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0-03-12

達賴喇嘛自稱“印度之子”有什麼錯?


  

達賴喇嘛的私人代表與中共統戰部高級官員的新一輪談判,再次無疾而終。這個結局在談判之前就已經注定了。 中共從來就不是值得尊重的談判對手,中共從來都以實力為旨歸。當實力遠不及國民黨的時候,作為在野黨的中共便打出民主憲政牌來,信誓旦旦地倡導聯邦製、多黨製;當一統天下之后,中共立即透過暴風驟雨般的反右運動,讓所謂的“八大民主黨派”俯首貼耳、甘當傀儡。 當西藏尚未被解放軍的鐵蹄踏平的時候,毛澤東與達賴喇嘛溫言歡談,倡言漢藏一家;當西藏已經被收入囊中之后,此前的種種承諾頓時變成一頁廢紙,達賴喇嘛亦被迫遠走他鄉。人一走,茶就涼。剛剛結束談判,中共統戰部次長朱維群馬上在國新辦的新聞發布會上大肆攻擊達賴喇嘛,“對自己的言行進行徹底反思,對自己的政治主張進行根本性改正”、“在有生之年作出正確的選擇”。 這個傲慢而專橫的官僚,以為手無寸鐵的達賴喇嘛是一塊案板上任其宰割的魚肉,以為他可以幫助達賴喇嘛安排后事了。 他根本不知道,人類捍衛良心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力量不可摧折,信奉佛教的藏人,雖然性情溫和,卻不會屈服于暴力和威脅。中共可以侵佔藏人身體的自由,卻不能剝奪他們靈魂的自由。 中共宛如一頑童,將國家大事視若兒戲。明明是一場嚴肅的談判,卻故意將其遊戲化。朱維群再三要求達賴喇嘛澄清“印度之子”的說法,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其實,這就是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問題。作為無法無天、心無敬畏的中共官僚,朱氏不能理解達賴喇嘛是在宗教信仰的意義上定義“印度之子”的。 中國的佛教包括藏傳佛教在內,都是從印度傳入的。唐朝時玄奘不辭辛苦到天竺取經,透過《西遊記》的演繹而婦孺皆知,難道朱大部長連《西遊記》也沒有讀過?在此意義上,玄奘是“印度之子”,達賴喇嘛也是“印度之子”,何錯之有?相似的道理,作為一名基督徒,我的信仰與五月花號上的那些清教徒血脈相連,我也可以說自己是“美國之子”。而信奉馬列主義的七千萬中共黨員,難道不都是“蘇聯之子”嗎? 雖然蘇聯已經灰飛煙滅了,但你們不能欺宗滅祖啊。看看當年中共在“中東事件”中的作秀便一清二楚了︰一九二九年,鑒于蘇聯勢力日益侵入東北,張學良所領導的東北政府宣佈收回蘇聯在東北鐵路的特權。兩國由此爆發軍事衝突,史稱“中東事件”。受共產國際控制的中共領導人瞿秋白、李立三、向忠發、周恩來等人,不僅不支持本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的行動,反而悍然提出“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甚至組織大規模的反對國民政府和擁護蘇聯的群眾示威,爭取發動上海工人總罷工。中共宣稱︰“蘇聯是全世界無產者的祖國。”如今,中共指責達賴喇嘛是賣國賊,殊不知,中共自己才是近代以來最大的賣國賊。 ──《觀察》首發