必然隨之變化,從長遠理想回歸到日常現實,最終無法再回歸。這就是民選政府庸俗化的過程。流亡西藏從這一屆政府變成真正的民選政府,會不會也遵循同樣規律?雖然流亡政府自我定位為全體西藏人的政府,可既然產生其的選票只來自境外,而且主要來自印度定居點,滿足定居點民眾的需要就會成為主要動力,決定方向,因為想贏得選舉,跟著選票走就是唯一的選擇。 不過,在我看來,流亡社會的結構與台灣不同,可以在相當程度上抵抗庸俗化:一是西藏民族、宗教的領袖與象徵人物都在境外,他們會始終保持高瞻遠矚的境界。二是印度之外的流亡藏人,其日常生活與流亡政府無關,他們對流亡政府的要求主要還是著眼西藏問題;三是西藏境內出走的新人不會進入定居點生活,心還留在家鄉;四是在印度的流亡僧侶數量眾多,他們更看重傳統文化;五是流亡議會以三區分開的選舉制度,雖有悖民主的平等原則,卻有助於流亡藏人保持西藏意識而非定居點意識。 但是,對台灣教授的擔憂還是應該有足夠重視。尤其是要做幾代人在外堅持的準備時,要看到時間的消磨有滴水穿石的力量。只有能堅持到最後,才是成功。 2011-5-2(本文轉載自RFA藏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