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0-08-26

撲朔迷離的多吉扎西案


  

多吉扎西是西藏旅遊業的著名人物,全世界來西藏的遊客幾乎無人不曉的“亞賓館”,其老闆就是他。近年間他的事業日益發達,成立了西藏神湖集團公司,新建兩座星級酒店和兩個房地產開發公司,被媒體譽為“西藏酒店業和房地產行業的一面旗幟”,得到過當局諸多嘉獎,2005年在北京被胡、溫接見過。 我曾參觀過他的神湖酒店,與相鄰的把西藏文化庸俗化的雅魯藏布大酒店比較,有著藏文化底蘊的神湖酒店大氣、地道,值得讚許。 多吉扎西的被捕是很突兀的,因為發生在2008年,都會聯想到是否與三月的抗議事件有關。 可是在他被捕數月之後,即2008年10月10日,北京的《中國民族報》上很蹊蹺地刊登了一篇有關他的報導,首先介紹的就是他和800多名員工不但“無一人參與其中”,還簽訂了“維護祖國統一、反對民族分裂”的責任協議書,並發表了一張多吉扎西向鎮壓抗議的武警軍人獻哈達的照片。 我是去年初從網上搜索到這篇報導的,更覺得疑雲重重。 來自拉薩的消息說,多吉扎西有可能是當地官員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平時他與某些官員私交極好,而這些官員與另一些官員明爭暗鬥,最有力的政治武器就是“反分裂”。 正如文革時的兩大造反派,為了奪權都說自己是毛澤東思想的捍衛者,如今只不過換了面旗幟,吃“反分裂”的飯而已。 據說逮捕多吉扎西是自治區高層會議決定,無一個藏人官員被通知參加。 據說搜查其家時,從花瓶中發現藏有一份兩千萬元的收據,是某一次獻給達賴喇嘛法會的供養。 很難求證這些消息的真偽,而兩年後的最近,則傳來他已被處以無期徒刑且被沒收所有財產的消息。 來自流亡西藏媒體的報導稱他被沒收的財產高達43億元人民幣,但他是否真的擁有如此巨額的財富,並不得而知。 無論如何,對他的判決是令人震驚的,甚至可能是當代西藏企業史上對企業家懲罰最重的案件。 我記得九十年代中期,一位姓周的漢人大老闆因為倒賣西藏自治區政府有關外貿批件,當時據說是全中國最大的商業案件,他也一度被抓過,後來有其下屬,一位北大博士,為他頂罪被判無期,而他倒是帶著部分財產離開了拉薩。 對多吉扎西的定罪難道是以那份在花瓶中找到的收據,作為他支持“達賴分裂集團”的理由嗎? 這顯然根本不能成立。 即使確有那份收據,那也是多吉扎西以佛教徒的方式奉獻給上師的供養,無論是在全民信仰佛教的藏地,還是在全世界任何一個有佛教信仰的地方,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一種儀軌,所有的佛教信徒都會這麼做,只不過所供養多少全在於每個人的能力,富人供養的多,窮人供養的少,多吉扎西既有家財萬貫,為表示虔誠,所以奉獻得多而已。 或許他錯就錯在不應該將奉獻供養的收據當做紀念保存起來。 然而最重要的是,多吉扎西的案件如此撲朔迷離,證明了在西藏的司法狀況有多麼地暗無天日。 且不說對底層百姓涉及敏感案件的審判從不公開,對多吉扎西這樣一位藏人商業精英人物的秘密審判,事實上在藏人中引起了強烈的震動。 當局既然下手如此狠重,何以不向社會交待其獲罪的明確理由? 在多吉扎西案件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可怕秘密? 另外,他被抓兩年來,其家人應該將其事件公開化,應該竭力尋求真正的法律援助,即使對結果無濟於事,也至少可以給他一個明明白白的說法,當然也由此可見其家人所懷有的恐懼之深,據悉他的家族已有多人被捕,他的兄長多吉次丹已被判刑六年。 2010/8/18,北京 (本文為轉載RFA自由亞洲藏語專題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