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0-10-07

移民西藏之歌


  

當火車推進,海拔越升越高 請憶起鼓囊囊的高山病的軍棉 裹著那些年輕的士兵 他們臉色越漸蒼白、呼吸越漸局促 請憶起那些注定瘋跑的牛羊 和即將斷滅的牧歌 當你從車窗望見雪山晶瑩 湖水青藍 請憶起士兵槍口迸濺的火星 感覺槍筒灼燙,無怨無仇的恨 無怨無仇! 請看那雪山下驚惶的部落 母親慟叫哀號 男子無論懦弱還是勇敢 都再也無力保護家園 當你經過鮮花爛漫的草原 請看帳篷歪斜、屍骨乾枯 請躲閃那失去主人的黑獒 芳香的、斑斕的草原 從孩子腹腔流墜的腸子 芳香斑斕的草原 那兩歲的腸子 絞絆在父親邁不動的腳踵 請在芳香斑斕的草原躺下 請在兒童柔軟的腸子上躺下 想一想他得到過的親吻和擁抱 感覺他的劇痛 請蓋上他們認命的毯子 當你走出拉薩站 清冽的風中,河流無奈地沖刷 請問她三月的那一天 河水問什麽這樣紅? 請在雕龍琢鳳的新樓旁 金光閃動的河水中 找尋那些再也無力奔逃的人 把你杯中的酒灑進血染的拉薩河 當你看見夕照中的廟宇 金頂輝煌,法螺嗚咽 恍若哭泣的天堂 請問殿堂外巡邏的特警 喇嘛們到哪裡去了? 這廟宇是新的 她的前世蹤影全無 這些穿袈裟的人是重生的 他們的前世被殲滅了 他們的前世在去監獄的路上 他們的前世在槍斃中祈禱 他們的前世在餓死的過程中 現在你已經來到布達拉 無怨無仇而宮殿窒息 無怨無仇而紅旗狂笑,喝飽了血 它每隨風翻卷一次 就向高原噴灑一次 移民西藏吧,移民西藏,無怨無仇 旗杆下握槍肅立的衛士,我想問你 那些臉色蒼白的士兵到哪裡去了? 請把我疼痛的阿彌陀佛 帶給那不願打仗的士兵 感謝他爲我們開路 也請把我疼痛的阿彌陀佛 帶給那願意打仗的士兵 感謝他爲我們開路 這大路用原主人和士兵的骨頭鋪成 請聽那面五星紅旗在狂笑 喝飽了血,它的笑聲 也是所有廣場紅旗的笑聲 每隨風翻卷一次 就向大地噴灑一次 大慈大悲的觀音啊 空有大慈大悲! 2010.9 達蘭薩拉-特拉維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