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1-02-21

西藏流亡政府往何處去?


  

他們沒有自己的國家,沒有自己的國籍,但將在今年3月選舉新政府。 幾個月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團體表現出很大的選舉熱情。 西藏流亡運動歷史上將首次出現達蘭薩拉的選舉不僅僅是確認職務的情況。 幾個月前,集精神領袖和政府領袖於一身的達賴喇嘛宣布將"退休"。 達賴喇嘛即將卸掉職務的願望在藏人中引起震動。 至少從數據上看如此。 達賴喇嘛在瑞士的代表Tseten Samdup Choekyapa高興地表示,在北美和歐洲舉行的初選中,參選率超過60%,Tseten Samdup Choekyapa這些天正和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桑東仁波切(Samdhong Rinpoche)一起在德國訪問,也算是進行選戰。 他們和記者見面、訪問當地的藏人社團、握手、拍照。 任何一個社團他們都不嫌小。 德國祇生活著21名登記的藏人選民。 但對一個前途未卜的民族而言,許多事情本來就不同。 帶著民主走到一旁 總理桑東仁波切說,"尊者認為,傳統的政治制度讓藏人變懶了。"他穿著藏紅色的僧袍,腳上是一雙舒適的涼鞋。 2001年前,一直是由達賴喇嘛向議會推薦7位部長和政府總理職位的候選人。 2001年後,這項任務則由桑東仁波切擔任。 迄今為止,沒有更多的民主。 如今,最高機構,也就是達賴喇嘛辦公室表示,這一切都將慢慢結束。 桑東仁波切在柏林人權之家簡樸的西藏倡議辦公室裡表示,"達賴喇嘛希望藏人能夠更積極參與自己的事務。"他和達賴喇嘛都是70多歲的老人了。不過,桑東仁波切說,達賴喇嘛的民主化計劃還是讓他和他的人民面臨進退兩難的困境。 雖然達賴喇嘛在全球非常受歡迎、受尊敬,但藏人的政治權力卻非常小。 好萊塢影星紛紛請求與這位富有魅力的諾貝爾獎得主合影,政府首腦頻頻為這位精神領袖頒獎。 達賴喇嘛是西藏的一張臉,也是一個問題。 桑東仁波切若有所思地輕聲說:"如果達賴喇嘛從公共角色中退出,今後誰會和我們以及怎麼和我們打交道呢,這是一個尚未解答的問題。"因為害怕中國領導人,西方政治家決不願意和流亡藏人的政治代表一起公開露面。 迄今為止,他們只是和第14世代達賴喇嘛進行過生硬的談話。 "他(達賴喇嘛)希望在他有生之年,帶領他的人民走向一個沒有他的未來。"桑東仁波切一邊說,一邊不斷緊張地用手敲椅子把兒。 他說,他和大多數藏人一樣,一方面希望達賴喇嘛留下來,一方面也支持這個富有遠見的計劃。 藏人選民也許比老一輩的僧侶們所預料的更能接受這樣的變革。 因為去年11月在總理職位初選中脫穎而出的既不是一位僧侶,也不是從西藏逃出來的藏人。 迄今為止,他並不被視為流亡藏人中政治上舉足輕重的人物。 他的名字是洛桑桑傑(Lobsang Sangey),西裝革履,在哈佛教法律。 3月20日,前西藏流亡政府總理丹增•朗傑德佟( Tenzin Namgyal Tethong)和前外長扎西旺帝(Tashi Wangdi)將和他角逐總理一職。 儘管多年來,流亡藏人社團中出現了關於政策走向的激烈爭論,奇怪的是,這個問題在以上三人的選戰中卻沒有扮演什麼角色。 官方層面來講,中間路線,也就是說為西藏爭取更多自治,但不獨立的道路是堅定不移的信條。 事實上,越來越多的年輕的西藏人希望出現政策轉變。 他們對談判停滯不前、西藏藏人受到系統的壓迫以及中國政府頑固的態度感到沮喪和失望。 但是,桑東仁波切表示,他們的想法不能代表大多數藏人。 "沒有哪個個人能夠改變我們的政策。如果有新的方向,只能由44人組成的議會來決定。" 為了抵禦柏林二月的嚴寒,桑東仁波切裹上了紅色的羊毛僧袍,戴上了橘紅色的羊毛帽。 對他來說,這次到世界各國訪問是他的告別之旅。 他的任期結束了,不能再次競選。 至於3月20日之後他會做什麼,他表示會任其發展。 如果可能,1959年來流亡在外的他希望能夠回到家鄉,回到西藏東部卡姆(Kham)的寺院。 那裡是他真正的家鄉。 他曾在寺院的古木下用餐、禱告。 "它們很漂亮,而且還在那裡。" (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桑東仁波切2月17日在柏林接受德國之聲中文部主任吳安麗(Adrienne Woltersdorf)採訪,譯者:樂然 /責編:石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